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七零零章 你怎么就这么蠢呢
    狄九看见稻传寻缠住了樊远哪里不知道这是杀鲲鹏族强者的最佳时刻。天娑刀化为一片刀幕锁住昆维的生机切断了这一方领域的虚空。

    昆维就感觉到一种浩瀚的天地威势碾压过来随即他的遁术神通就好像撞击在了一片无穷无尽的败革之上整个人从虚空跌落。

    还没有落在地上昆维就觉察了死亡的气息。这一刻他的领域被一片阴阳太极气息锁住他根本就无法伸展自己的领域对抗狄九。面对狄九那一片即将撕裂他生机的刀幕昆维只能疯狂的燃烧自己的精血然后手中的锯齿锣狂卷向狄九。

    “轰!”刀幕和一片狂暴的锯齿虚影轰在一起空间再一次炸裂。这种强大威势的炸裂甚至连阴阳太极图都一阵阵的摇晃。

    咔嚓!刀幕碎裂锯齿虚影同样化为一片残破的碎影狄九身形略转天娑刀再一次祭出。

    噗!一道血雾突兀在狄九的胸口撕开狄九心里大惊。他的天幕刚才明明破碎了昆维的铜锣锯齿虚影没想到这锯齿虚影碎裂后还有凝聚起来的机会让他第二次受伤。

    昆维伤了狄九后再次要遁走不过这次他仅仅试了一下就知道除非狄九收走这个阴阳太极图否则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机会遁走。此刻他几乎百分之百的肯定狄九的这个阴阳太极图是先天宝物。

    随着昆维强行要遁走阴阳太极图那种极致的压抑再次卷向了昆维。昆维刚刚伸展起来的极小领域空间又一次碎裂。

    狄九是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天娑刀撕裂空间劈向了昆维。

    有了阴阳太极图后杀昆维不难。狄九担心的就是他还没有杀掉昆维昆炙就转回来了。

    昆维再一次拼了命的燃烧精血在他的锯齿锣第二次要激发的时候狄九的天娑刀已经跨越空间来到了他的眉心。

    昆维的思维在这一刻停顿了下来他没有继续拼命而是看着那一抹瞬息而至的刀芒喃喃说道“空间顿滞这是时间法则神通……”

    狄九拥有时间法则神通就算是不祭出阴阳太极图自己也奈何不了狄九。人家最多是打不过就逃而已。

    “噗!”血雾在昆维的眉心炸开的时候昆维意识中涌起一种绝望和后悔。他绝望和后悔的不是自己的小命而是鲲鹏族。

    可以肯定鲲鹏族惹上了狄九那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他很想告诉昆炙要杀狄九必须要鲲鹏合道老祖出来可是他的思维在这一刻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樊远被狄九的困杀阵锁住又有稻传寻在一边相缠一时间根本就无法遁走。他在看见狄九连阴阳太极图都祭出来了心里比昆维还要绝望。

    当樊远亲眼看见狄九一刀劈杀昆维的时候急切的大声叫道“狄兄我从未想过要算计狄兄是鲲鹏族的昆炙他找到我逼问我……”

    轰轰轰!樊远的话说不下去了狄九在杀了昆维的同时就是一拳轰了过来。很显然狄九根本就没有打算相信他的话。

    一道道拳山形成了连绵波涛席卷而至樊远索性闭上了眼睛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挡住这拳山狄九后面的那一刀也挡不住。就是挡住了又如何头顶上空除了困杀神阵还有阴阳太极图他能逃掉才是怪事。既然如此还不如不挡。

    嘭嘭!拳山碾压过去樊远炸为虚无。

    狄九收起两枚戒指天娑刀忽然一卷锁住了娄珲。娄珲的脸色变得煞白如果说樊远还能和狄九对抗一段时间那他娄珲在狄九的领域杀势之下只能等死了。

    “噗!”再次一线血雾扫过娄珲的一条胳膊被狄九的天娑刀斩断。

    娄珲却咬着牙一句话都不说甚至没有为自己辩驳一下。狄九看了娄珲一眼淡淡说道“看在你不是主动对我动手的份上我饶你一次。走吧稻兄我们出去谈。”

    说完狄九抬手卷起自己的阵旗迅速跨出了影虚堡。

    稻传寻对娄珲抱了一下拳跟着狄九转身就走。

    一出影虚堡稻传寻就对狄九一抱拳说道“多谢狄兄不计较之前我和鲲鹏族的强者还有樊远坐在一起。”

    狄九笑了笑“我知道你是身不由己。”

    “狄兄既然如此为何你不留在这里继续对昆炙动手?”樊远有些疑惑的看着狄九。

    按理说狄九杀了昆维和樊远在困杀阵和他的帮助下等那昆炙回来后狄九一样可以杀掉。

    狄九看了一眼虚市方向“昆维被杀的那一刻昆炙就知道了。昆炙比昆维要精明很多昆维都被杀了昆炙绝对不会再单独回来。就算是要回来也会邀请一大群帮手。所以昆炙是杀不掉的我们留在这里毫无意义。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杀鲲鹏族的人而是找稻道友。”

    稻传寻哈哈一笑“狄兄我知道你要找我做什么你跟随我来吧我们离开这里再说。”

    ……

    影虚堡虽然修士很多现在影虚堡的堡主府都被人轰成了碎渣显然有绝世强者在这里动手。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冲出了影虚堡留在影虚堡的都是那些一直居住在这里的修士他们一样不敢出来。

    就连影虚堡堡主府的人也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父亲这狄九实在是太不讲道义了这件事明明和我影虚堡没有关系此人还对父亲动手。”影虚堡堡主府的废墟上一名道元初期的青年迅速跑了过来。这正是娄珲的儿子娄泰。

    娄泰因为跨入了道元境虽然不能参加这种强者的战斗却一直在边上关注着他的父亲。

    娄珲唉了一声“那狄九应该看出来了我心里是希望鲲鹏族强者赢的。没想到那狄九如此阴险居然偷袭了昆维……”

    不等娄泰说话娄珲就拦在前面说道“我要离开这里去疗伤你帮我布置一下护阵。”

    看见父亲离开废墟娄泰赶紧跟了上来。

    影虚堡的大街上显得空旷无比短短时间修士逃的逃躲的躲。

    半柱香后娄珲带着娄泰躲进了废墟下建造的地下宫殿。

    将地下宫殿的大门和禁制全部关闭后娄珲这才长长吁了口气。

    “父亲那狄九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这次不等娄泰将话说完娄珲就喝道“住口娄泰你的修为几乎是丹药和资源堆积起来的缺少了一份生死历练。当年差点被叶道君杀了你估计也忘记了。今天如果不是狄九出手帮忙我影虚堡将来恐怕更加危险。”

    “父亲那狄九明明不问青红皂白砍断了你的一条胳膊……”娄泰很是不解的说道狄九伤了父亲父亲还说狄九帮忙这是什么意思。

    娄珲看着娄泰叹息说道“你懂的太少了狄九砍断我的胳膊是在帮我不是在害我。鲲鹏族昆炙离开之前就在影虚堡布置了监控法阵。这个监控法阵可以让昆炙清晰的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狄九砍断了我的一条胳膊呵斥了我这不是做给我看的而是做给昆炙看的。他是让昆炙知道我没有帮他而是心里向着鲲鹏族。你怎么就这么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