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二四二章 你做我的伴修
    昆宗?冼则心里一沉若是别的乘鼎修士他可以用化真三层碾压可是昆宗这两个字让他不敢妄动。

    昆宗这可是小中央世界的五大宗门之一。小中央世界的确还有一个十级宗门天机阁其实说是十级不过是因为掌控的消息和资源比较多而已。至于天机阁中到底有没有域境强者也没有人知道。换句话说五大宗门在小中央世界就是王者。

    无论狄九会不会和昆宗宗主失踪有关系昆宗找到了狄九都不是好事。别看狄九现在在五陆道塔排名第十昆宗抓起来用搜魂手段逼死了也没有任何人了敢说一个字废话。

    “鞠道友据我所知狄九的修为很低。贵宗宗主是化真强者吧无论如何贵宗宗主暂时外出的事情也和狄九毫无关系。”冼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一些。

    他不知道现在昆宗的宗主是谁在他想来既然是昆宗的宗主那肯定不会比化真境低就是。

    鞠启也有些忌惮冼则哪怕他曾经是海榜第二的存在毕竟还是一个乘鼎一层。冼则看起来应该是化真强者他再强在化真强者面前也是蝼蚁。

    “哈哈……”一声大笑传来“你是说我昆宗不讲道理了?”

    话音之后一名身穿红衣的老者落在了广场上。

    这老者看起来就好像一根干木柴一般身上没有半点水分好像一阵风就可以吹走。

    冼则看见这老者眉心却是一跳这老者绝对是化真强者而且修为比他还要高很有可能是化真中期。

    “冼则见过这位道友我只是说狄九的实力的确太差了些。”冼则很是谨慎他不敢得罪昆宗的化真强者。

    言外之意狄九如此差的实力和昆宗宗主失踪实在是扯不上关系。

    鞠启赶紧一躬身“鞠启见过覃长老……”

    来人叫覃枯可是昆宗的内门长老地位比外门长老鞠启高多了。

    “我昆宗宗主去过拜夜湖后来就没有了消息。奇怪的是失踪了两三年的狄九却是突兀出现我现在只是要问一下狄九的下落然后询问一下消息而已。”覃枯淡淡的说道。

    叔昊澜去过拜夜湖这件事鞠启是知道的经过昆宗的调查叔昊澜还吩咐过人在拜夜湖边注意狄九的踪迹。

    最后虽然没有人发现狄九在拜夜湖边出现不过叔昊澜失踪的时间段狄九恰好在五陆广场出现过还和海榜的金勋在五陆城比过一场。这也是为什么昆宗要寻找狄九的原因。

    昆宗寻找狄九可不仅仅是小中央世界他们一样寻找到了亚伦大陆。根据传送讯息狄九去了亚伦大陆。只是狄九并没有跟随幻明子一起回来而已。

    据幻明子说狄九去虚空历炼了。昆宗对天机阁可不大信任他们认为幻明子将狄九的姐姐狄笛带到小中央世界肯定是想要让狄九帮天机阁参加真域天才战。所以狄九到底有没有回到小中央世界他们并不确定毕竟他们在亚伦大陆找不到狄九的下落。

    幻明子回到小中央世界在知道昆宗寻找狄九的事情后他毫不犹豫的将田枯和狄笛带到天机岛去了。

    狄笛和田枯是狄九拜托他帮忙照顾的若是没有昆宗这一档子事他可以将狄笛放在五陆城。昆宗开始怀疑叔昊澜的失踪和狄九有关系他就不敢这样冒险了。昆宗的尿性他太清楚哪怕仅仅是怀疑也绝对会将狄笛带走搜魂。

    狄九可是他的希望所在一旦让狄笛出事情他和狄九的关系绝对无法修复。

    “你昆宗好厉害狄九是什么修为?你昆宗的宗主失踪了居然找狄九呵呵……若是看中了别人身上的东西那就直接说何必用这种借口……”一个清脆的讥讽声音传来。

    覃枯和鞠启看见来人后脸色微微一变鞠启没有敢说话。来的这个紫衣女子昆宗惹不起是来自真域的天才寒青依。

    “寒仙子我们寻找狄九也只是询问一下情况而已别的还真没有想过。”覃枯无奈只能抱拳说了一句。

    寒青依没有理睬覃枯她的目光落在冼则旁边的一群人身上“你们谁和狄九关系最亲厚的?”

    耿戟正想说话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景沫双景沫双是九哥的妻子关系肯定是最亲厚啊。

    “自然是我嫂子。”耿戟当即说道。

    “狄九有道侣?是谁?”寒青依惊讶了一声随即就问道。

    景沫双站出来微微欠身说道“妾身景沫双。”

    她不知道狄九知道她私自说成是他的道侣后会如何可这个时候她不得不站出来。

    “很好。”寒青依的目光并没有在景沫双被毁容的脸上停留而是扫了一下景沫双就点点头“你和我一起去真域吧我少一个伴修就你了。”

    伴修的意思其实和婢女差不多照顾主人的衣食住行之类。

    景沫双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等相公回来没有他的话我不会私自离开五陆城。”

    寒青依冷笑一声“景沫双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如果你和我一起去了昆宗不敢寻找你朋友的任何麻烦。就算是他们要寻找狄九问也不敢找到你朋友这里来。而且真域修炼环境比小中央世界要好了数倍都不止。你不过才元魂初期而已只要你的资质有些样子将来的成就比留在这里要高出太多了。”

    听到景沫双的话覃枯只好说道“寒仙子说笑了。”

    当地位和差距相差到一定的程度后说话是无须顾忌的。寒青依当着覃枯的面说这些话覃枯还不敢有任何不满和记恨。

    景沫双可不是刚出茅庐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修士她一听覃枯尴尬的话就明白寒青依的话不是威胁而是真有可能。

    她将目光看向了冼则冼则叹道“沫双侄女这位寒仙子说的是真的。真域的修炼环境的确是比这里好太多以你的资质她的话没有骗你。”

    景沫双嗯了一声对寒青依再次欠身说道“既然如此我和寒仙子一起去吧。不过我景沫双就是死也不会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寒青依微微一笑“你放心吧你只是我名义上的伴修而已将来你自便都可以。况且你不要以为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真域的能去真域本来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你跟我一起去也不用委屈自己就叫我青依师姐好了。”

    她带景沫双去真域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裂界符。裂界符这种东西都是上古遗留下来的用一枚就少了一枚。她想要让狄九主动去寻找她那就必须要拿住狄九的把柄。

    至于她对昆宗的覃枯一点面子都不给那并不是她的情商真的如此低。而是她有些怀疑昆宗也在想狄九身上的裂界符所以才找出如此拙劣的借口来。现在她警告了覃枯后将来就算是覃枯遇见了狄九也不敢随便将狄九怎么样最多只是问一下而已。

    狄九的狡诈她见过太多次了覃枯想要从狄九口中问出什么东西来那绝对不可能。

    “多谢青依师姐。”景沫双没有犹豫她不知道寒青依为什么要她作伴修不过她肯定绝对不仅仅是为了他们这一帮人解围。

    ……

    狄九跌坐在可怕温度的岩浆之中心里叹了口气。这岩浆里面的极品灵髓的确是强大他仅仅是用了大半年时间就跨入了辟海境九层巅峰。让他无奈的是他的老毛病又出来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冲不进乘鼎境。有一次甚至差点将肉身冲裂也触摸不到乘鼎境的半点影子。

    现在他炼体跨入了真正的神境识海更是十级。就算是想要借助肉身晋级和神念晋级的机会冲击乘鼎也无法借助了。

    狄九并没有后悔他感觉到自己的乘鼎境修为隔阂比辟海境修为隔阂更加遥远。就是他借助识海和肉身的晋级冲击乘鼎成功率也不会很大。

    可惜了这个修炼宝地这个地方可不仅仅有极品灵髓池的灵气还有一条极品灵脉和无数的顶级灵草都融合在这里了而他用了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狄九走出岩浆抬手丢出了数百阵旗在这里布置了一个束灵法阵。将来若是他冲破了乘鼎也许还可以回来继续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