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六四八章 帝辛任
    虚白商一直盯着监控屏他看见姜岱真的出现在深红圣道城后心里对狄九的忌惮是更深了。

    当姜岱撕开狄九的护阵然后要进入狄九的爆裂神阵的时候虚白商暗道姜岱也不过如此。可是姜岱刚刚跨境去就再次跨了出来虚白商叹了口气他知道狄九的算计失败了姜还是老的辣。

    这个时候就是狄九可以引爆困杀阵和爆裂神阵估计连姜岱的的衣服都无法弄皱。

    让虚白商真正惊骇的是明明姜岱退出了狄九的护阵可是狄九的困杀阵和爆裂这居然空间移动主动将姜岱困在其中然后迅速的自爆。

    这是怎么做到的?这种手段他肯定道界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姜岱现在的状况还不知道可是虚白商心里已经有些发寒。他没有敢看狄九心里忽然对自己的计划有些动摇起来。

    他和狄九合作是真心的但是到了虚市后他立即就会联系他的父亲。一旦联系到他的父亲他会在第一时间联手他父亲干掉狄九抢夺走狄九身上的所有东西自然是包括了虚空山。

    之前打听狄九身上是不是有虚空山就是为了抢夺虚空山做准备的。

    现在狄九如此可怕接连算计姜岱数次让虚白商有些发寒。万一他和父亲联手没有干掉狄九那狄九将恐怕是他虚家的噩梦。

    心里缓缓吁了口气虚白商决定见到父亲后再说。只希望父亲已经合道否则的话他会主动劝父亲不要对狄九动手。

    ……

    “噗!”姜岱张口喷出几口血箭整个人从爆裂空间冲了出来比起他刚刚进去的时候萎靡了许多。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狄九连环神阵的自爆下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幸好这个时候深红圣道城没有多少混元强者否则的话今天他姜岱恐怕会真的吃不完兜着走。

    “姜前辈……”深红圣道城如此可怕的爆裂留在这里的副城主蒺泸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知道并且赶到了现场。

    让蒺泸震惊的是他第一眼看见的居然是姜岱。姜岱不是去了虚市吗?为什么还会来深红圣道城?

    “哼”姜岱冷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理睬蒺泸身形一展直接冲出了深红圣道城。

    他很清楚狄九既然在这里暗算他那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在这里抓到狄九了。

    此刻姜岱心里对狄九除了深深的恨意还有了一些忌惮。一次被算计那是他小看了狄九。如果是接二连三的被算计那就说明狄九并不是真的如他想的那样蝼蚁。

    看见姜岱离开蒺泸看着被大阵自爆轰出来的深深沟壑良久都是沉默不语。

    姜岱去了虚市是他亲口告诉狄九的并且说姜岱是借助了虚空之海众多混元强者共同拥有的一枚破界符去的虚市。

    而现在姜岱竟再次来到了深红圣道城按理说姜岱这一次来的出其不意狄九必定会被他拦个正着。事实上狄九不但没有被姜岱拦住反而在这里暗算了姜岱一记。

    可见狄九并没有相信他的话。就是不知道他之前说的话会不会引起狄九的误会得罪狄九。

    对蒺泸来说他现在对狄九的忌惮比对姜岱的忌惮重多了。姜岱的修为明显的可以碾压狄九可还是被狄九算计这说明了狄九的可怕。也说明他蒺泸没有看错人。

    ……

    同一时间虚白商叹了口气说道“姜岱重创了。”

    哪怕距离深红圣道城很远虚白商依然可以从监控法阵中感受出来姜岱周身道韵不稳的情况。

    狄九却是对虚白商一抱拳说道“虚兄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理智的话我想我的日子比较难过。”

    狄九尽量高估姜岱可他在看见姜岱冲出连环神阵的爆裂中心后就知道他还是低估了姜岱。

    姜岱的可怕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这难道就是真正的混元强者?

    他之所以感谢虚白商是很清楚如果他真的想要指望困杀神阵自爆然后对姜岱围攻最后他很有可能被姜岱重创甚至可能陨落。

    虽然他在现场可以借助五方旗将爆裂神阵的档次再提升一下。可狄九相信哪怕爆裂神阵的档次提升了也无法对姜岱造成致命的威胁。

    而且狄九肯定虚白商不会留下来和他一起对付姜岱的虚白商必定会在第一时间遁走。

    虚白商强压下心里对狄九的忌惮哈哈一笑说道“狄兄我们是合作伙伴说感谢的话就见外了。”

    这个时候他忽然有些后悔后悔没有同意狄九的意见。

    若是他同意了狄九的意见留在深红圣道城这个时候狄九恐怕都被姜岱干掉了。

    因为他现在很清楚他想要从狄九身上弄到虚空山的机会是愈发渺茫了。寄来弄不到虚空山还不如让狄九被干掉。

    他甚至想要反悔不再和狄九一起去虚市。不过随即就想到难道他不带狄九去虚市狄九就无法迅速进步了吗?

    狄九点点头“虚兄我们现在就去虚市吧。”

    这个时候就算是虚白商不去狄九也想要迫切去虚市了。狄九看了姜岱的实力后他心里很清楚不跨入第二步他没有资格和姜岱对话。

    “好我正好知道去虚市的薄弱空间所在我们去那个地方。”虚白商表现的很是豪爽大方。

    “还请虚兄带路。”狄九对虚白商很是客气。

    他并没有因为这里远离了深红圣道城就让丁迟和闪电从真灵世界出来只要和虚白商在联手期间他就不会让丁迟出来。

    虚白商有些强大一旦虚白商突然对他偷袭让丁迟出来是害了丁迟。

    虚白商驱动了自己的上品神器飞船飞船前进的同时他依然是和狄九海阔天空的聊着。

    本来狄九是想要借着虚白商的符箓前往虚市现在和虚白商聊起来狄九却是欣喜的发现他从虚白商这里知道了众多之前从未听闻过的事情。更是了解到当年十大天才的一些信息也知道了在当年的天才眼里姜岱就是一个阴人。

    狄九没有特意打听种傲的消息虚白商却说了一些。虚白商显然不知道种傲是被仲幽害的还被仲幽囚禁在了江山壶中。在虚白商口中种傲和仲幽还是不错的朋友吗只是后来两人都失踪了。

    “虚兄当年的十大天才中那姜岱是不是算最强大的一个?”话题说到这里狄九自然要打听一下姜岱。他打听种傲应该会被虚白商猜测。但是打听姜岱却是毫无关系反正虚白商知道他和姜岱是大仇。

    虚白商冷笑一声“那姜岱的确是一个阴人而且还会隐忍。我相信他真正的排名应该是在前三不过想要第一他还差的远了。当年十大天才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帝辛任第二个层次是其余九人。”

    “帝辛任?”狄九问了一句。

    虚白商凝重的点点头“没错帝辛任才是真正的天才也是当年十大天才中的第一强者他的实力远远超过了其余九大天才。

    当年十大天才排名斗法结束后帝辛任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猜他应该是离开了道界应该是他感觉到道界束缚了他的大道。我不知道帝辛任现在是什么层次我肯定现在的姜岱在帝辛任面前恐怕连一巴掌都不够的。”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