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五三章 五衰大神通
    北英疏更是无法和狄九相比他本来就受伤未愈此刻这种恐怖的宇宙衰弱道韵席卷过来他不仅仅是一切都在衰弱甚至肉身都要崩溃。但狄九在这里哪怕他的肉身衰弱了他也不会逃走。

    “交出七卷天书的佛卷我放你一次……”瓮邢语气显得很是淡漠就好像他的神通碾压狄九和北英疏很正常如果不碾压才是怪事。

    狄九呵呵一笑也是一步跨前天娑刀跟着一刀劈了出去“你太爷之所以让你先动手是想要看看你这个大灾难术到底有些什么东西现在看来也不过区区如此啊连你太爷的半根毫毛都刮不掉。”

    天娑刀卷起一片刀幕在这瞬间北英疏就感觉到周围的虚空变得正常了那几乎要让他肉身崩溃的衰弱道韵气息迅速消失。

    北英疏呆呆的看着虚空中卷起的那一片刀幕有些愣神。他之所以寻找狄九帮忙是因为知道狄九很强。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远远没有了解狄九狄九比他想象的还要强。

    “咔嚓!”瓮邢就好像听见了自己的神通法则出现了裂痕这简直就是太滑稽了。大灾难术是一代无上强者命运道君的神通若是说这种神通法则会被别人一刀劈开打死他瓮邢他也不会相信啊。就算是有这种可能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而是宇宙大动乱时期。

    而他刚才施展的五衰大神通就是从大灾难术中衍生出来的。

    可现在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对方这一刀是真的撕裂了他的神通法则。

    瓮邢哪里还敢继续装逼一样的抬手抓狄九他疯狂后退同一时间已经祭出了自己的五衰尺然后五衰尺化为五道斑驳的道韵撕裂出去。

    “嘭!”瓮邢的身形被虚空的领域挡住跟着天娑刀那带着死亡气息的刀芒就席卷过来。

    轰!经验丰富的瓮邢救了他一次让他避免了受伤的下场五衰尺已经撕开了狄九的领域让瓮邢及时摆脱狄九的天娑刀刀势落在了杀势之外。然后呆滞的看着狄九这是哪里来的家伙?为何如此强大?这种实力不要说现在就算是在开天时期也是强者一个。

    “不错啊长手指打架的本事很了不起居然比你太爷还要丰富。既然如此那再吃老子一刀……”狄九见自己必定让瓮邢受伤的一刀居然没有奏效心里很是不爽天娑刀又一次卷起了一片青芒。

    “住手你没有见识过我的大灾难术为何可以施展裂则神通一刀撕裂我的五衰大神通法则?”瓮邢盯着狄九一副好学求知的模样。

    他很清楚狄九施展的是裂则刀道神通但任何裂则刀道神通都必须要扑捉到对方的神通法则。而他的大灾难术不知道多少时间都没有出现在浩瀚宇宙之中了他瓮邢出来的时候早就调查过这件事。

    现在多久没有出现的大灾难术分支神通被眼前这个青年一刀给破去了。

    这也就罢了之前对方没有出刀的时候他的五衰大神通居然没有腐蚀掉对方的肉身。要知道在他施展五衰大神通的时候眼前这个青年早就被五衰大神通挟裹住神通道则早已侵蚀了对方才是啊。

    “想知道吗?”狄九呵呵说道。

    瓮邢点点头“想知道。”

    “既然想知道那就再吃你太爷一刀。”

    狄九几乎是在说话的前一刻天娑刀就已经是锁住了瓮邢劈了下去。一切距离和时间都在这一刀之间消失这一刀下去空间都顿滞住了。

    瓮邢似乎被这一刀镇住呆滞的看着刀芒席卷而落他似乎在那刀芒之中看见了自己的流逝岁月……

    这是意境神通?不对这不是意境神通这是时间法则神通。

    瓮邢想到这里的时候那一刀已经从他的眉心劈落人生天地之间犹如白驹过隙…...

    他很想挡住这一道刀芒可是那时间居然生生的顿滞住让他无法出尺因为他无法挡住那犹如白驹过隙的短暂人生。

    噗!一刀红芒炸裂瓮邢在这瞬息清醒虚空之中的时间也变得生动起来跟着他的五衰尺忽然消失不见。

    “咔嚓!”天娑刀居然在瓮邢的眉心深处被挡住狂暴的神元激荡出来将瓮邢眉心炸出了一个血洞。狄九清晰的看见那五衰尺一闪而逝随即没入了瓮邢的眉心深处。

    借助五衰尺的抵挡瓮邢落在了百丈之外他惊恐的盯着狄九喃喃说道“好强大的时间神通。”

    狄九微微皱眉如果他的时间神通很强大的话那刚才瓮邢就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走早已被他一刀撕开。

    而事实上他的时间神通有破绽在他天娑刀撕开瓮邢眉心的瞬间瓮邢已经破去了他的时间神通并且在识海中驱动了五衰尺由内而外的挡住了他的天娑刀。

    虽然此刻瓮邢的眉心是一个巨大的血洞但是瓮邢已经保住了自己的小命而且识海只是受了一些伤而已。

    “神通还凑合你想要追杀我的朋友那就再吃我一刀。”狄九说完天娑刀再次卷向了瓮邢。

    瓮邢知道了狄九的强大哪里还会继续和狄九动手他身形微微一动直接从虚空之下消失不见。

    狄九抓出一个玉瓶丢给北英疏说道“老北你去天外天等我这个家伙我不杀心里突然的很是不舒服。我去杀了这个王八。”

    说话间狄九身形一展消失在了瓮邢离开的方向。

    瓮邢给他的危险实在是太可怕了别看他刚才躲避的轻松事实上刚才那五衰大神通简直可以轻松碾杀一个星球的生命。这种神通比瘟疫都可怕他是肉身超越了圣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早已被对方的神通灭掉。

    一旦瓮邢找到他的跟脚无论是去道界还是去玄黄天外天动手那都是可怕的灾难。而且他必须要尽快杀掉瓮邢瓮邢的实力绝对没有跨入第三步都已经如此可怕一旦瓮邢的实力跨入了第三步他还没有合道的话那真危险了。

    还有一点就是他刚才一刀创了瓮邢只要跟着那一刀的印记去追瓮邢迟早可以抓到对方。若是等对方疗伤好了他再想伤害对方那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看见狄九追杀瓮邢离开北英疏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就算是恢复了全部实力比起狄九或者是瓮邢来差的也不是一个档次。这瓮邢就如此可怕了那瓮邢的师父灾难道君又是多么可怕?

    好在北英疏毅力惊人当年他被困在道君谷这么多年也挺过来了现在居然被区区一个瓮邢吓住那不是他北英疏的本性。况且就算是那瓮邢和他师父灾难道君再厉害又如何?狄九兄弟一样不是泥捏的。他北英疏好歹当初也是一界道君再弱也不至于丧失斗志。

    想到这里北英疏振作精神冲向了玄黄天外天。他准备在玄黄天外天疗伤然后跨入第三步同时也要等第九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