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零九章 心急如焚
    神魂燃烧所承受的痛苦绝非寻常修士可以忍耐农秀琪自认为了寻找狄九吃过太多苦她在燃烧神魂的时候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

    神魂燃烧的那一瞬间农秀琪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碎裂成为一粒粒的碎渣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楚让她只能发出自己的模糊定位然后就再也无法多说出一个字。她无法告诉狄九是谁害了她也无法发出让狄九不要过来的讯息。

    这一刻农秀琪就算是想要自陨也无法办到。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她恐惧的不是自己即将陨落而是恐惧自己无法陨落。

    在农秀琪的想法中她发了讯息给狄九后她第一时间就会自陨。因为她绝对不愿意落在扶步纹的手中。

    不要说她内心深处对狄九有一种深深的爱恋就算是没有这种爱恋她成了狄九的人后也不会再嫁给第二个人。华夏传承女子从一而终也许很多女人对这个并不是很在意但是她农秀琪却是非常在意她绝对不允许自己接触到第二个男子。

    正因为如此她在不能自陨后才有一种恐惧。

    ……

    扶步纹心情很是愉悦他肯定农秀琪会想通的。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也会想通有这种顶级功法又能在无量宫成为女主只有白痴才会想不通。

    曾经有道侣?呵呵修炼到了道界有几个修士曾经没有几个道侣的?那种生死相随从一而终的道侣他不是没有见过不过浩瀚宇宙之中这种道侣又能有几个?

    此刻他在宾客殿中正和一些远道而来的宗门宗主寒暄。他扶步纹跨入合道后无量宫要出世自然就不能一味的靠打压他同样的要结交一些盟友然后再打压一些不听话的。

    “衍一道宗宗主斐宣到……”门外传来唱客的声音。

    对扶步纹来说斐宣不过区区一个混元修士而已他甚至可以不用去迎接。不过他依然满脸堆笑的上前几步准备跨出宾客殿主动迎接。

    虽然衍一道宗远不能和他的无量宫相比可是衍一道宗好歹也是道界五大宗门之一他心里早有结交的打算。

    扶步纹刚要跨出宾客殿他就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洞府中有一阵阵的道韵波动这是……

    随即扶步纹的脸色就变了这绝对是燃烧神魂的道韵波动。她将农秀琪放在洞府中做决定显然能燃烧神魂的只有农秀琪。

    农秀琪在他的计划中比他这次合道大典要重要多了。如果农秀琪的神魂燃烧掉或者是农秀琪陨落了那他如何快速的跨入合道圆满?

    此刻扶步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衍一道宗宗主斐宣?他几乎是一步就跨出了宾客大殿冲向了自己的洞府。

    衍一道宗宗主斐宣刚刚跨上台阶他看见扶步纹出来立即满脸堆笑甚至开始施仙首礼了。这表示他衍一道宗尊重无量宫绝对不会站在无量宫之上。

    可是跟着下来的一幕让斐宣的脸色变了扶步纹冲出来后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直接冲向了无量宫的深处。

    斐宣的脸色苍白不已这是打脸啊赤裸裸的打脸。在这么多宗门宗主和宾客之间扶步纹对他的拜见视若不见这一旦传闻出去他衍一道宗还有什么脸面站在道界五大宗门之一?

    站在斐宣身边的是衍一道宗的一名外事长老他刚才也准备送礼的看见这种情景也是脸色大变随即传音给斐宣说道“这太过分了。”

    斐宣吸了口气这才压制住自己的愤怒和憋屈传音道“我们暂且忍住比起无量宫我衍一道宗太过脆弱。”

    ……

    扶步纹的身影出现在农秀琪的视线中的时候农秀琪心头是一片惶恐那恐怖的剧烈痛楚也在这一刻被她忘记了只要半息时间半息之后她将彻底成为扶步纹手中的玩偶。

    就在这瞬息时间农秀琪突兀看见了一个虚空入口这个虚空入口她竟然有一些熟悉和亲切。似乎是因为她燃烧了自己的神魂然后通过规则周天形成了这个虚空入口。这一刻农秀琪疯狂的摆脱了那种撕裂灵魂的痛楚然后冲入了那个熟悉的虚空入口。

    “咔嚓!”扶步纹的手抓住了农秀琪只是他张开手后农秀琪消失的无影无踪。刚才他抓住的不过是农秀琪的一个残影罢了。

    扶步纹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虚空和早已消失的虚空入口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亲眼看见农秀琪消失的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农秀琪去了哪里。那是第二界域也是自身界域世界啊。

    他虽然是合道可是无量宫传承悠远是无量宫主传下来的。无量宫主当年惊才绝艳是一方宇宙不世出的天才。正因为这样他懂的远远比别人多。

    传闻修士在跨入第三步后会造就自己的界域这个界域就是第二界域。所以造界境的修士都会将自己的东西放在自己的界域世界当中就算是陨落了造界修士的东西也不是寻常人能拿到的。

    第一步和第二步修士陨落了他们还有戒指或者是各种世界。造界境修士陨落了也许你只能得到一个寻常的戒指或者是一件法宝。真正的好东西你是得不到的。因为那些好东西都在造界修士自身的界域当中。

    可是农秀琪才塑道境啊如何可以造就自己的世界?甚至还躲到了自己的世界中去?

    扶步纹随即就疯狂起来农秀琪肯定有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的秘密。他祭出法宝疯狂的攻击眼前的虚空。可是整个洞府的禁制都被他轰碎了甚至洞府都被轰的残破不堪他却不能触摸到农秀琪的界域在什么地方。

    ……

    道君谷在太初界因为太初界的诺拉始终想要融合圣道界和周边的界域狄九本来是打算顺便在太初界看看这个界域到底破碎的有多么厉害。

    只是他刚刚走出道君谷心绪就是一阵阵的烦躁随即张口一道血箭喷出。

    狄九的脸色大变这是他最亲近的人用燃烧神魂的办法告诉他讯息。和他最亲近的除了狄笛还有农秀琪。至于他没见过的望穿和秋水哪怕是有血缘关系也无法让他有如此感受。至于乡女那更是不可能。

    所以给他讯息的只能是狄笛或者是农秀琪下一刻狄九就确定了燃烧自己神魂的肯定是农秀琪。

    在知道是农秀琪燃烧神魂给他传讯后狄九心里就好像被丢入了一团混沌岩浆都要焚烧起来一般。

    这种燃烧神魂的手段能只能用一次而且用了后魂魄将变得不全最后修为渐渐消失然后陨落。农秀琪燃烧神魂显然是遇见了生死存亡的事情。

    狄九以最快的速度刻下了自己感应到的农秀琪所在大致方位疯狂的冲出了太初界。

    因为狄九来的时候是直接被传送送来的此刻狄九冲出太初界立即就被人阻拦。

    狄九哪里有心事和别人啰嗦抬手就是一巴掌那名想要拦住他的化道后期修士被狄九这一巴掌直接拍进了虚空之中。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