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一四章 听说你有一个江山壶
    仲幽讶异的看着狄九最初的时候他对狄九是半点印象也没有。现在似乎有些想起来狄九曾经被姜岱追杀过应该还抢走了姜岱的阴阳太极图毁掉了姜岱的岱和殿。当时他还很好奇这狄九是谁来着。

    只是后来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姜岱也没有了狄九的消息。

    对仲幽来说十大天才中最让他忌惮的并不是高不可攀的帝辛任而是排名第六的姜岱。姜岱表面上排在第六事实上仲幽心里很清楚姜岱不会比他差而且比他能隐忍。

    不仅如此姜岱还是唯一一个拥有不会比他江山壶差的先天宝物阴阳太极图。正因为忌惮姜岱所以他对姜岱还是比较关注的。

    现在看狄九的威势姜岱不要说追杀狄九了恐怕能在狄九手中逃命就算是不错。

    “我正是仲幽见过狄道友。”仲幽不愿意得罪狄九这种人抱拳问候了一句同时他也不愿意表现出有多巴结狄九。

    一旦扶步纹和狄九打起来如果狄九不能强势碾压扶步纹他不介意出手帮扶步纹一下。

    狄九呵呵一笑不断的刻画法则阵旗。

    仲幽啊这家伙正是他要干掉的。他到道界后就没有听说过老种的消息他怀疑老种很有可能落在了仲幽手中。

    当初他修为太差也不知道仲幽在什么地方现在仲幽出现在他面前他自然不会轻易让仲幽走掉。

    若是仲幽没有江山壶的话狄九甚至连法则阵纹都懒得刻。但江山壶这东西却是有些可怕这是一个顶级的世界甚至不会比圣阴珠差的宝物。当初他为什么没有杀掉姜岱不就是姜岱获得了五陆道塔吗。

    姜岱逃了仲幽再用同样的手段逃走那他狄九也太无能了点。

    见狄九呵呵一笑后就不再说话仲幽有些皱眉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不过他很快就强压下了要走的冲动狄九再强他仲幽要走也没有人能拦得住。

    “如儿此人是谁?”蓝云衫惊骇的看着狄九别看狄九和扶步纹仅仅动手了一次他岂能看不出来狄九压制住了扶步纹?

    这样一个强者居然和自己的女儿认识?

    “他叫狄九……”蓝如喃喃说道狄九是她带到修真界的她岂能不知道狄九?可是狄九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我知道他叫狄九。”蓝云衫皱了一下眉他想要问的是狄九到底来自何处是何方神圣。

    蓝如打了个激灵转头看着蓝云衫说道“父亲他就是当初我求你去救他的那个人。现在我明白了……”

    “啊……”蓝云衫惊呆了他啊了一声看着狄九有些发怔。狄九这种实力需要他去救?当然当初他也没有去救因为他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无名之辈去得罪姜岱这种人。

    不对……

    蓝云衫终于想了起来脱口问道“他就是毁了姜岱岱和殿的那个狄九?后来被……”

    蓝云衫想到狄九的可怕强行将后面被姜岱追杀的话咽了下去。

    蓝如没有回答蓝云衫的话她也明白过来。原来当初毁掉岱和殿的修士真的是她认识的狄九。她同时明白了为何姜岱看见狄九会主动放走她和甄蔓。因为狄九毁掉了姜岱的岱和殿抢了姜岱的阴阳太极图。

    她更明白狄九站在这里不是从姜岱手中逃出去了而是他根本就不惧姜岱。难怪从那天之后她就从未在道界听说过姜岱的消息。

    不但是仲幽、蓝云衫和蓝如想起了狄九。此刻整个宾客大殿中其余的修士都明白了眼前这个狄九是谁。这是毁了岱和殿的主啊人家毁了岱和殿现在还活的滋润的很难怪扶步纹没有立即对他动手。

    大殿中众多的修士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衍一道宗的宗主更是激动难以。他可是知道这个狄九曾经是衍一道宗的外门弟子。

    不过就算是他有天大的胆子此刻也不敢去找狄九说话。

    狄九不说话扶步纹疯狂疗伤仲幽忌惮狄九其余人都不敢说话大殿中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起来。

    狄九此刻已经刻画了一个大阵锁住了这一方空间这才看着仲幽说道“我听说你有一个江山壶。”

    听到狄九说起江山壶这三个字仲幽眼神一凝周身领域气势瞬息狂涨。一道道合道道韵波纹在身周波动几名靠近他的混元修士被这种恐怖的道韵侵袭脸色苍白的倒退出去。

    不但是仲幽大殿中其余的人也都各自暗自戒备同时神念沟通了自己的法宝。

    江山壶可是黑霜殿的至宝当年道界出现圣阴珠众多强者抢夺圣阴珠黑霜殿的江山壶也在那一战中消失不见。现在仲幽再出道界而且跨入了合道虽然他没有拿出江山壶不过大多数人都猜到黑霜殿应该再次找回了江山壶。

    狄九询问黑霜殿的至宝仲幽绝对会动怒最后一场大战难以避免。这个时候大家自然是各自防御者。这种强者大战一个不小心就会灰飞烟灭。

    若是可以出去这个时候早就有人冲出了这个宾客殿。

    扶步纹却是大喜他没想到狄九居然在和他动手的时候还挑衅仲幽。他毫不犹豫的退后数步和仲幽犄角而立然后传了两个字给仲幽联手。

    仲幽点点了点头他看着狄九缓缓说道“我听说狄道友拿走了姜岱的阴阳太极图莫非狄道友还对我黑霜殿的江山壶有兴趣?”

    狄九呵呵一笑“没错我还真的对江山壶有兴趣。当年我在江山壶中呆过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叫着种傲。听说是被你用小人手段锁在江山壶中的今天我正好询问一下我朋友种傲在哪里。”

    “原来是你……”仲幽突兀明白过来原来圣阴珠是狄九拿走的。狄九趁着他重创陷入昏沉疗伤的时候拿走了圣阴珠。

    就算是仲幽的城府再深此刻他也忍不住了一件土黄色的葫芦被他祭出下一刻整个大殿中就被一种极致的浩瀚碾压。处身这大殿中的任何修士都感觉到自己只要动一下就被被这种犹如浩瀚宇宙一般的恢弘磅礴碾压成为虚无。

    所有的人都是暗自惊骇他们还只是波及。可以想象处身中心的狄九此刻承受的压力有多可怕。

    狄九的确是承受了江山壶九成九的浩瀚压制他就感觉到宇宙化为了一个黑洞这个黑洞轰向他每靠近他一丝那压力就涨了数倍。若是他敢站着不动下一刻他就会被江山壶碾压成为碎渣。

    狄九可不是任人动手不还手的存在他毫不犹豫的抓出了虚空山轰了出去。同时天娑刀轻松就撕开了仲幽的领域锁住了仲幽的一切生机和去路。

    “虚空山……”仲幽大惊叫出声来随即他就更是惊骇的发现自己被狄九的刀意锁定他居然无法挣脱。

    两人一招还没有过去仲幽心里就清楚他和狄九比起来差的太远。这一刻他再也不敢找狄九要圣阴珠了。他必须要尽快走以最快的速度挣脱狄九的刀势锁定然后借助江山壶逃走。

    否则他仲幽将再也没有逃走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