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三四章 真的有两界花
    狄九对任霁煞多了一些好感至少这家伙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上心的。

    狄九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凌晓霜立即就坐在了狄九身边。任霁煞迫不及待的看着狄九若不是担心狄九发怒他已经再次询问狄九两界花的消息了。

    因为别人也想要知道两界花的消息此刻大殿中反而是极为安静。两界花这种东西可不仅仅是任鹤需要任何人都需要这种宝物。

    “任殿主我虽然有两界花的消息但是代价可不低。”坐下来后狄九看着任霁煞缓声说道。

    他想要知道任霁煞身上到底有没有太阳心如果没有的话一切都是废话。他的两界花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拿出去。

    任霁煞激动的根本就没有坐下去“朋友只要你有两界花的消息任何条件都可以。”

    狄九暗暗点头修士一般不会说这种话的更何况任霁煞这种半步合道强者.任霁煞说出这个话那是真的对自己这个儿子很是在意。

    “好我需要太阳心。”狄九毫不犹豫的说道。

    不但是任霁煞呆住了就算是其余的人也都呆滞住了。一个两界花的消息就想要太阳心?太阳心是大白菜吗?满大街都是?

    这狄九口也开的太大了难道不怕噎死?

    让众人惊讶的是任霁煞居然没有发作而是平缓了下自己的情绪努力放缓语气说道“朋友如果能有两界花交换我的太阳心也没有关系。可你只有两界花的消息……既然是消息那就说明不确定……”

    任霁煞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干涩他最担心的就是狄九发怒。一旦狄九发怒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因为狄九只要留在岁寒宫就可以了岁寒宫有乣尤在他能奈何?

    狄九哈哈一笑“你只要说你有没有太阳心就好了如果你有的话那两界花不会是骗你的。若是你没有那刚才的话就算是我白说。”

    任霁煞一咬牙拿出一个玉盒放在手心“太阳心就在这里但仅仅凭借一个不确定的消息我没有办法和你交易。”

    印月姝看见任霁煞拿出太阳心顿时皱眉。在她心里这太阳心是她的东西任霁煞将东西那拿出来很是让她不爽。

    狄九的神念早就落在了那玉盒中一股炙热的气息涌入他的神念中狄九心中狂喜。他知道这必定是太阳心。

    下一刻狄九毫不犹豫的拿出一个玉盒放在面前同时打开了玉盒。

    玉盒中出现了一对美到极致的花朵这两朵花一黑一白晶莹剔透。

    “两界花?”这一刻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激动的惊叫出声任霁煞甚至连呼吸都无法控制了。

    他疯狂四处寻找的两界花现在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神元手印忽然抓向了狄九面前的两界花狄九心里冷笑想要在他手中抢东西这乣尤还真不要脸。

    “嘭!”乣尤的神元大手却被一层无形的禁制挡住不过乣尤可是合道强者那禁制只是挡住了他神元手印片刻就化为碎渣。只是此刻禁制中的两界花早已消失不见。

    狄九淡淡说道“你是何人?这是什么意思?准备强抢了吗?”

    “老夫乣尤岁寒谷的太上长老。怎么?莫非我想要看看这东西真假还不能不成?”乣尤语气有些冷他觉得自己必须要给狄九一些颜色否则这种年轻大丹师必然以为自己了不起傲气的上天了。

    说话间他的目光还扫了一眼凌晓霜。凌晓霜进来后九没有看向过他很有可能这个女人知道了一些端倪。

    若是在之前他没有出关的话他还真的有些无可奈何。现在就算是凌晓霜知道了一些哪又如何?

    “老东西活的长一点没翘辫子很了不起吗?你还要不要一点脸?你太爷的东西凭什么要给你这个老乌龟检查一下?是你拿出了太阳心吗?就算是要检查也是任殿主检查。你岁寒谷是不是将我们这些人全部邀请过来准备一网打尽啊?”狄九可不会给半点脸面给乣尤。

    既然迟早要和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动手就没有必要和这老东西虚伪了。

    虽然知道岁寒谷邀请大家来不是为了一网打尽而是为了奎河秘境。但现在乣尤的动作的确是有些过分。在场的修士都是暗自戒备起来一些准备拿出好东西交易的修士也打消了念头。

    乣尤大怒他已经改变主意了。本来他是打算让狄九成为宗门长老让狄九安心在岁寒谷炼丹的。现在他要强制囚禁狄九在岁寒谷炼丹不炼丹连死的资格也不会有。

    合道强者的杀势瞬息笼罩下来整个大殿的空间都为之一寒。这一刻所有处于这空间中的修士都感觉到自己处身在一个巨大的冻结冰块之中。不但是周围变得冰寒就是呼吸也显得艰难起来。

    所有的修士都是心里大惊原来合道强者如此可怕。

    狄九反而是松了口气眼前这个乣尤的确是比一般的半步合道要强可也就这样罢了。他是打不过这个家伙但现在有凌晓霜这老家伙想要嚣张那是找死。

    被巨大惊喜击中的任霁煞终于反应了过来同一时间他的半步合道领域也是疯狂的伸展出去。

    轰!狂暴的领域撞击在一起乣尤惊骇的发现他的领域虽然碾压了任霁煞的领域竟然还被任霁煞轰开了一道裂缝。整个大殿的空间为之一松。

    看样子他这些年恢复了伤势战斗力依然没有进步多少。想到这里乣尤看向了凌晓霜无论如何他也要将凌晓霜身上的东西拿来。

    宿芊芊连忙传音给乣尤“乣长老一个道元甚至是混元丹圣在整个太极界也是没有的。”

    乣尤冷静下来他明白宿芊芊的意思。他虽然是合道强者可是合道强者在太极界还是有那么几个的。而现在的太极界道元丹圣或者是混元丹圣是真的一个都没有。

    宿芊芊间接提醒了他一下狄九如果真的成了道元甚至是混元丹圣那地位并不会比他低。既然地位不比他低岂能忍受有人抢夺他的东西检查?况且宿芊芊也知道他拿狄九的两界花绝对不是检查而是没收。

    任霁煞心里却是比乣尤更是震撼他强行将一口血吞了下去。刚才只是领域碰撞而且他是强势出手攻击乣尤的领域。事实上他根本就不堪一击别看他撕开了乣尤领域的一条裂缝若是真的打起来他恐怕坚持不了一时三刻。

    此刻乣尤不再强势动手他自然不会脑残的挑衅。只是一步跨前就将手中的太阳心送给了狄九。

    “阿九能否将你的两界花还给我?”印月姝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可在这娇滴滴的声音后面隐约带着一种焦躁。

    任霁煞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火柔和说道“月姝我知道你为鹤儿的心情东西我已经换回来了也是一样。”

    印月姝没有回答任霁煞的话只是焦急的看着狄九。那岂能一样?她要换回来两界花可不是为了任鹤而是为了她沉鱼宫的宫主。若是她知道狄九身上有两界花她哪里还会等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