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四二章 她来自哪里
    “这是一个漂浮星陆。”站在这个星陆护阵外面凌晓霜立即就看了出来。

    漂浮星陆并不能算是星陆而是在虚空之中突兀出现的星陆这种星陆突兀出现了也会突然消失。所以这样的星陆一般都是规则不完善的。虚空之中修士众多这种星陆只能被用来临时落脚或者交易一些东西用。

    漂浮星陆的稳定性甚至还不如一些虚空城。

    狄九也看出来了在这漂浮星陆外面还悬浮着两个虚空阵字一途。

    “看样子还是一个比较文艺的家伙圈的地我们等会进去。”狄九说完就要开始刻画阵旗。

    不过他刚刚刻画了几道阵旗就停了下来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怎么了?”凌晓霜看见了狄九的脸色变化疑惑的问了一句。

    狄九叹道“好一个奸诈的女人被她跑了。”

    “你怎么知道?”凌晓霜看着狄九狄九还没有进入一途星陆呢。既然没有进入星陆又是如何知道那个女人走了?况且这个星陆有护阵护住哪怕是漂浮星陆想要离开也必须要从护阵入口啊。

    狄九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只能怪我太粗心了只想着用困阵困住对方居然没有发现对方早就在这里布置了一个虚空监控阵盘……”

    说话间狄九抬手就从虚空中抓出一个古朴阵盘来。他用法阵习惯了没想到这个女人也喜欢用法阵。

    凌晓霜怔怔的看着这个阵盘这个阵盘明显不是什么低级货色而是有些年份的东西了而且等级还不低。因为这个阵盘在虚空之中隐匿起来她和狄九都没有发现。

    “还是一个七级神阵盘这的确是一个好东西.”狄九看着手中的古朴阵盘又是个暗叹了一句。

    凌晓霜明白过来对方应该是通过这个阵盘发现她和狄九跟踪过来了。估计是看见狄九能毫无征兆的追到这里来那个女人胆寒了。她只能感叹一声“真没想到这个女人还能如此从容不迫的布置下一个阵盘再进星陆护阵。”

    这经验至少比她凌晓霜要强多了。

    狄九摇了摇头“在我的神念之下她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先布置阵盘再进去。这个阵盘是她早就布置好了这个地方应该是她经常来的所以她来这里很有可能是为了查看一下到底有没有人跟踪她没想到我真上当了。”

    凌晓霜知道这事情怪不到狄九不要说狄九就算是再来一个第三步大能也不一定能知道这一点。狄九能在事后第一时间找到问题点并且将隐匿的阵盘抓出来已算是非常了不起。

    “你现在还能感应到她的下落吗?”凌晓霜问了一句。

    “不能了。”狄九也很是无奈的说道“这女人应该被我吓到了可能见我能跟踪到这里来她直接激发了一枚珍贵的裂界符从这一界离开。”

    听到对方激发了裂界符凌晓霜也很是无语。裂界符的珍贵她自然清楚。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啊每一张都是上古留存下来的。现在还没有听说谁能炼制裂界符的。对方逃跑用裂界符狄九追的上才是怪事。

    “我们现在怎么办?”凌晓霜问道。

    “进去问问这个漂浮星陆的主人吧这女人经常过来或者和这个主人认识。”狄九说完跨入了阵门入口。

    阵门入口还有两名守护者的育道修士狄九和凌晓霜每人缴纳了一万上品神晶这才进入了护阵之中。

    这个漂浮星陆并不是很大不过里面的修士倒也不少。哪怕有各种隔绝禁制狄九的神念粗略扫一下也有近百万人左右。

    星陆再小也是一个星陆。百万人看起来很多丢在这个星陆四处就显得有些稀稀落落起来。

    狄九的神念直接扫到了星陆中间的一栋巨大的建筑在这巨大的建筑外面同样悬浮着三个字一途殿。这应该是星陆主人的洞府所在了。

    此刻一途殿主殿会客的地方一名中年男子的动作甚至有些凝固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方虚空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凤玉儿会在他的地方用裂界符。

    这不但是毫无理由也是对他的极不尊重啊。

    一枚裂界符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算了不想裂界符的事情。

    他途种好歹也是一个合道中期强者凤玉儿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无论是什么原因他一途星陆将来绝对不会允许凤玉儿这种人进来。

    “凤玉儿敢在我一途星陆用裂界符我途种哪里对不住你?”途种越想越气最后忍不住愤怒出声。

    一个清晰的声音突然接口道“途星主不知道我能不能进来坐一坐。”

    “是谁?”途种忽地惊醒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他的一途殿可是重重护阵又有触发阵现在有人走到他的门外他还不知道。直到对方出声了他才晓得来人了可见来人是毫无征兆的破了他的护阵。

    狄九和凌晓霜已经走进了大殿“那个女人叫凤玉儿吗?我正在追杀她没想到她躲到这里来了。”

    追杀?途种忽地明悟过来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凤玉儿要用裂界符逃走了她竟被人追杀了!

    途种有了一种惊骇他比谁都清楚凤玉儿的厉害。别看凤玉儿现在是小女孩的模样那只是她处于合道大衰期而已。一旦她渡过了合道大衰那她将有四成以上的机会证道第三步。

    正因为凤玉儿远大的修炼前程他途种这才想尽一切办法结交这个女人。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凤玉儿还有人追杀?可是刚才凤玉儿走的时候明显是实力恢复的差不多了。这种情况下还要逃走这追杀她的人有多强?

    “途星主似乎不大欢迎我们。”狄九的声音冷了一些他知道在虚空之中实力为尊没有实力别想别人尊重你。

    而且有了实力还别装孙子装孙子一样不会有人在意你。

    果然听到狄九的话后途种醒悟过来赶紧抱拳说道“两位远道而来途种未及远迎还请见谅。两位道友赶紧请坐。”

    说话间途种亲自请狄九和凌晓霜坐了下来又主动沏茶。他看不透狄九的修为倒是凌晓霜似乎在合道初期的样子。

    不过无论看得透看不透狄九的实力能让凤玉儿吓的用裂界符逃走都是不简单的存在。

    狄九没有客气坐下一抱拳说道“多谢途星主了我叫狄九这是我朋友凌晓霜。之前逃走的那个女人生性嗜杀不久前杀了一艘虚空舰上的数十万人这才被我追杀到这里来。”

    狄九说话的时候一直注意着途种的表情他说凤玉儿杀了几十万人途种眼神都没有变化一下狄九就知道至少眼前这个途种知道凤玉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也很是无奈在他看来凤玉儿这种人渣死一百次都不够可是在人家这里却是天经地义的。

    途种表情平静狄九只能继续问道“我刚才听途星主说此人叫凤玉儿还想途星主告诉我她来自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