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一四章 蓝如求救
    “虚空山……”姜岱惊叫出声脸色瞬变双手捏出无穷的法决五陆道塔化为五色塔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比谁都清楚虚空山的可怕虚空山可不仅仅是一座山而是蕴含着无穷无尽的道韵压制。一旦被这种道韵锁住那只能等死。若是没有五陆道塔姜岱不敢肯定他能从虚空山下从容走掉。

    别看虚白商是来自虚空山实际上姜岱根本就没有将虚白商放在眼里。因为他清楚虚白商父子都没有虚空山他们所在的地方也是假的虚空山

    而现在狄九祭出来的却是实实在在的虚空山想到狄九还拥有他的阴阳太极图姜岱心里愈发发寒。

    轰轰轰!虚空山和五陆道塔还没有轰击在一起这一方空间早已是道韵炸裂开规则混乱不已。若是修为差一些的修士被卷入这种混乱空间之中就是这种炸裂的道韵就可以让其化为飞灰。

    咔咔咔!轰轰轰!

    虚空山和五陆道塔终于撞击在一起恐怖神元爆裂开狄九真元一顿领域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姜岱的领域更是直接破碎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出。

    仅仅一下姜岱就惊骇的发现他竟不是狄九的对手。他肯定狄九还没有跨入混元一个还不是混元的修士他姜岱还打不过。

    这如果说出去不要说他自己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

    他想起了高傲无比甚至不屑和他们站在一起的帝辛任。他肯定那号称第一圣帝的帝辛任如果遇见狄九绝对没有半点赢得希望。

    狄九太过可怕。

    不对他这个时候岂能想这些?

    一种死亡的气息笼罩住了姜岱姜岱看见了一片白茫茫的刀幕他的破碎领域还没有再次伸展出来这刀幕就彻底的笼罩住了这一方空间。

    这是最顶级的刀域!姜岱可不是不识货的家伙此刻他比谁都清楚他不要说战败狄九让狄九还给他阴阳太极图今天若是他没有手段的话他恐怕要死在这个地方。

    姜岱哪里还敢有半点迟疑身形一阵阵的摆动他需要在这瞬息时间离开这里。

    可随即姜岱就呆滞住了他的五行遁术空间失去了这一刻五行遁术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或者说他的五行遁术失去了凝聚的土壤。

    失望的气息越来越浓厚姜岱在这瞬息间已是明白他的五行遁术失去作用不是因为狄九的刀域而是狄九这一刀中蕴含了一种神通。这种神通可以裂开他的遁术神通法则让他的遁术失去用处。

    这是破碎天地规则?还有这种可怕神通?

    姜岱狂吼一声张口再次喷出一道血箭身形强行扭曲了一下。如果再不走他死定了。他尽量高估狄九狄九依然是比他想象的更可怕。

    “噗!”狄九的刀幕已经撕掉了姜岱的一条胳膊只是没等刀幕的刀域法则将姜岱化为碎渣姜岱就突兀的消失不见。

    狄九看的清清楚楚他实在是不明白姜岱这是要找死吗?居然逃进了五陆道塔中。

    狄九毫不犹豫的抓出一把阵旗丢出去同时法则阵旗开始聚拢只是没等狄九的束缚神阵彻底成型那五陆道塔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居然撕裂了虚空随即遁了进去。

    狄九愣了一下五陆道塔还有这种本事?遁入虚空?不过狄九只是迟疑了半息都不到随即就跟着冲进虚空裂缝追了过去。姜岱必须要杀掉不杀姜岱他心里不舒畅。

    几乎是在狄九消失的瞬息狄九身后的那被五陆道塔撕开的虚空裂缝彻底关闭起来。

    狄九这个时候就算是想要回去也很难了。

    狄九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去追姜岱。不是不追姜岱而是他的神念根本就找不到姜岱在什么地方。姜岱这次是真的消失了连同他的五陆道塔。

    他知道自己干了一件蠢事姜岱在撕裂虚空的时候他就不应该追过来。虚空浩瀚就算是他跟着姜岱进入了同一个虚空裂缝也不一定就是和姜岱在同一个界面。

    ……

    离云宫在道界绝对是威名赫赫的存在道界的三大隐门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离云宫就是三大神隐门之一。

    离云宫之所以得名是因为离云宫山门处于道界最高峰离云峰。离云峰下常年云雾缭绕不用布阵脚下就是云层。

    此刻在离云宫最豪华的大殿中一名身穿蓝衣的英俊中年男子坐在上首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蓝如正低着头站在下方解释着什么解释完了后又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父亲你去救救他吧如果我们去晚了恐怕他真的没有命在。”

    “胡闹!”那中年男子一拍面前的椅子扶手语气严厉的呵了一句“你当年惹下那种乱子结果自己差点将小命送在外面。好不容易逃了一命现在又四处惹事。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不允许离开离云宫半步。”

    这中年男子正是蓝如的父亲蓝云衫也是离云宫的宫主道界无人不知的存在。

    “父亲你一定要女儿做一个卑鄙之人吗?狄九救了我的命如果我不去救他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安心。”蓝如凄声叫道她心里明知道父亲不会同意她的要求依然是忍不住恳求。

    蓝云衫哼了一声“你看你结交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区区一个刚刚飞升几千年的蝼蚁也配让我蓝云衫去救?”

    “父亲可是他救过我的命还是用他自己的命来换的。”蓝如眼神坚定的看着父亲半步都不退缩。

    “哈哈哈哈……”蓝云衫一阵哈哈大笑“救过你的命?我问你如果你不离开的话他会不会被姜岱杀掉?”

    蓝如只能说道“会。”

    如果她不走的话最多大家一起被杀而已。

    “既然如此那不就成了?无论你走不走他都必死无疑还谈什么用命换过你的命?更何况当年你就救过他如果不是当初你救过他他哪里还能活到今天?”蓝云衫的语气有些重了起来。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很清楚姜岱的可怕就算是他亲自过去也不一定能从姜岱手中救下狄九。

    蓝如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她缓缓的转过身走向大殿门口。

    “你最近就给我留在离云宫你在外面混迹了这么长时间也该收收心了。过一段时间仲幽和黎屠小王会来我离云宫做客他们当年都是和姜岱同时代的十大天才你也出来陪在一边。”蓝云衫略微放缓了一些语气。

    蓝如没有停下来只是平静的说道“父亲我不会留在离云宫的。”

    “你敢。”蓝云衫怒火蹭的一下就冒了上来。

    蓝如转过头看着愤怒的蓝云衫依然是平静的说道“当年你不就是这样逼走了我娘吗?如果你要女儿死的话女儿马上就可以去死。要女儿去虚伪迎逢那些不喜欢的人女儿宁可去死。”

    说完这句话蓝如再次转身加快了脚步迅速的走出了大殿。

    蓝云衫怔怔的看着女儿消失的背影一时间居然没有叫住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