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九七章 压不住的宗门内斗
    斐宣的目光落在了汪藤身上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汪藤和安涂凝的争斗。那些丹师去了越宁山然后回来的时间又是那么巧正好安涂凝走了丹师就回来了这是以为他白痴吗?

    不过就算是知道汪藤挖坑他也要借机惩罚安涂凝。汪藤挖坑安涂凝填不起来那就是无能。他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去调查谁真谁假。

    宗门的问题绝对不是安涂凝和汪藤之间的问题。还涉及到几个混元长老他一个处理不好那就会让宗门陷入深渊。

    现在安涂凝居然扳回来了一城他尽管知道安涂凝说四处寻找丹师有假他也会和之前的做法一样也不会去调查安涂凝说的是真是假必须要站在安涂凝这边。

    斐宣甚至不用去调查也知道安涂凝寻找那个外门的弟子是去充数的充其量只是告诉他道界丹河大比她安涂凝参加了而已。这些对斐宣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丹河比赛的结果没有让他失望。

    看见宗主的目光看过来汪藤只好站起来说道“听到安谷主的话我才知道原来那荀墒居然抢夺狄九的洞府这件事我必须马上要去调查如果确有这件事那的确是罪有应得。”

    斐宣点点头“汪峰主说的不错安谷主这次更是为宗门立下了大功让他去核心弟子殿报到。这种弟子留在外门弟子的确是糟蹋了。”

    斐宣语气平缓没有半点急躁。只有他自己心里有多愤怒他是宗门的宗主可是他现在渐渐的控制不住宗门了。

    汪藤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还不能出手惩罚。坐在这里的几个长老有三个是和汪藤坑壑一气的。剩下的一个大长老还态度模糊。

    坐在一边的二长老齐宇赶紧站出来说道“宗主这狄九的确是为我宗门立下了大功。但是宗门的核心弟子等于将来的传承绝对不能随便就允许一个来历不明的外门弟子成为核心弟子。我建议等这个外门弟子回来后然后再做决定。

    “放屁……”安涂凝厉声喝道“狄九为我宗门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居然说还要再议你不是放屁是什么?”

    “好胆……”齐宇厉喝一声抬手就是拍向了安涂凝。

    齐宇可是混元强者安涂凝也不过是一个道元后期而已在这一掌之下居然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直接被轰飞了出去张口就是一道鲜血喷了出来。

    “啪!”斐宣一巴掌将面前的茶几拍成碎渣忽地站起指着二长老齐宇脸色铁青的喝道“齐宇莫非你想要造反吗?我斐宣好歹还是宗门的宗主你一个长老居然敢在这里轰伤我衍一道宗的谷主。”

    强大的杀势席卷出去整个宗门大殿都在斐宣的领域杀势之下。

    斐宣愤怒的同时也知道有些矛盾已经掩盖不住了。本来他打算等这次事情过后和大长老好好商量一下然后再去拜访衍昀师祖。将宗门的情况说清楚请衍昀师祖站在他这边。现在看来他只能提前动手。

    就连一直态度模糊闭目养神的大长老也是突兀的睁开眼睛皱着眉头说道“齐长老我衍一道宗开派至今还没有在议事大殿动手的先例你倒是不错开了这个先例。”

    安涂凝一样呆滞主了她也没有想到齐宇会这么大胆敢在议事大殿对她这个谷主动手。

    “对不起宗主大长老我刚才的确是冲动了。实在是安谷主说话太难听我一时间没有忍住火气。”齐宇的怒火似乎早已消失主动站出来抱拳道歉。

    似乎刚才他真的是因为一时火大这才冲动之下伤了安涂凝。

    事实上这里坐着的人都清楚齐宇好歹也是一个混元初期了若是说一时没有忍住火气动手那是骗鬼吧。如果连这一点怒火都压不住齐宇也不可能修炼到混元境界。

    斐宣的脸色虽然很是难看他却似乎忍了下来看着身边的大长老说道“钟长老齐长老在宗门议事大殿动手这不是小事。你带他去宗门水狱禁闭一年时间。齐长老你可服气?”

    宗门大殿中的殿主和峰主听到这个处罚都是叹了口气。宗主斐宣到底是不敢处罚二长老齐宇居然只是象征性的在水狱关一年禁闭。

    对一个混元修士来说在宗门水狱关闭一年时间就好像眯了一下眼睛那么简单。

    齐宇没有半点犹豫的站出来说道“我一时间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宗主的处罚我完全接受。”

    只有大长钟重冷听到宗主的话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他抬头看了看宗主很快就站起来对宗主一躬身说道“钟重冷领命齐长老请跟随我一起走吧。”

    他一直以为斐宣没有能力坐在衍一道宗宗主之位上今天听到斐宣的话他倒是有些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整个宗门的修士包括二长老都可能以为宗门的水狱处罚是最轻微的。因为每一个进入宗门水狱的弟子无论被关押多少年出来后修为都是不退反进。可见水狱不是关押人的地方而是一个闭关修炼的地方。

    但整个衍一道只有三个人知道宗门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宗门水狱。不要说齐宇只有混元初期实力就算是齐宇是混元后期进入了宗门水狱也没有再回来的机会了。

    宗门水狱的是杀混元的地方只有宗主、他这个大长老还有衍昀三人知道。齐宇哪怕是二长老了也不会知道这种机密事情。

    齐宇为什么动手钟重冷很清楚那是在试探斐宣的底线。只要这次斐宣没有大动作那接下来宗门很多殿主和峰主都会被他们架空甚至灭掉。

    钟重冷之所以一直不管事是因为宗主没有魄力的话他这个大长老出头只能做炮灰而已。

    现在宗主对齐宇动了杀机他不介意帮一把宗主。衍一道宗每况愈下就是因为内斗还有宗主没有足够的魄力动手。

    “走吧齐长老。”钟重再次重复了一声佝偻着身体走出了议事大殿。他心里在冷笑齐宇的确是试探出来了宗主的底线不过这个试探的代价也太大了点。

    看见钟重冷带着齐宇出去斐宣这才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钟重冷不听他的甚至揭露他的目的。只要钟重冷还在宗门这边那他还有些底气将宗门再次正回来。本来他不想冒这个险的只是齐宇将盖子解开了让他退无可退。

    安涂凝心里发冷她算是为宗门立下了大功结果被二长老无礼打成重伤宗主只是不疼不痒的罚齐宇禁闭一年时间。

    她站了起来甚至连嘴角的血都没有擦一下就抱拳说道“宗主我重伤想要回衍春谷疗伤。”

    斐宣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对安涂凝说任何话否则的话一切都是虚幻。他只能点点头“你回去疗伤吧二长老也是一时糊涂你不用放在心上。”

    “是。”安涂凝应了一声后转身就走。对衍一道宗她是彻底的失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