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六百零四章 衍一道宗之变
    轰轰轰!一阵阵剧烈的轰鸣之音传来狄九神念一卷轮回木桥落在了识海当中他身形直接遁了出去。

    “嘭!”狄九落在了坚硬的地面上神念之中出现了之前他进去的那个岩石山。不过此刻那岩石山早就炸裂为碎渣没有半点原来的样子。

    彩鸟也是落在了狄九身边叽叽喳喳的兴奋的叫着。看样子那滚滚轮回道韵让它获益匪浅。

    “我要找个地方去闭关如果你愿意的话自己在这里寻找机缘吧。”狄九说完抓出一枚储物戒指丢给这只彩鸟。

    这次彩鸟似乎听懂了狄九话的意思抓过储物戒指对着狄九叫了几声然后化为一道闪电消失在远处。

    难怪是闪电虫速度果然很快……

    不对狄九想到闪电虫的时候他想起了自己当初杀的那些虫子甚至包括了那只被他卖出一万贡献分的彩翼闪电虫。

    那头闪电虫和眼前这只闪电彩鸟的外形没有半点相似之处爪子也不止两个每一个爪子都是三趾根本就不是七趾。虽然也有一对翅膀可那翅膀和之前那彩鸟的翅膀完全不同。

    这完全不可能啊既然虫卵是从彩翼闪电虫的腹中挖出来的那这虫卵孵化出来后也和那彩翼闪电虫一样才是。事实上那彩翼闪电虫还真的像一个大虫子除了身上有一些花斑和几道类似闪电的东西完全和鸟毫无相似之处。

    莫非彩翼闪电虫要成年的时候才会变成虫子的模样刚出生的时候是一只鸟?

    狄九皱起眉头他愈发感觉到不对一般的妖兽都是越长越威武或者是越长越漂亮的哪里有越长越丑最后从一只鸟长成一条虫的?脚趾还从七退化到了三?

    狄九的神念落在世界书上他很快就找到了彩翼闪电虫彩翼闪电虫的介绍没有任何突兀的地方。

    不过狄九很快就发现了其中一句话彩翼闪电虫是最会吸收天地精华的虫。在彩翼闪电虫产卵的时候很多别的卵生妖兽都喜欢将自己的卵藏在彩翼闪电虫体内。这些兽卵会吞噬掉彩翼闪电虫虫卵的精华然后借助彩翼闪电虫孕育。最后孵化出来后带着部分彩翼闪电虫形态这种形态也不会让彩翼闪电虫杀灭。

    原来如此狄九几乎肯定刚才离开的那头闪电虫是别的妖兽兽卵。

    狄九很是无语的收回神念浩瀚宇宙大千世界果然是什么东西都会有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不过就算闪电虫不是彩翼闪电虫的产物狄九也懒得去追那只闪电虫他现在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没有心情去收养兽宠。

    数天后狄九在一处宗门废墟深处挖了一个洞府。他刚刚跨入育道需要稳固自己的修为。

    这个时候狄九是真心有些感谢安涂凝了。不是安涂凝的话他哪里有这么多的神元丹?以他规则大道加上星空脉络、星空识海的修炼手段需要的天地神元几乎是海量的。

    寻常的神晶根本就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只有道脉才可以。道脉哪里有那么多?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神元丹的用处。

    ……

    衍一道宗水牢之中齐宇站了起来进入水牢对他来说只是闭上眼睛闭个关而已。可是他居然越来越感觉到心烦意乱这才几天时间?

    衍一道宗的水牢可是宗门公认的修炼圣地甚至有些被关押在水牢中的弟子在出来后还晋了一个大级。

    不行必须要出去。齐宇修炼到混元境界这种情况不知道遇见过多少每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意味着危险的到来。哪怕他肯定衍一道宗水牢很是安全他也不敢继续留在这里。

    他之所以来水牢可不是怕了宗主而是给宗主斐宣一个面子台阶而已。毕竟他在宗门大会上一拳轰伤了衍春谷的谷主安涂凝这等于打衍一道宗的脸同时也是打宗主的脸。

    之所以给斐宣这个面子是因为大长老钟重冷还没有争取过来一旦等钟重冷长老争取过来了斐宣这个宗主是要让位甚至被杀都是有可能的。

    “嘭!”齐宇还没有走到水牢门口就被一道无形的禁制挡住。

    齐宇的脸色变了这水牢是最松的禁闭之地他想要进来就进来什么时候想要走就能走。现在被这种禁制挡住还真的是第一回遇见。

    “这是怎么回事?快点过来帮我打开禁制我有些事情需要出去一下。”心中的焦躁更浓齐宇甚至感受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呵呵你禁闭一年时间还没有到怎么能出来呢?”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跟着大长老钟重冷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大长老我有些事情出去一下。”齐宇压制住心里的焦躁对走过来的钟重冷抱了一下拳。

    钟重冷叹息一声“唉……你恐怕很难出去了我衍一道宗宗门大会敢重创谷主的基本上是当场就宣布了死亡你能活到现在是因为……”

    “钟重冷你敢!”齐宇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上当了他抓出法宝就要祭出。

    只是他的法宝还没有祭出脸色就突兀变了。他周围的空间忽然失去了天地规则。不仅如此他所在的空间神念被压制到了身周一尺都不到的地方。

    “轰轰轰!”一道道恐怖的雷弧轰了下来在这雷弧中间还有一柄数丈长的利箭刺下。

    “钟重冷、斐宣你们敢杀宗门长老……”齐宇惊怒交加可是他被水牢中的空间束缚住根本就动弹不了分毫。

    钟重冷再次叹息一声“齐宇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连宗主都敢威胁在宗门大会上连谷主也敢重伤你觉得衍一道宗还能容得下你吗?”

    “噗!”一道血光炸裂齐宇的元神刚冲出了就被雷弧撕裂成为碎渣

    钟重冷抬手卷起齐宇的戒指慢悠悠的转身离开。

    ......

    刚刚恢复伤势的安涂凝再次来到宗门议事大殿的时候发现议事大殿中的人居然少了一半。

    二长老诵传西衍雨峰峰主汪藤执法殿殿主和萧……

    这些宗门的实权派全部都不见了这不应该啊在这种宗门大会上他们应该全部在才是。

    斐宣最后来到了议事大殿他的目光扫了一下大殿虽然表面上看他的目光似乎有些沉重但就算是安涂凝都可以感受到宗主脚步上的一种轻松。

    斐宣站在宗主位上平静的说道“大家都看出来了我们宗门一次少了很多人也许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原因。现在我来说一下吧我重创闭关的时间宗门已经差不多到了被毁掉的边缘。二长老齐宇公然在宗门大会上重伤安谷主执法殿殿主居然敢随意的处杀宗门核心弟子甚至还有执事公然出售宗门的神晶矿…….”

    斐宣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去语气沉重的说道“如果这些败类不去掉我们宗门不要说落下五大宗门恐怕将很快从道界除名。”

    安涂凝惊喜不已她终于明白当初宗主是故意这样对她说的那是为了安抚住二长老一帮人。

    果然斐宣的目光落在了安涂凝身上“这段时间安谷主受了委屈了我们宗门现在需要发展所以核心弟子很重要。那个狄丹师我已经调查过他不但是一个塑道丹神还去过浩瀚大墟并且安然无恙的返回。这种天才才是我宗门将来的底蕴所在安谷主你告诉狄九他已经是我衍一道宗核心弟子可以在衍一道宗核心弟子山任选一处山峰作为洞府……”

    安涂凝叹了口气站出来说道“那狄九心灰意冷早已在几个月前就脱离了我宗门外门弟子现在他已经不是我衍一道宗的弟子了。”

    她伤势好了后主动去调查过狄九结果发现狄九从衍春谷离开的第一件事就是脱离宗门。

    她心里也有些懊恼事实上狄九脱离衍春谷她也暗示过的。哪里能想到宗主是在等着最后一击呢?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