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六五三章 虚空打斗的道侣
    仅仅是两个月时间丁迟就发现跟在狄九身边谈论大道比起他闭关修炼的感悟更深。

    一切道念到了狄九这里就好像水到渠成一般会有一个完美的诠释。

    狄九也没有什么藏私只要丁迟疑惑的他都会做出解答。对狄九来说这没有什么好藏私的。丁迟跟在他身边只不过将很多年后才可能感悟到的一些道念提前感悟了而已。

    这天两人正在论道的时候虚空中爆发出一阵阵的空间波动这波动甚至波及到了狄九的飞船。

    “有人在打斗。”丁迟赶紧站了起来。

    狄九放缓了飞船他早已看见了打斗。从道界出来进入这一方虚空以来狄九还是第二次遇见别的修士。

    第一次那两个女人想要打劫他们结果是给他们送来了空间方位玉简。这还不算狄九还让这两个女人消耗掉了一枚顶级的空间遁符。

    这次遇见打斗的是一男一女狄九只要感受一下这种打斗的空间波动就知道这两人的都是化道后期的实力甚至已经是化道圆满了。

    打斗的两人看见狄九的飞船过来也都停止了打斗。

    如果没有得到虚市的空间方位狄九说不定还会问一下这两人。不过现在他知道虚市的空间方位也没有了想要询问一下的意思。他放缓飞船只是单纯的不想绕路而已。

    “朋友可是去虚市?”看见狄九飞船只是放缓了一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那名男修主动询问了一句。

    让狄九奇怪的是那男修询问女修似乎也没有要走的想法。而且男修询问他的时候对那女修好像根本就没有提防连领域都没有伸展出来这有些不大对劲啊。

    狄九索性停下了飞船不要说这是两个化道圆满就算是两个道元圆满他也不需要仓皇逃走。

    “没错我正是要去虚市。”狄九抱了一下拳没有隐瞒自己的去向。

    这男修再次问道“道友应该是第一次去虚市吧?”

    狄九有些疑惑这家伙和他不熟悉打听这些事情是什么意思。他呵呵一笑“是啊我的确是第一次去虚市不知道道友有什么指教?”

    男修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你肯定是圣道界来的我们都是来自一个地方。虽然现在来虚市比之前要容易一些不过对我们这些散修来说也是几乎要耗尽积累。虚市传闻晋级容易丹圣多如牛毛。如果你去了虚市最好不要随便拿出自己的东西找人炼丹。我们积累一点宝物不容易……”

    “峦文星你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区区一枚乾元果吗?你还有完没完。”那女子听到男修的话后顿时怒声大吼周身气势又一次上来似乎要再次对男修动手。

    这女修本来就长得很是英气这样一发怒更是显得英气逼人。

    叫峦文星的男修叹了口气“灵竹你要动手就动手吧我实在不想打了我要走了。”

    说完男修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狄九连忙叫住了峦文星“朋友我对虚市是一点都不了解若是朋友不介意的话来我这里坐坐一起聊聊吧?”

    狄九说话间敞开了禁制他的修为也显示出来同样是化道圆满。

    本来想要对峦文星动手的那名女子听到狄九的话后立即戒备的将峦文星拦在了背后盯着狄九说道“你是什么意思?刚才他可是在帮你只是不希望你也被人骗了。”

    狄九知道这女修的意思那就是他们根本就不熟悉自己突兀的叫别人上自己的飞船这就显得很是古怪了。

    狄九连忙解释道“两位朋友请勿多心我是真的想要请教两位朋友。若是朋友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去朋友的飞船。”

    峦文星不知道是不惧狄九还是被那名女修气的够呛索性一步就落在了狄九的飞船上“哈哈多谢朋友相邀我峦文星就来叨唠一番。咦这只神兽似乎有些了不起……”

    一上飞船峦文星就看见了闪电。

    那女修看见峦文星上了狄九的飞船脸色一变赶紧也跟着上了狄九的飞船。

    狄九也不打禁制直接拿出一壶灵酒给这一男一女分别倒了一杯又给丁迟满了一杯这才说道“我叫狄九这是我自己酿造的酒我感觉还行两位也品尝一下吧。”

    狄九算是看出来了这一男一女关系很不一般至于为什么打斗恐怕也是内部矛盾。

    “多谢了。”峦文星端起酒杯“我叫峦文星这是我的道侣季灵竹从虚市出来没有多久。”

    简单介绍完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似乎要将心里的苦闷一次喝完。

    丁迟不止一次喝狄九的酒了倒也没有什么峦文星将酒一饮而尽后立即就呆滞住了。

    季灵竹看见峦文星呆滞住忽地站起还没有等她说话峦文星就激动的叫道“好酒啊!狄兄你这是道果酿造的神灵酒?”

    这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道韵流转更是圆润。

    狄九说道“是的不久前我在一处获得了几枚道果索性用来酿酒了。”

    季灵竹听到峦文星的话有些尴尬的坐了下来刚才她还以为狄九给的酒有问题。现在听到峦文星的话倒是脸有些红了。可不是什么人都舍得用道果酒招待人的。

    峦文星有些责备的看了一眼季灵竹这才对狄九说道“狄兄多谢你拿出如此好酒出来。”

    第一次见面就拿出道果酒来招待人峦文星还真是从未遇见过。

    狄九再次帮峦文星倒了酒问道“峦兄真是古道热肠主动提醒我去虚市要注意什么我这点酒算什么。”

    峦文星哈哈一笑“狄兄真是性情中人你我同出圣道界当年叶圣帝前辈修复了圣道界我圣道界人族就空前凝聚。我只是略微提醒一下狄兄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狄九尴尬的说道“峦兄我并不是来自圣道界而是来自别的地方。”

    峦文星惊讶的看着狄九“狄兄可你是人族啊?”

    说完这句话峦文星不等狄九回答就自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你看我难道人族都在圣道界吗?狄兄很多第一次去圣道界的修士都是想要寻求道丹的。就和我们一样我们好不容易在神坟秘境获得了一枚乾元果结果到了圣道界就被人骗了……”

    狄九惊咦问道“乾元果会被骗?”

    峦文星虽然有些真性情不过一枚乾元果被骗这也有些离谱吧?

    峦文星叹了口气说道“虚市的确是有几个丹圣可真正的道元丹圣绝对是凤毛麟角甚至是没有。灵竹在虚市结交了一个朋友她的那个朋友说认识一个顶级的道元丹圣灵竹当时硬要将乾元果拿去给人家炼制乾元道丹我阻拦都无法阻拦唉……”

    狄九看着一边低着头的季灵竹心说这女人怎么修炼到化道圆满的啊?别人说可以炼制道元道丹她就将唯一的一枚乾元果拿过去?

    这个念头只是一转他就有些理解季灵竹的做法了。这种有道果无法变成道丹的煎熬他是丹圣体会不到。就好像之前他开了丹器阁没有一个人来找他炼丹最后那个塑道修士应该还是得到了蒺泸的推荐才进来找他炼丹。

    同时狄九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峦文星说了季灵竹几句季灵竹心里有些后悔加上更是难过这才和峦文星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