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九四章 错,我是一个器圣
    狄九立即就感受到了无数炙热的目光连冼乌巽的目光也热切起来。他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来这里都是为了极璃真银。要极璃真银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炼制护甲吗?

    狄九能送出半极品神器飞车显然是认识一个器圣或者是认识一个顶级炼器宗师。最有可能的就是狄九自己就是一个炼器宗师。否则的话谁会随意送出珍贵的半极品飞行神器?

    认识器圣或者是顶级炼器宗师那极璃真银在狄九手中才是最有价值的。

    如果不是要遵重冼家的礼节很多人已经涌到狄九这边要和狄九认识了。认识狄九就意味着极璃真银才能变成最好的护甲。

    其实还有一点狄九不知道的是冼家如此大方的送出进入秘境的玉符除了可以在这里收礼之外还有就是冼家有一个可以炼制半极品神器的顶级炼器宗师。在爆发情况下甚至可以炼制出来极品神器。顶级炼器宗师本来就少之又少大家得到了极璃真银一部分人会选择留在这里等候冼家帮忙炼器。

    炼制极品神器成功率极低而且炼器速度非常缓慢所以冼家的这个炼器宗师一直没有跨入器圣之列。

    况且就算是冼家的炼器宗师跨入了器圣之列狄九依然会成为众多人想要结交的对象。第一冼家一个炼器宗师根本就不会帮助那么多人炼制各种各样的极璃真银护甲第二就是冼家的炼器价格也是极为高昂。

    最重要的是狄九的修为很低啊。结交一个修为低的修士自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这是您的玉符。”那女婢收起了狄九的礼物后恭谨客气的将两枚玉符回给了狄九。

    “多谢这位大哥不吝相赠舞婵有礼了。”冼舞婵已经走到狄九面前非常客气的施了一礼。

    只是她的声音就好像破锣一般听起来实在是不像一个年轻女子。

    狄九正想摆手的时候一枚散发出淡淡香味的玉坠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同时耳边传来冼舞婵破锣一般的传音“这枚玉坠跟随舞婵多年就送给大哥吧。”

    本来想要施礼感谢的逍冽眼神立即就凌厉起来。

    狄九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他真不是在意逍冽而是因为这枚跟随冼舞婵多年的玉坠。

    看冼舞婵的这个样子这件事似乎还有后续啊狄九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是冼舞婵的意思还是冼乌巽的意思。无论怎样他总不能将东西再丢还给冼舞婵吧?那样也太打击人了。

    送礼总算是结束了冼家算是发了一笔。狄九以为接下来要说秘境的事情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冼家接下来开始了道易会。

    来这里的众多修士都是富有之辈交易出来的东西也都是价值不菲。此刻冼家再次拿出了一些记录秘境的玉符进行交易一些没有得到玉符的修士就算是拼了命也都交易了一枚玉符。正如狄九预料的这个时候交易过来的玉符价值比送礼花的代价要高出了一大截。让人不但感叹冼家可真是会做生意啊还不特别惹人厌烦。

    道易会进行了将近一天时间狄九没有进行一笔交易对这道易会中的东西狄九没有半点兴趣。有几名修士直接间接的提了一下想要交易飞行神器狄九就装作没有听到。他一个道元丹圣又是一个器圣能打动他的东西已经是很少很少了。

    道易会一结束冼乌巽就站出来说道“各位朋友冼海的天然禁阵此刻已经松动请有玉符的道友跟随我一起过去……”

    除了极少数没有得到玉符的修士大多数修士都是站起来准备跟随冼乌巽一起前往秘境。

    因为道易会结束大家可以自由走动众多的修士过来和狄九交换通讯珠狄九是来者不拒。反正有时间就帮助别人炼制一些护甲没有时间就算了。

    “狄兄大长老邀请你去坐坐。”狄九正被众多修士挤在中间交换通讯珠的时候冼仓过来了。

    狄九惊讶的看着冼仓“冼道友我正要去秘境呢要不等我回来再去?”

    实在是因为狄九感觉冼仓人不错换成另外一个冼家的人来邀请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冼家叫他的目的他很清楚不过现在他根本就没有时间过去。

    冼仓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道友放心不会耽误你进入秘境的时间只是喝一杯茶聊几句而已。那个隐匿禁阵还需要一些时间才可以打开现在去了也只是干等而已。”

    在冼仓看来狄九的修为低破阵也帮不了什么忙。

    “好吧。”狄九不想让冼仓面子上难看同意了冼仓的邀请。

    冼仓看了看跟在狄九身边的曲方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说让曲方留下来的话。事实上就算是他说了狄九也不会让曲方留下来。

    邢曦这个女人很可怕狄九可不相信冼家真的吃定了邢曦。如果他不在曲方身边恐怕下一刻曲方就会被邢曦干掉。至于冼家狄九肯定冼家不会站出来为曲方报仇。

    冼仓将狄九和曲方带到冼家后园的一个精致木屋之外说道“狄道友你进去吧我和曲道友就在这里等你好了。”

    狄九笑了笑说道“曲方和我一起进去吧反正也就是说几句话就出来。”

    冼仓一愣神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狄九了。这是冼家大长老要求见人啊让狄九带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进去是什么意思?

    此刻木屋中传来一声哈哈大笑“那就一起进来吧。”

    狄九听到这笑声心里就明白过来这个大长老应该才是冼家最强大的那个家伙。这家伙绝对不止合道境。

    狄九自然是不会犹豫带着曲方走进了木屋。

    木屋中坐着一名看起来年龄并不是很大的中年男子面白带着短须头发也不是很长同样乌黑。

    此人周身道韵根本就不显在狄九眼里他的修为明显超出了合道境。

    “两位小友座下吧……”这中年男子只是说了一半就顿了一下因为狄九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坐了下来。

    说实在话敢在他面前随便座下的年轻修士他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看见过了。

    曲方看见狄九坐下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跟着坐了下来。

    “不错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冼家的大长老冼白南。”冼白南笑吟吟的看着狄九并没有用自己的修为气势压制周围的空间。

    狄九心里暗叹为什么修为强了一点就偏偏要用这样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看世界呢?

    “不知道冼长老叫我来为何事?”狄九懒得去啰嗦了开门见山。他弄到两枚进入秘境的玉符可是用飞行神器交换的。

    “你送了婵儿一件半极品飞行神器我还听说你还有一件极品飞行神器莫非你认识一个炼器宗师?或者你自己就是炼器宗师?”冼白南看出来了狄九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索性直接问道。

    炼器宗师也是有机会炼制出来极品神器的只是几率极低而已。

    问话的时候他的神念早已开始感受狄九周围的气息道韵波动他相信狄九再隐匿修为在他的眼睛下也是无处遁形。

    “错我不认识一个炼器宗师?我也不是炼器宗师我是一个器圣。”狄九根本就没有半分顾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