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六九八章 算计狄九
    在通往虚市的外围虚空堡中影虚堡是最出名的一个了。这里的苍虚道易会更是闻名这一方虚空在苍虚道易会上经常会出现一些顶级的宝物。

    当年影虚堡的堡主是半步混元的时候影虚堡就极为旺盛。现在影虚堡的堡主娄珲跨入了真正的混元境影虚堡更是名震一方。

    此刻在影虚堡堡主的会客大殿中正坐着六名男子。若是狄九在这里的话他至少可以认出其中三个人。

    第一个自然是他要找的稻传寻除了稻传寻之外还有从道果塔广场离开后就没有消息的樊远然后就是想要夺走狄九闪电的鲲鹏族强者昆炙。

    影虚堡的堡主娄珲坐在主位上心里却是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本来他和稻传寻一见如故否则的话也不会留着稻传寻在影虚堡论道这么多年。可是现在他心里却有些反感起稻传寻了。

    因为稻传寻他影虚堡即将面临大灾难。

    原因自然是那个狄九狄九要寻找稻传寻听说很快就要到影虚堡。可在狄九来到影虚堡之前鲲鹏族的三名强者和樊远也来到了影虚堡。

    鲲鹏族的三名强者和樊远来影虚堡的目的自然是要围杀狄九可他娄珲不愿意趟这个浑水啊。

    狄九是什么人?传闻杀天沐族向姆的时候还是道元境。一个道元境修士可以杀混元后期也就罢了还是一个道元丹圣这种人他娄珲除非是傻了才会去得罪。这种人他也得罪不起。

    当年他儿子曾经得罪过一个叫叶默的修士若不是叶默不喜欢杀戮他影虚堡恐怕早已就消失在这一方虚空了。而这个狄九传闻和当年的那个姓叶的是一样的天才一样的强势。

    帮助鲲鹏族和妖族的樊远影虚堡将来很有可能会遭受无妄之灾。不帮助的话那影虚堡现在就会遭受无妄之灾。

    娄珲心里苦闷事实上稻传寻心里一样是苦闷不已。

    不要说他和狄九是来自一个地方当时从虚空之海过来的修士眼下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就算他和狄九不是来自一个地方他也不想得罪狄九这种强者。

    更何况他还知道狄九来找他做什么。

    无论是娄珲还是稻传寻都只能放在心里不爽而不敢说出来。对他们两人来说面前的两名半步合道一名混元圆满一名混元后期那是让他们连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娄堡主等会那狄九过来的时候你只要将狄九引入影虚堡中外面我们会启动困杀阵。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你了。你放心这次事情结束你影虚堡将会获得我妖族和鲲鹏族的友谊将来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们帮忙。”樊远显然看出来了娄珲不大想和狄九作对。

    娄珲叹了口气修为低了就是蝼蚁啊。妖族的樊远早就知道稻传寻在他这里对他是没有任何惊动反而和鲲鹏族的强者不声不响的在他影虚堡外面布置了一个顶级的困杀大阵。若不是对方说出来他还真不知道影虚堡被布置了困杀大阵。

    ……

    狄九却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跨入影虚堡范围。

    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七级神阵帝也许根本就看不出来影虚堡外围虚空的情况。狄九却是可以借助法则阵旗布置大阵的人他一到这里就看出来了这一方虚空中的天地规则有了改变。

    随着他的神念渗透进去虚空之中出现了无数的隐匿阵旗。

    狄九心里一沉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区区一个影虚堡的堡主也敢这样算计他?

    这不对狄九很快就明悟过来。先不说他和影虚堡堡主毫无仇怨就算是有仇凭影虚堡堡主也不敢对他下暗手。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知道他会来影虚堡然后在这里放了网抓他。谁会这么做?不应该是谁敢这么做?

    除了鲲鹏族之外那就是妖族了很有可能是鲲鹏族和妖族联手干的。如果是鲲鹏族加入进来狄九可不想进去送死。

    鲲鹏族有多强狄九太清楚不过。当年那个昆炙就够他吃一壶更何况这次绝对不可能是昆炙一个人来这里。

    以狄九的脾性他很想在这里布置一个反绞杀大阵然后将对方的困杀大阵改变了。

    可狄九还有理智只要对方再来一个和昆炙差不多修为的强者再加上几个混元后期就算是他在这里布置大阵也没有用处。除非他真的可以布置出来八级甚至是九级神阵。

    狄九不用进去看也知道此刻鲲鹏族的强者和妖族的强者在影虚堡等他。这个困杀阵也是很早之前布置的应该是樊远调查了稻传寻知道稻传寻和他来自一处他有可能会寻找稻传寻。

    至于虚市恐怕他踏足虚市的那一刻已经被樊远知晓。

    但狄九又不想这样就走他身上只有一枚裂界符。这枚裂界符将来他回来的时候很有可能用得上现在想要回去的话还只能询问稻传寻。稻传寻等人为了来虚市说不定都做了许多年的计划应该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想到这里狄九索性用法则阵旗勾画了一个隐匿法阵然后隐匿进去。他就不相信这些家伙会在这里等一辈子。

    躲在隐匿法阵中的狄九也没有浪费时间同样不断的在刻画法则阵旗。若是这些家伙离开了这里他就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影虚堡带走稻传寻。刻画这些法则阵旗就是担心他进去后这些家伙突然发动困杀阵。

    一旦他刻画了法则阵旗对方的困杀阵将变成他的至少无法困住他。

    时间就在这种消耗和等待中渡过转眼十天时间就过去了。狄九也早已完成了法则阵旗的刻画此刻只是静静的躲在影虚堡外面等候时机。

    影虚堡中的娄珲和稻传寻倒是松了口气狄九没有找过来那是最好。特别是娄珲他就担心狄九寻找过来了结果眼前这几个饭桶根本就留不住狄九。

    别看妖族的樊远和鲲鹏族的强者在他的影虚堡外面构建了困杀阵但娄珲丝毫都不相信他们可以留下狄九。当年在龙族的时候那个大阵强大吧?那个只有道元境界的叶道君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樊道友恐怕那狄九不会再来这里了。”鲲鹏族的昆炙等的有些心焦皱着眉头说道。

    樊远也是有些疑惑不解“我得到的准确消息狄九去虚市寻找邢鸿的确是为了稻传寻道友的下落啊。”

    “他寻找稻道友是不是为了离开这一方界域回到虚空之海?”昆炙哼了一声他感觉到樊远的计划似乎并不可靠。

    樊远答道“虽然我并不知道他和邢鸿的谈话内容不过狄九之前和稻道友并无交情现在寻找稻道友必定是为了回虚空之海的事情。”

    “邢鸿好歹也是虚市最大商楼的楼主也许那狄九从邢鸿身上就得到了回虚空之海的办法呢?”昆炙的语气愈发有些不爽起来。

    若不是樊远让他们在这里守株待兔他本来打算在虚市堵截住狄九的。

    昆炙说完后忽地站了起来“昆桖你和我一起去虚市昆维你和樊道友就留在这里。”

    “我们要分开吗?”樊远听到昆炙的话心里一跳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当年那个叶默可是杀了五名联手对付他的混元后期强者现在一分开的话那他们的实力可就直接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