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八二章 一刀四合道
    狄九三人落在玄黄天外天广场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个巨大祭坛。

    围在祭坛旁边的果然是七名合道修士其中狄九只是认识一人那就是臬长瓶。至于诺拉和另外那名女子狄九居然没有看见。

    这七名合道修士不断的打出道韵进入祭坛这祭坛浑身上下都裹着一层乌黑的道韵气息很显然这个祭坛即将完工。

    “是你?”臬长瓶第一眼就看见了狄九他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继续祭炼祭坛抓出了一柄灰色长弓同时祭出了数枚阵旗。

    今天他绝对不会让狄九从这里再离开此人杀了他儿子臬百尺别想再从他手中离开。

    “臬兄此人是谁?”一名瘦弱的合道初期男子疑惑的问了一句臬长瓶。

    臬长瓶几乎是咬着牙齿厉声叫道“他就是狄九当初从我和诺拉手中逃走的那个蝼蚁。”

    听到是狄九其余六人根本就不等臬长瓶说话直接冲了上来锁住了狄九的去路。

    狄九身上有轮回桥的事情他们可是不知道听说过多少次了。现在狄九再次回到了玄黄天外天岂能让狄九再走。

    轮回桥啊就算是不能据为己有大家抢夺下来只要感悟到轮回道韵也是够本了。

    “区区七个合道蝼蚁而已。”千甫炎根本就没有将臬长瓶等人放在眼里。

    狄九在七轮之地轻松碾压数百强者尽管借助了轮回桥不过他连狄九的真正杀招都没有看见可见狄九根本就没有出力。

    如果现在还在混元初期狄九或者是祭出阵旗或者是祭出刀阵了。

    但是此刻狄九是半点借助大阵的想法都没有天娑刀祭出直接卷向了臬长瓶。他要让臬长瓶知道自己这次回来不是送轮回桥的是回来报仇的。

    天娑刀卷起的刀幕不仅仅是锁住了臬长瓶同时还锁住了其余四名合道修士。

    这里一共就七名合道狄九一个人就卷住了其中五人于湘冰和千甫炎毫不犹豫的拦住了剩余的两名合道初期。

    “找死……”看见狄九如此狂妄面对他的血冥箭还敢用刀芒道韵裹住其余四名合道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灰色长弓疯狂伸张杀戮气息疯狂聚集。

    狄九就要好像没有看见臬长瓶的疯狂甚至没有感受到自己已经被杀戮气息锁定天娑刀依然是劈了下来。

    “咔嚓!”臬长瓶就感觉到自己的血冥箭杀意出现了一道裂痕随即血冥箭的神通气息瞬间减弱、然后崩溃。

    这……

    臬长瓶脸色大变他没想到狄九这一刀撕裂了他的血冥箭神通规则。

    不但是臬长瓶的脸色大变其余四人的脸色也是大变他们刚刚激发的神通忽然失去了规则支持。

    还没等其余几人反应过来狄九的天娑刀刀幕倒卷四名合道初期在狄九的领域和刀势之下居然没有半点反抗能力直接被狄九劈成两半。就连元神也在刀意的侵袭下化为虚无。

    “你……”臬长瓶呆滞住了随即下意识的后退。

    狄九的实力他很清楚不错可也只是不错而已。狄九其实最可怕的不是他的修为实力而是轮回桥。

    这才多少时间狄九再回来的时候一刀杀了四名合道初期而他这个合道后期居然连阻拦的余地都没有?最可怕的是狄九没有祭出轮回桥。

    臬长瓶只是刚刚退出数步就感觉到自己的领域彻底被狄九压制住。他连再次张开手中的血冥箭都忘记了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这怎么可能?

    当初狄九在他和诺拉的联手下虽然杀了刘必可是狄九本人却是重伤逃走的。为何短短时间狄九回来的时候实力就如此可怖?

    不但是臬长瓶被狄九吓住剩余的两名合道修士同样被狄九吓住了。狄九一刀就杀了四名合道哪怕是他们对狄九轻敌这也太过可怕。

    千甫炎可不会错过这种机会几乎是在他对手被狄九吓住的同时他已经是轰碎了对方的头颅。

    和于湘冰战斗的那名合道初期转身就走只是千甫炎早已封住了他的去路。

    臬长瓶第一时间祭出了一枚符箓只是没等他符箓激发狄九的天娑刀再次劈了下来。

    臬长瓶再也顾不得逃走却同样祭出了一柄暗红色长刀。刀一祭出就卷出比狄九天娑刀更加狂暴的杀意刀芒。

    “轰!”青色刀芒和暗红色刀芒轰在一起暗红色的刀芒碎裂成为亿万碎裂的芒点。

    臬长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刀势瞬息瓦解刚刚聚集起来的领域再一次碎裂。

    狂暴的神元力量席卷过来臬长瓶就势倒飞了出去。人还在虚空的时候他再一次祭出了血冥箭。

    此刻的臬长瓶百分之百的肯定他不但不是狄九的对手反而和狄九相差甚远。他祭出血冥箭不是为了重创狄九而是准备舍弃血冥箭为他逃生求的一些机会。

    他知道狄九有裂则手段这次血冥箭祭出只要他小心一些绝对不会被狄九的裂则箭影响到。

    血冥箭刚刚祭出臬长瓶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的脚印。他甚至不用去看也知道这脚印是谁的。

    轰!脚印踹在了臬长瓶的眉心臬长瓶识海彻底碎裂他叹息了一声知道再也没有机会逃走。

    不说别的就凭借刚才那个脚印神通狄九就已经理解了空间规则的真谛。他也触摸到了空间规则可是和狄九比起来他的空间规则就好像幼儿学步。

    “狄兄你杀这些合道果然是和杀鸡一般轻松简单。”千甫炎已经和于湘冰联手干掉了最后一名合道初期。

    对狄九一刀干掉四名合道初期他并不惊讶。

    狄九卷起了几枚戒指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些合道修士不堪一击简直和混元修士没有多少区别如果一定要说区别只是他们的神元和神念强悍一些而已。”

    狄九的确是有这种困惑他在陌家虽然没有和那个陌宙面对面战斗过。却感受过陌宙的杀意他肯定陌宙的杀意绝对不到第三步而陌宙的杀意比起眼前被他杀的几个合道要强悍太多了。

    那几个合道初期就算了那臬长瓶可不是合道初期而是合道后期。

    臬长瓶知道自己无幸厉声喝道“若不是我天盟道塔受伤就凭你也想留下我臬长瓶。我臬长瓶和你到底有什么冤仇你要杀我儿如今又苦心积虑的对付我?”

    臬长瓶的确是郁闷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根本就不认识狄九。

    狄九淡淡的说道“就算是你没有受伤我一样可以秒杀你。”

    之前他受伤逃离玄黄天外天那是因为他的修为和臬长瓶、诺拉相差的太远了点。

    听到狄九的话臬长瓶没有辩驳。他很清楚狄九说的是真话就是他没有受伤恐怕也不是狄九的对手而且相差还很远。

    “狄大哥我有些知道。我在玄黄天外天的时候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当初在玄黄天外天的叶道君说玄黄天外天的很多合道修士都是合的伪道。这种伪道就算是跨入第三步一样是伪第三步。这些人恐怕是合的伪道所以狄大哥对付起来很轻松。”一边的于湘冰解释道。

    其实她怀疑自己合的也是伪道只是她也同样不知道什么是真大道。

    狄九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伪道但是他肯定这些人道远远比不上那个陌宙。看样子那个陌宙逃走了还是一大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