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零零章 脾气古怪
    狄九这一刀之下就感觉到自己的领域寸寸碎裂原本似乎在他掌控下的虚空再也不属于他。

    端蜃抓出腰间的葫芦化为一片血湖。

    轰!天娑刀轰在血湖之上戾杀和血腥的气息四溢炸开。端蜃倒退到大殿的一角这才顿住了脚步。他心里已经明白过来难怪句万生对这个狄九如此忌惮此人的实力绝对在他之上而且强的还不是一点点。

    “狄道友我端蜃无意和你结仇若是你一定要打我端蜃也不惧你。况且句兄说的地方我也知道一些。若是我走了对大家都不利。”端蜃抓着葫芦语气冷厉的说道。

    句万生对端蜃很是了解他心里清楚端蜃这是害怕了。同时心里也在为自己悲哀原本在他眼里端蜃这种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而现在端蜃的实力明显要强于他了。

    狄九没有再上前动手他这一刀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端蜃上前和他结交他不但不理睬端蜃反而对端蜃劈了一刀。目的之一是让端蜃知道他性情古怪别在任何地方挑衅他的底线。目的之二是告诉端蜃别想着偷偷和句万生联手偷袭他他的实力就算你端蜃偷袭也是枉然。一旦偷袭不到以他狄九这种秉性那是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端蜃。

    “既然你也指点一二那本圣就放你一次。”说话间狄九将天娑刀挂在了背后。

    端蜃看见狄九没有再动手心里松了口气同时暗自震撼狄九的实力。虽然他嘴里主动和狄九招呼实际上他早就打算好了要通过偷袭的手段干掉狄九。

    他端蜃还有一个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外号叫着阴不见。修为比他高最后死在他手中的不知道有多少了。就如刚才冼家的那个黄毛太上长老如果真正的面对面打话他还真不一定是那家伙的对手。可是他一来就凭借句万生的名气然后偷袭成功将他放倒在地。

    之前第一眼看见狄九的时候他就没有将狄九放在心上。如此一个年轻修士就算是实力比句万生强在他端蜃手里也是鱼肉。只要他对狄九恭维一些以狄九这种年轻不经事的后辈他最后终究是能找到机会偷袭狄九的。

    但狄九让他见识了什么是脾气古怪这种脾气古怪的修士最好是不要靠近也不要去弄什么假装恭维。至于暗算若是没有足够的利益和足够的条件他还是不要想着和句万生联手干这件事了。

    “狄兄……”冼白南赶紧对狄九抱拳施礼只有他内心深处知道自己有多震撼。

    狄九淡淡说道“我不会和你这种人成为兄弟的神念印记还给你。曲方走吧。对了老公鸡你们也一起走带我去你之前说的地方。”

    已经走进来的冼仓看呆了他以为狄九进来会有一番剧烈的大战若是狄九能支撑一二他或者可以救走冼家家主。

    可现在他发现狄九仅仅是劈了一刀这两个老妖怪就和乖乖孙子一样没有半点想要和狄九大战的想法。

    “狄前辈多谢你了。”看见狄九带着曲方和走出来冼仓这才躬身一礼。

    狄九一拍冼仓说道“我答应过一些修士说帮他们炼制一些护甲的现在我要走了你冼家安排一个人帮忙炼制个几天吧。记得我炼制护甲可是不收费的。”

    “是狄兄请放心这件事我必定会做的妥妥帖帖。”冼白南赶紧接口说道。

    狄九抬手抓出一个玉盒丢给冼白南“你冼家的东西就给你吧下次别让我生气。”

    说完这句话狄九没有半点停留的离开了冼家的宾客殿狄九带着曲方离开句万生和端蜃赶紧跟了上去。狄九想要利用他们去造化战场他们一样想要利用狄九的实力。

    “冼仓做到好若不是你这次见机我冼家危险了。”冼白南语气激动他已经清楚狄九是冼仓请来的了。

    “大长老这是我应该做的。”冼仓赶紧躬身施礼随即上前扶起了冼乌巽。

    冼白南点点头却拿了一枚丹药送入倒在地上的那名黄发长老口中。这可是冼家修为半点也不会比他差的台上长老冼御。

    足足过了半柱香时间冼御这才缓过神来他忽地坐起神念和眼神四处转了一圈。

    “句万生和端蜃呢?”没有发现这两个要将冼家灭掉的强者冼御有些担忧。

    冼白南赶紧将冼仓请来狄九的事情说了一下听到狄九一个人就轻松碾压了端蜃和句万生冼御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说道“白南你果然没有猜错此人是真的强。幸好我冼家悬崖勒马否则的话不用等句万生和端蜃来我冼家也被灭掉了。”

    冼乌巽因为一直是有意识的所以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此刻插口说道“端蜃和句万生两人好强我怕是都跨入了第三步。”

    冼御摇头说道“不这两个人不一定比我和白南强。我之所以被锁住了神魂六识是因为那个叫端蜃的家伙偷袭。我和白南咋听到句万生的名头有些惊慌和恐惧。这才被那个笑眯眯的端蜃偷袭此人是一个阴人。那阴人端蜃偷袭我之后我才知道句万生的实力早已连当年的万分之一都不剩下了我们其实根本就无须害怕。倒是那个狄九那才是真的强大。”

    冼白南点点头“太上说的不错我们的确是因为恐惧句万生这才被端蜃这个阴人偷袭了。否则的话我和冼御再加上家主三个人就算是拿不下端蜃和句万生也不会如此一败涂地。”

    冼御和冼白南都是强者事后自然可以想起当时的情况完全可以避免。

    冼白南此刻已经打开了狄九丢回来的玉盒打开看了以后叹息一声说道“果然是我留在他身上的神念印记这神念印记束缚在这个玉盒之中我如果不打开的话就连我自己也察觉不了厉害实在是厉害。”

    自己察觉不到自己的神念印记那岂止是厉害?

    “大长老你真的在狄九身上下了神念印记?”冼乌巽惊讶的问道。

    冼白南点点头“是的我真下了幸好他看在了冼仓的份上没有计较我冼家这次鲁莽。”

    冼仓也是后怕不已同时也庆幸不已自己果然没有看错那个狄九是一个真强者。

    一头黄发的冼御摇了摇头“那狄九的确是有一部分看在冼仓的份上但更重要的是我冼家做事不太过分。”

    冼白南也同意这个说法“是的肯定有这个原因在其中。我冼家一直奉行不强势欺人今天就有了回报。”

    “可那狄九看起来似乎脾气有些古怪。”冼乌巽说道他虽然不能动狄九对打招呼的冼御直接劈刀他还是知道的。

    冼白南叹道“所以他能成为如此一个可怕的强者他脾气古怪你发现他来我冼家脾气古怪了吗?就算是要玉符也是规规矩矩的交换过来。”

    “大长老那他是故意劈那一刀的?”冼乌巽也有了一些明悟。

    冼白南肯定的说道“没错他是故意的。可惜我冼家终究是没有能结交上这等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