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六九九章 反猎
    狄九看着离开的昆炙和另外一名混元强者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樊远没有来?

    不对狄九很快就想明白过来如果只有昆炙和一名混元圆满的家伙恐怕还真不敢说能留下他来。

    如此说来那樊远肯定来了而且樊远应该还在影虚堡。本来狄九是打算等昆炙和樊远都走掉后进入影虚堡以最快的速度带走稻传寻的。现在走了昆炙和一名混元圆满樊远应该是和别的同伴一起留在影虚堡等他。

    想到只有樊远在影虚堡等自己后狄九改变了注意。既然要狩猎他那就别怪他反猎回去了。

    狄九再次开始布置大阵同时将四枚五方旗都布置了下去。这次他布置的不仅仅是困杀大阵还有一个空间禁阵。

    以他对空间的理解这种空间禁阵布置出来就算是鲲鹏族的强者在这里也别想将消息传送出去。

    在狄九看来鲲鹏族的昆炙和同伴应该是去虚市打听他的消息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各个击破先干掉樊远再说。

    ……

    昆炙带着一名鲲鹏族的混元圆满强者离开后樊远心里就有些不安。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算计狄九了狄九是杀了他妖族的一名混元圣帝可当年的叶默不一样杀了他妖族的混元吗?他妖族又能奈何?那狄九和叶默可是一类人。

    可惜的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办法再退出来。

    樊远心里暗自下定决心这次结束后不管是不是遇见了狄九他都不会再和鲲鹏族的人搅合在一起了。他算是看清楚了和鲲鹏族的这群人合作除非将狄九堵截住否则的话想要杀狄九简直是痴人说梦。

    樊远的不安娄珲立即就觉察到了他心里冷笑。既然惹不起何必去惹?你以为你妖族现在还和鲲鹏族一样吗?能随便找人麻烦?

    娄珲刚刚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跳他肯定狄九来了。

    影虚堡是他的地盘他的地盘中布置了一些顶级的触发禁制狄九来的时候他布置的禁制被触动了。

    一道冷汗从娄珲的背后流了下来如果说狄九来的如此巧他娄珲就是白痴了。狄九此刻来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人家一直在外面等着看见昆炙和昆桖离开后马上就来了。

    要不要将狄九已经来了的事情告诉鲲鹏族的昆维和樊远?如果不告诉的话他肯定狄九会偷袭。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娄珲就将念头压制了下去。他绝对不能插手其间此刻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反正鲲鹏族的强者和妖族强者也都不知道他发现了狄九来这里的事实。

    事实上狄九一触碰到娄珲的触发禁制就知道坏事了。他本来是想要偷袭其中一人的没想到还没有进入影虚堡的宾客殿就先触碰到了禁制。

    不过随即狄九发现并没有被人察觉后心里立即就是大喜。这种隐匿的触发禁制绝对是影虚堡堡主布置的既然是影虚堡堡主布置的那他触碰了对方就不可能不知道。对方知道没有反应唯一的可能就是影虚堡的堡主不想参合到他和妖族、鲲鹏族的争斗上来。

    狄九无声无息的走到宾客殿门口他的神念并没有去触碰宾客殿的禁制。他很清楚哪怕他对天地规则的理解再透彻此刻伸展神念去触碰禁制也会立即惊动里面的人。

    天娑刀祭出狄九闭上眼睛这一刻周围的一切规则气息都在他的意念之中流转。哪怕不用神念一个模糊的空间概念也出现在他的感知之中。

    一直坐在位置上的昆维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忽地抬头正想站起来的时候一道淡青色的刀芒撕裂了禁制完全锁住了他。

    昆维猛然站起一拳轰了出去。

    “轰!”狂暴的神元炸开整个宾客殿都被这种恐怖的神元炸裂成为碎片。狄九的实力比起当年在道果塔广场要强了太多而眼前这个昆维虽然也是半步合道却比不上昆炙。况且仓促之下昆维的领域被狄九的天娑刀完全撕裂。

    就算是这样狄九依然是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就好像被打散了骨骼一般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分裂开的感觉。

    噗!昆炙的左肩炸开一片血雾昆炙的一条胳膊被狄九这一刀撕裂成为碎渣。

    下一刻反应过来的樊远疯狂的抓出一把阵旗丢了出去。他要第一时间激发困杀阵先困杀住狄九等昆炙回来支援再说。他不用问也清楚昆维会第一时间发出讯息给昆炙。

    昆维的确是第一时间就发出了讯息这是鲲鹏族的手段。可惜的是狄九早就用四枚五方旗锁住了这一方空间昆维的信息根本就发不出去。

    “联手杀了他……”昆维在感受到讯息发不出去后疯狂的扑向了狄九。跟着一柄巨大的锯齿锣被他祭出空间充彻着一种刺耳让人心悸的磨音。

    樊远却是心里一沉他祭出的激发阵旗没有半点反应不用去看他也知道困杀阵被狄九破去了。他心里更是无语他猜测的果然没错鲲鹏族的阵道强者比起狄九来还差一些。亏的那个昆桖还说他的阵道绝对不是狄九可以相比的此刻樊远只想一口吐沫吐在他的脸上。

    第二个让他一颗心沉到谷底的是昆维发出讯息后第一时间就应该和他联手拖住狄九而不是和现在这样找狄九拼命。现在昆维寻找狄九拼命唯一的可能就是昆维发出的讯息被阻拦下来了。

    这一刻樊远想要逃走了狄九一来就偷袭重伤了昆维现在还有一个暧昧不明的稻传寻他们这边的困杀阵不起作用。现在他和昆维不要说杀狄九就算是能全身而退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狄九岂能让樊远逃走数十枚阵旗丢了出去配合法则阵旗一个六级困杀神阵直接裹住了樊远。

    樊远见状大惊他们的困杀阵没有用也就算了现在狄九反而用困杀阵反锁住他。樊远更是疯狂的祭出法宝想要撕裂狄九的困杀阵先走再说。

    一边的稻传寻看的清清楚楚他毫不犹豫的祭出法宝轰向了樊远。他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

    唯一没有动手的是娄珲此刻他不断的后退似乎想要逃走一般。

    咔!昆维的锯齿锣和狄九的天娑刀再一次撞击在一起空间一阵阵的摇晃。一道又一道的神元压制过来昆维一颗心同样冷了下来他知道如果他不受伤的话应该勉强可以对付狄九而现在受伤他已经对付不了狄九了。

    必须走如果不走的话今天他的小命就要陨落在这里。

    明白这个道理后昆维的空间领域忽地暴涨同一时间锯齿锣更是幻化出来了十数丈大小几乎遮住了影虚堡的一个角。

    跟着昆维的身形变淡起来。

    狄九很清楚昆维逃走的手段昆维可是鲲鹏族的强者他的禁空法阵可以锁住昆维的讯息却肯定无法锁住昆维遁走。

    不过狄九早已决定不会让昆维走掉。他第一次祭出了阴阳太极图。

    阴阳太极图一出来就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阴阳太极。这一刻无论是昆维的领域还是狄九的领域或者是其余人的领域在这阴阳太极之下都显得有些顿滞起来。

    之前都有些模糊的昆维身形再一次凝实。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