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五六章 你就不大明智了
    参珐从未见过国师对一件事如此感兴趣他想到自己日渐衰退的身体立即就有了想法。

    “本来这种灵物之地我打算亲自去看看的。只是又考虑到路途遥远有些不便。现在国师过去寡人就真的放心了寡人决定和国师一起去这个伽河落的地方看看为何如此神奇?”参珐立即哈哈一笑说道。

    萘异升立即就明白了这个王上的心思这是不甘心老死了。事实上参珐不止一次的想要从他这获得修道长生的手段只是萘异升从来都没有心情去教一个整天沉寂在酒色之中的家伙而已。

    在他看来参珐现在的情况最多也不过能坚持三五年就会嗝屁。

    不过萘异升并不稀奇参珐这么早死掉他和参珐算是合作愉快。参珐聚整个帝国的实力为他寻找修炼灵物为他节约了大量的时间也让他安心修炼。对他来说帮助参珐扫除一些障碍那不过是随手而为的事情罢了。

    “陛下既然想要去看看那自然没有问题。”萘异升最短的时间内权衡了利益。

    如果伽河落真的有顶级灵物那自然是他的。若是伽河落和落日桃这样的灵桃很多的话倒也可以留一些给参珐吃让参珐多活几年。

    站在一边刚刚获得封赏的望斜连忙上前谄媚的说道“陛下伽河落绝对是最适合建立行宫的地方。那个地方现在几乎没有村民生病之前生病的村民也都迅速康复。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昏迷在床十多年的男子也康复了甚至已经下地行走自如。”

    “哦还有这种事情?”如果说参珐之前还是看看国师的态度话那望斜说了这一段话后他已是下定决心要去一趟伽河落了。

    因为这些年生活的太过安逸酒色更是过渡至于色那更是他的一大爱好。这造成了他的身体有些败落他有预感如果不找到地方调养自己的身体他恐怕活不久了。

    伽河落这种地方正是他要去的所在。

    ……

    伽河落这个小山村的平静被打破了最近一段时间有各种各样的人来到这里。他们甚至开始在这里占据地盘建立商铺他们开始栽种各种各样的水果。

    不过这些人很快就再次离开因为昌元帝国的国君和国师亲自来到了这里传闻是要在这里建立行宫。

    国君来这里了自然再也没有别的商贩什么事情。

    萘异升一到伽河落村边就知道自己来对了他激动的脸都有些红。

    因为这里天地灵气不但浓郁而且纯净到不像话他甚至还没有修炼修为就从筑基六层跨入了筑基七层。

    在跨入筑基七层的那一刻萘异升激动的整个身体都有些颤抖。他得到过灵石甚至还得到过上品灵石。不过比起这里的灵气上品灵石差的太远。只要在这里修炼他有把握在最短的时间内冲破筑基跨入更高层次。

    他立即就决定在这里建立自己的洞府至于参珐呵呵哪里凉快滚哪里去。

    有了这个地方他哪里还需要参珐帮他寻找什么修炼灵物?

    “国师这里果然很好。我来这里后都感觉到心神气爽了。”参珐这句话是说的真心话他一跨入伽河落的范围就感觉到自己的精气神明显的好好了许多。

    不仅如此一路上的疲惫这一刻也都消散了大半。

    如果长期在这里居住的话他何愁不能恢复身体。

    萘异升心里冷笑如果是一般的地方那也就算了。但是伽河落这个地方他一来就决定将这里当成自己以后的洞府。参珐想要留在这里那就别做梦了。

    “望斜你不是说这里有一个卧床十多年的人也好转了吗?将他叫来我问他一些问题。”参珐心里迫切要知道那个卧床十多年的人到底是怎么好转的。

    别看他现在还行动自如实际上参珐自己心里很清楚他并不会比那个卧床十多年昏迷不醒的人好多少。

    “是。”望斜以极快的速度吩咐了下去只是短短时间两名兵卫就带着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那中年男子身边还有一名少女搀扶着看起来的确是刚刚痊愈的样子。

    参珐还没有来得及询问这中年男子目光就定在了那少女身上。

    他从未想过在一个山村居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少女。这个少女和他平常在宫里见到的那些女子完全不同只要看一眼就可以感受到其中的野性和生机活力。而不是宫里那种调教的犹如绵羊一般温驯的伺候者。

    “你叫什么名字?”参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些只是那发音依然让他的心思暴露无遗。

    甘柔警惕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带着帝冕的死人脸眼里的厌恶一闪而逝。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好好回答否则的话这个人可以让他们整个伽河落村庄灭掉。

    “我叫甘柔。”甘柔不懂如何对大人物施礼只是回答了问题后就再无话说。

    参珐哈哈一笑并不在意甘柔的失礼对甘柔招了招手“你过来。”

    甘柔动都没有动参珐止住了旁边要对甘柔动手的兵卫再次柔和的说道“我是昌元帝国的国君我觉得你很不错。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你会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哪怕再不懂甘柔这句话还是听懂了。

    她平静的说道“我不会和你一起走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站在参珐身边的萘异升呵呵一笑带着一种不容置疑说道“你必须要和陛下一起走而且必须要在今天走。”

    参珐惊异的看着萘异升他没有说今天走啊他今天刚刚来这里怎么可能就走?至少要在这里建立了行宫后他要住一段时间再说。

    萘异升就好像没有看见参珐的目光一般手一张一个巨大的火球就从他的手心突兀幻化出来那火球不紧不慢的跨过他和甘柔之间的距离然后悬浮到了甘柔和她父亲的头顶。

    直到此刻萘异升才说道“如果你敢再说半个不字这火球就会落下来你和你父亲还有你整个伽河落的村民都会被这火球燃烧成为虚无。”

    说完这句话萘异升笑吟吟的转向了参珐“陛下你放心带走这个美丽女子吧伽河落的村民你想要带走就带走不带走的话就丢在这里。我已经打算在这里闭关修炼了我闭关的时候不大希望有人能打搅我。”

    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萘异升已经是半步跨入了空中一切似乎都在他的俯视之下。

    众多兵卫和大臣还有伽河落的村民看见萘异升不但丢出了一个火球悬浮在甘柔和她父亲头顶还这样悬浮在空中一起跪倒在地。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神明。

    甘柔的脸色很是苍白她甚至可以闻道头发被烧焦的味道头顶那火球别的炙热传来也许下一刻她和父亲就会被火球焚烧成为飞灰。

    参珐的脸色一样苍白他知道萘异升这是不打算借助他的昌元帝国了。否则的话萘异升不会说这个话。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萘异升看中了再也没有他参珐的事情。

    “陛下你的想法呢?”见萘异升没有回答萘异升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参珐。

    “国师说的对我就带着美人离开。”参珐哪里敢有半句废话面对国师人多根本就不起作用。

    “陛下果然是明智。”萘异升落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收回自己的火球。

    一声叹息传来“可惜你就不大明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