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五一章 轮回木桥
    轮回桥狄九从未用过那是因为他从未遇见过值得让他用轮回桥的修士。而今天他看见了而且他还知道自己的轮回桥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这四个家伙轮回。

    轮回桥一祭出让唐北薇遁走后狄九立即就知道继续用轮回桥锁住四人他就是找死。狄九毫不犹豫的收回了部分轮回道韵让剩余的轮回道韵锁住臬长瓶和那名合道初期的男子。

    “轮回桥?”诺拉惊声叫道此刻唐北薇走掉已经算是次要的了她从未想过在狄九这样一个蝼蚁身上居然还有轮回桥这是传闻中的宝物啊。

    哪怕轮回桥道韵已经从她身周消失她依然疯狂的想要冲上去撕裂轮回桥的道韵凌晓霜却是同样拼命的裹住了诺拉。

    凌晓霜出身名门还结交过这一方宇宙的绝世强者这些年闯荡也是获得了众多的机缘。更是在混乱界获得了跨入合道境的宝物。

    所以此刻哪怕她不如诺拉可是在拖住诺拉一些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

    “噗!”在凌晓霜挡住诺拉的下一刻诺拉手中的七彩琉璃就撕裂了凌晓霜的领域穿过凌晓霜的胸口卷起一篷血雾。

    凌晓霜更是疯狂的燃烧自己的精血双手幻化出一道又一道的剑诀剑诀裹住青萝剑半点不让的卷向诺拉和楼环儿。

    一道道乌黑的轮回道韵席卷过来臬长瓶眼里露出惊恐他似乎在轮回道韵中看见了自己的将来自己陨落后的轮回路。

    臬长瓶疯狂的鼓动领域他的领域实在是要强过狄九太多。

    “咔嚓!”狄九的轮回桥道韵还没有彻底形成就出现了一道裂痕。

    狄九心里大惊他再也顾不得一步跨入轮回桥双手卷起磅礴的轮回法则。

    下一刻这一方空间的天地规则再一次被狄九掌控那磅礴无边的轮回法则随着狄九双手的道韵铺天盖地的压向了臬长瓶和那名合道初期。

    同一时间狄九的天娑刀也是祭出他的声音随着那滚滚的轮回道韵一起炸开“给我轮回去吧……”

    臬长瓶头皮一阵阵发麻他就感觉到无尽的恐怖黑暗席卷而来。跟着他似乎就要冲上轮回桥然后融入到那无穷无尽的黑色轮回道韵之中。

    只是在他的一只脚即将跨入轮回桥的瞬间他忽地感觉到不对。一觉察到不对臬长瓶周身的道韵就是疯狂流转裹住他的轮回道韵淡弱下来。他清晰的看见了站在轮回桥上的狄九还有那充满了无穷杀意的天娑刀。

    是真的不对臬长瓶疯狂后退。

    脸色苍白的狄九心里暗叹他知道自己失去了杀去臬长瓶的机会不是他的轮回桥不行也不是他的轮回道韵不够更不是他没有把握住时机而是因为他的实力和臬长瓶相差的太远。

    狄九此刻再也顾不得去追杀臬长瓶天娑刀一卷化为一道道凌厉的刀意锁住了另外那名合道初期男子。

    那名合道初期的男子已经被狄九的轮回道韵裹住跨入了轮回桥。

    在狄九的天娑刀劈来的瞬间他猛然清醒过来手中的长枪炸裂出一道道枪芒。

    只是这枪芒在轮回道韵中失去了神仅仅只有了枪形。

    狄九天娑刀的刀芒已经形成了一道再无后退的杀势匹练杀势匹练锁住了这名合道初期的眉心落下。

    远处刚刚退出轮回桥滚滚道韵的臬长瓶已经祭出了一柄灰色的长弓长弓拉开死亡的气息笼罩住了狄九一切动作。

    只要狄九敢动一动那一支利箭就必定能撕开狄九的身体。

    臬长瓶肯定狄九不敢再动没有人会将自己的死亡放在一边狄九只要敢杀刘必那下一刻狄九就必定被他射杀。

    可惜的是臬长瓶不了解狄九不要说狄九现在已经锁住了刘必的一切生机。就算是没有锁定刘必他也不会吃了如此大的一个闷亏不收点利息回来。

    天娑刀毫不犹豫的劈落下来白色的刀势匹练从刘必的眉心落下。

    臬长瓶大怒手中的长箭已经射出。狄九很想避开一些可是他动都难以动弹.

    “噗!”血光炸裂刘必在狄九这一刀之下化成两半血雾。轮回桥的恐怖轮回气息席卷过来刘必的元神想要挣脱可是那轮回道韵直接锁定了他的元神半点也挣脱不掉。

    黑色轮回中的刘必大声悲呼“我肯定是疯了居然和要霸占天外天的人合作……”

    没有人能明白他的意思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的后悔。

    当年的万界拍卖是何等风光不说第三步强者苦鱼生就是锡林主事在天外天也是能说的上一句话更是结识了太素界的宁道君。

    正因为这些锡林在和宁道君一起前往造化大战的时候同时将万界拍卖交给了他刘必。

    他刘必当年得罪了宁道君也没有被杀。现在却因为没有听锡林的话被杀在玄黄天外天。

    锡林在临走之前就和他说过你看见宁道君和叶道君了吧?将来玄黄天外天必定还会有这样的绝世宇宙强者过来万界拍卖只要紧守本分做好自己的拍卖就行。至于玄黄天外天的一切争斗万界拍卖不要介入因为万界拍卖本来就是做生意的。一旦介入那就是你走向陨落万界拍卖走向灭亡的前奏。

    可惜的是他忘记了。这些年玄黄天外天没有了强者而且传闻当年大战之后再也不会有第三步强者出来他以为锡林太过小心了。这才多久他就死在了玄黄天外天……

    黑暗席卷过来刘必再也无法去后悔自己做的事情。

    噗!紧跟着刘必的身体被炸开的同时狄九的胸口同样炸裂出一个血洞。一支黑色的长箭从那血洞之中穿出撕开了轮回道韵。

    轮回桥失去了道韵再次化成了一座寻常的木桥。

    臬长瓶一时间竟然愣住了他的血冥箭竟然没有杀掉狄九只是在狄九的胸口留下一个大洞让狄九重创而已。

    这这么可能?要知道他的血冥箭就算是一个星球都可以撕裂能撕裂一个星球却无法撕裂一名修士的肉身?

    不对这瞬间臬长瓶就明悟过来。狄九绝对是炼体强者而且还是跨入了圣体的炼体强者。也只有这个解释。

    一种极度的激动冲上了臬长瓶的头顶只要抓到狄九只要用狄九的血肉炼体他臬长瓶百分之百的就可以跨入圣体。

    圣体这简直就是做梦一般的境界。

    狄九脚下一个踉跄同一时间凌晓霜的身体也是爆出一篷血雾冲向了狄九这边。狄九知道再下去的话他和凌晓霜必定要陨落在这里。

    狄九手一卷轮回桥已经落在了他的识海下一刻他一把搂住凌晓霜激发了唯一的一枚裂界符。

    “嘭!”几乎是在狄九裂界符被激发的瞬间诺拉的七彩琉璃带卷在了狄九的腿上狄九的一条腿被炸裂成为碎渣。

    这片刻的耽搁狄九已经带着凌晓霜冲进了裂界符撕开的虚空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