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八五章 莫名其妙的参赛
    尽管安涂凝拍飞的是狄九的对头荀墒狄九心里却是没有半点高兴反而是一冷。

    修为低了果然是鱼肉那荀墒连分辨机会都没有就被安涂凝拍飞毫无道理可言。

    换句话说若刚才安涂凝是拍的他他一样是只能认命。

    狄九沉默着没有说话安涂凝却盯着狄九“你是炼丹师?”

    狄九心里一惊他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泄露过他炼丹的事情。不过狄九念头一转就明白过来他在浩瀚大墟连续炼丹几年时间身上肯定有丹药气息。这种丹药气息一般修士觉察不到可眼前这个安涂凝绝对可以发现。

    “晚辈不敢妄称炼丹师只是喜欢炼丹浪费了许多低级药材。”狄九模棱两可的说道。

    安涂凝根本就没有管狄九是不是炼丹师只是拿出一个玉牌丢给狄九“我是衍一道宗衍春谷谷主安涂凝十天后道界将会举办丹河比你就跟随我一起去代表衍一道宗参赛。”

    “啊……”狄九呆滞住了先不说他炼丹水平如何就是他炼丹不错可是这个安谷主连问都没有问他一下就让他代表宗门参赛这太离谱了点吧?衍一道宗可不是什么小宗门参赛肯定是宗门的顶级丹师过去啊什么时候轮到他这个小小外门弟子?

    再说了就算是轮到他安涂凝也要详细的考究一下他的丹道水平才是。这样随随便便给他一个玉牌然后告诉他十天后一起去参加道界丹河大比这开什么玩笑?

    看见安涂凝要走狄九哪里还敢迟疑赶紧躬身施礼“前辈晚辈刚刚学习炼丹丹道水平很差若是代表宗门参赛我怕会是落了宗门的脸面。”

    安涂凝淡淡的扫了一下狄九“你只要去参加比赛就可以了扫宗门的脸也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说完这句话安涂凝一步跨出早就消失不见。

    狄九抓着玉牌上前几步他连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集合都没有问清楚安涂凝就走了。

    “真是人要不顺喝凉水都塞牙。”狄九无语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牌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可是他肯定若是他代表衍一道宗最后落了衍一道宗的脸面这个安谷主被处罚是肯定的。至于他恐怕连被处罚的资格都没有。安涂凝再被处罚一个谷主能处罚得到什么地方去?他一个外门弟子那是炮灰啊。

    狄九自问他没有得罪过这个安涂凝再说就算是得罪过这个安涂凝对方也犯不着用这种手段来害他吧。巨大的地位差距对方哪里需要如此周折?

    不管是怎么回事既然论到了自己头上狄九也只能放弃修炼的想法利用剩下来的几天整理一下自己丹道上的东西。

    ……

    狄九不解甚至完全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安涂凝心里更是憋屈。

    她安涂凝好歹也是衍一道宗的一个谷主也是有些身份地位的存在。明明知道这次参加丹河大比她全权负责衍一道宗的参赛事衍一道宗的丹师还敢不给面子导致她到现在为止也只是找到狄九一个莫名其妙的初学丹师。她都怀疑狄九能不能炼制最垃圾的塑道神丹。

    若不是规定不能在宗门外面寻找丹师代替她早就出去抓几个丹师来代表衍一道宗比赛了。

    找到了狄九后安涂凝再也懒得继续出去寻找丹师。

    衍一道宗为了内部斗争都可以放弃这种大事她一个谷主操什么心?只要她找到了一个衍一道宗的丹师不管是不是初学的那都代表她负责过这件事了。

    至于宗门资源这次事毕后她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算了。

    若是汪藤那个老匹夫不做的这么过分她带着衍一道宗所有的丹师去参赛后就算是输了她也认命。

    可现在汪藤这个老匹夫如此算计她她岂能善罢甘休?

    ……

    狄九的洞府被他重新布置了一遍就连护阵也重新布置过。狄九没有敢布置一级神阵他布置了一个九级仙阵。

    在道界最稀缺的不是丹师而是阵法师。

    若他一个刚刚进入宗门的外门弟子都可以随便布置出来一个一级神阵那别人肯定会关注到他。

    至于丹师只要多练手终究是可以成为丹师的。

    因为这个安涂凝他连卓无家和穆婕的情况都没有敢去询问。只是呆在洞府里面研究丹道。

    十天时间转瞬即过狄九收获甚微。他的丹道受限于他的修为和见识还有丹火之类短期内很难进步。

    狄九叹了口气若是只有塑道丹神去参加丹河比他倒也无所谓。可狄九肯定去参加道界丹河比的绝对不仅仅是塑道丹神说不定还有育道、化道丹神若是再去一两个丹圣……

    他恐怕连水都没得喝还比个屁啊。

    无论如何狄九也不敢和安涂凝对着来。这安涂凝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存在一巴掌几乎拍杀了荀墒就是例子。

    狄九站了起来他决定还是去问问衍春谷无论怎么样总不能因为他耽搁了时间被安涂凝找到借口干掉吧。

    正想出去的时候狄九发现安涂凝给他的参赛牌亮了一下。

    参赛玉牌上出现一行字“立即到宗门广场上飞船前往丹河。”

    狄九松了口气总算是来消息了。他是一个外门弟子去参加丹河比也不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就算是最后输的一塌糊涂责任应该也找不到他头上吧。

    衍一道宗好歹也是道界的顶级大宗狄九就不相信这样的宗门一点脸面都不要。

    狄九来到宗门广场的时候在宗门广场的正中间的确是停着一艘巨大的飞船。两名弟子站在飞船外似乎在等着什么。

    “前辈可是狄丹师?”狄九一到这里一名弟子就迎了上来语气恭谨谦卑。

    狄九点点头“我是狄九安谷主让我来这里的请问……”

    这名弟子赶紧说道“狄丹师请上船吧安谷主在顶层。”

    是福不是祸狄九没有再纠结什么直接上船。

    在狄九看来既然是参加丹河大比还是代表一个宗门那去参赛的丹师肯定不是他一个。

    等到狄九上了飞船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大谬。这个飞船上的人极少几个站着不动的女子一看就不是去参加丹河大比的这是伺候人的弟子。

    “狄丹师这是您的住处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叫唤我们。”狄九来到飞船后一名俏丽的女子躬身将狄九迎到了飞船二层的入口处。

    狄九的神念一扫就知道他的住处居然是二层最大的房间也就是说他是这一层最主要的人。

    这让狄九有些发懵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狄九将事情理清楚安涂凝略带沙哑的声音就传来“既然来了那就开船吧。”

    飞船微微一震然后划出一道影线冲向了空中。

    狄九走进洞府这个洞府实在是宽敞无比不仅如此里面的神灵气更是浓郁。宽敞的客厅上摆放着一盘又一盘的神灵果。这些神灵果很多都是四级以上的狄九可不会客气他直接抓了几枚神灵果一边吃一边四面打量。

    这里神灵气再浓郁他也不会在这里修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