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二零章 备胎的平方
    印月姝陷入沉思中旁边没有人敢说话。

    良久之后印月姝这才谈了口气目光落在狄九身上说道“让你委屈一下做我的追求者应该不会贬低你的身份了吧是不是可以和我走一趟?”

    狄九微微一笑“那当然没有问题就如我刚才说的话一般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印月姝嘴角溢出一丝讥讽。

    狄九却摇了摇头“我不能走如果我走的话我的这两个朋友会被这两人追杀。”

    说话间狄九的目光落在了闯有信和闯无信兄弟身上。

    听到狄九的话再看见狄九的目光闯氏兄弟的脸色立即就变得苍白起来。

    还没等闯氏兄弟说话印月姝忽然抬手就是一巴掌。

    坐在不远处的闯氏兄弟在这一巴掌下面仅仅是泛起一片血雾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印月姝对这狄九笑了笑“现在应该没有借口继续留在这里了吧?”

    狄九心里暗道这女人真是好狠厉杀人没有任何理由或者说只要她想杀任何理由都是可以杀。

    狄九拿出一个通讯珠递给宣雨淑说道“宣道友我叫狄九。这个通讯珠是我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就给我发讯息。对了等我这边的事情完毕我也会给你一个讯息。”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狄九担心印月姝对宣雨淑下狠手。这个女人实在是有些不可理喻宣雨淑给了他很多有用的情报如果因为这个被印月姝杀掉他可真的是愧疚了。

    “是多谢狄兄。”宣雨淑很清楚狄九的意思感激的接过通讯珠连声说道。

    “月姝仙子我们可以走了。”狄九做完了这些后转身对印月姝笑吟吟的说道。

    事实上就算是印月姝不杀闯氏兄弟狄九也会跟着印月姝一起走只不过他自己会想办法干掉闯氏兄弟而已。

    “很好。”印月姝对着狄九嫣然一笑转身走出了茶楼。

    狄九是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跟了上去。

    看见狄九和印月姝走出茶楼茶楼中其余的修士这才敢小声的议论起来。至于宣雨淑和韦飞没有人敢上来说话。

    宣雨淑和韦飞也知道情况两人对视了一眼也是快速的走出了舟彩茶楼。

    ……

    狄九以为印月姝会带着自己直接离开天月圣道城让狄九没有想到的是印月姝带着狄九来到了天月圣道城的城主府。

    天月圣道城的神灵气本来就比城外的神灵气浓郁这一进入城主府狄九更是感受到了浓郁到极致的神灵气。

    狄九可是经常在极品神灵脉之上修炼他一感受到这种神灵气就知道这是极品神灵脉散发出来的顶级神灵气。可见在天月圣道城的城主府中不但有极品神灵脉做根基还有顶级的聚灵大阵。

    走在前面的印月姝身姿摇曳每走一步都会让人感觉到她整个身体都在唱歌一般。淡淡的女人香味传来狄九心里暗自感慨。这个女人真是会装腔作势周围不是很显的暧昧气息会让人产生一种误会对方是在勾引他。

    狄九哪怕是重伤了也可以感受到对方不是在勾引他而是在试探他。只是这个女人的魅术实在是差劲除了扭屁股之外就是扭动一下腰肢和散发出来一些女人的气息。

    事实上在狄九看来印月姝这种女人如果真的想要勾引别人完全用不着这种低级的魅术或者说是贬低自己。她的身姿和长相如果再修炼一种冰清玉洁的淑女功法比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要好的多了。

    不对……

    狄九刚刚想到不对就听到印月姝的话传来“狄九你觉得城主府的修炼资源如何?”

    狄九连忙说道“这绝对是顶级的修炼场所如果在这里修炼的话很快就可以晋级。”

    他感觉到不对是因为他是什么人?一个不知名的低级散修而已。印月姝为什么要挑选他来这里作陪而且还在他面前扭屁股?区区一个不知名的散修有这种资格?

    就算是印月姝心眼小知道送给自己的丹药被自己转手再随便送给别人了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来吧?或者是他的运气好正好被印月姝看对了眼?

    狄九心里很清楚他运气还不至于好到这种程度正好被印月姝看对了眼。印月姝选择他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这里是天月圣道城的城主府你知道天月圣道城的城主是谁吗?”印月姝呵呵一笑停了下来盯着狄九眼神看起来似乎很是清澈。

    狄九不慌不忙的说道“我知道啊是穿月神殿的殿主任霁煞。”

    “你胆子不小不但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还敢直接叫任霁煞的名字。”印月姝呵呵一笑淡淡的说道。

    狄九根本就无所谓依然说道“名字起出来就是被人叫的如果不是被人叫的起名字做啥?况且月姝仙子刚才不也叫了任霁煞的名字吗。”

    印月姝呵呵一笑“你刚才的话说错了天月圣道城的名义城主是任霁煞实际上城主是我印月姝。不过你的隐匿功法倒是不错啊我看你的修为居然是朦朦胧胧的只知道你受伤了。若不是我对修士年龄有独特的嗅觉我甚至要怀疑你是老妖怪了。”

    “月姝你回来啦。”印月姝说话间一名身材完美的男子居然直接从城主府内殿走了出来他甚至看都没有看狄九欣喜的直接上前拉住了印月姝的手。

    狄九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对男女这也太过分了吧这里是天月圣道城的城主府。印月姝也算是天月圣道城少城主的媳妇在城主府中公然养了一个男人还一进来就拉手?这简直不将任霁煞看在眼里啊。

    那任霁煞的忍性这么好?如果换成他的话那沉鱼宫再牛叉他也会干掉眼前这两个家伙。

    这印月姝的眼光也太垃圾了这个青年除了长得完美之外修为根本就不值一提才化道初期而已。

    印月姝对狄九笑了笑“阿九你等一等啊我进去和阿城说几句话。”

    说完这句话印月姝拉着那青年的手直接进入了内殿。狄九的神念若有若无的跟着印月姝以印月姝的实力别想发现他的神念在跟随。

    狄九不会以为印月姝会和这个青年进去亲热一番他看的出来印月姝应该是纯阴之身还没有被破过。

    让狄九惊掉眼珠的是印月姝带着这个青年进入了内殿后忽然抬手一下拍向了那青年。只是瞬息时间这青年就和之前的闯氏兄弟一般化成了一团血雾。

    印月姝叹了口气说道“虽然你很像他可惜你终究不是他我今天倒是找到一个脾气有些像他的人所以你只能先走了谢谢你陪我这一段时间好在我也没有亏待你。你能经常抓住我的手死了也应该瞑目了。”

    狄九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女人不但狠还无情啊。只是不知道她喜欢上哪一个男的了结果那个男的她没有得到现在四处寻找替代品来着。自己应该是她人生路途中出现的一个替代品而已或者说是备胎中的备胎那是备胎的平方了。和他这样的人以后还有很多很多。

    (以为回来的晚结果回来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