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七零章 抢夺衍一真露
    狄九三人刚刚冲出来就看见不断有修士从蜂巢之中遁出然后狼狈的落在蜂巢峰的外面。

    那红衣修士同样冲了出来而且距离狄九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很远。

    “魏哥那三个人出来的蜂巢洞似乎并不是我们看见的那个。”站在魏红衣身边的一名修士低声在魏红衣耳边说了一句。

    魏红衣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同样发现了这个问题狄九三人进入蜂巢洞的时候他们刚刚进去那个时候他的神念一直在狄九三人身上。所以狄九三人进入的是哪一个蜂巢洞他很清楚。

    现在狄九三人出来的蜂巢洞的确不是进去的那个唯一的可能就是狄九三人从原来进入的那个洞出来了然后又选择了一个进入。

    要知道这里的蜂巢洞就算是十天半月最多也只能寻找到三分之一的位置而已。因为叠栅草分散的很很多和周围的岩石融为一体很难发现。

    随着修士不断从蜂巢洞中冲出了那有些暴怒的蜂巢似乎也安静下来。

    出来的修士除了狄九这边三人魏红衣一行十多人之外还有另外几十个狄九从未见过的修士。可见这些人不是在他们之前进去的就是在他们之后进入蜂巢洞的。

    “是怎么回事?”人群中有人问了一句。

    他话音刚刚落下蜂巢洞中忽然射出一片金黄色的水滴这些水滴还在空中就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这种香味就算是闻一下就心旷神怡了。

    只要不是傻的就知道这是好东西。

    “赶紧抢。”狄九一个反应过来神念遁施展开手中的玉瓶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收集了百滴之多。

    卓无家和穆婕也不慢卓无家抢到了十八一滴。

    除了极少数修士一滴没有抢到之外这里大多数修士都抢到了一些。

    “这是衍一真露……”有修士明白过来顿时惊叫出声。

    狄九也反应过来了这岂不是就是衍一真露?衍一真露每一滴都是至宝啊。衍一真露不但是顶级的疗伤丹药还可以去除丹毒感悟神通、恢复元气。

    如果他们得到的是衍一真露那岂不是说眼前这个蜂巢峰是混沌巢?因为只混沌巢才可以飞出衍一真露。狄九一想到混沌巢心里就后悔起来。

    他居然舍弃了最顶级的宝物去寻找什么叠栅草简直是……

    “那这是混沌巢……”聪明人不是狄九一个立即有数名修士认出来了混沌巢。

    几名修士疯狂的冲向混沌巢混沌巢在这里如果放过了那就是白痴中的白痴。

    狄九没有动世界书介绍的很清楚一旦混沌巢飞射出衍一真露那就意味着混沌巢会再次遁走。

    果然那几名修士还没有走到混沌巢近前混沌巢就淡化下来然后消失一空。

    “我相信各位都认识我无光海神城炎元商会的季糜。刚才很可惜混沌巢和我们擦肩而过。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机缘还在。我决定收购大家的衍一真露价格大家自己报就可以。我还是一个炼丹师各种丹药都有。”一名很瘦的长发男子走出来笑吟吟的对周围的人一抱拳说道。

    那语气就好像别人占了大便宜一般。

    “我只是得到了一滴而已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一名灰衣修士说完后身形一展直接冲出了这个失去了混沌巢的沙滩岛。

    “我也没有得到多少。”又几名修士跟着冲了出去。

    越来越多的修士冲走季糜脸色不好看却也是没有去阻拦。因为这些离开的修士修为最低的也是塑道初期巅峰。这些人对他知根知底他没有办法拦截。

    “我们也走吧。”狄九一看这个季糜的表现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地位不高若是地位高的话不会这么多人走甚至一点脸面都不给他。

    魏红衣没有走他的神念一直注意着狄九所以知道狄九是第一个冲上去接衍一真露的人。在他猜测来狄九身上至少有将近三四十滴衍一真露。就算是他自己也不过弄到了十九滴而已三四十滴衍一真露这是多大的一笔财富?

    “朋友等一下。”让狄九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人遁走季糜不拦住偏偏拦住了他们三个。

    “什么事?”狄九的语气一冷身上气势立即就卷向了季糜。

    季糜不过区区一个塑道中期而已就算是他不动手他相信卓无家也可以干掉这个家伙。随着他的话问出来他心里明白了为什么季糜要找到他们三个了。他们三个是生面孔气息也极为陌生季糜猜到了他们是新来的。

    本来要上前的魏红衣脚步忽地一顿既然想要狄九身上的衍一真露那就要看看狄九到底用什么手段布置出来困杀阵。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若是朋友愿意出售一些衍一真露给我我保证朋友将来在炎元商楼购买东西都会打折。”季糜笑吟吟的说道不但无视了狄九的领域气势反而卷起了自己的领域气势。

    他相信狄九和另外两人是临时组队卓无家和穆婕都是刚刚塑道对他没有威胁至于走在前面的狄九他更是没有放在眼里。临时组队危险来了自然是各扫门前雪况且他还不惧狄九三人联手。

    “哈哈季道友怎么不在炎元商会炼丹反而来到这里来和我们一样冒险啊?”远处魏红衣哈哈一笑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讽。

    季糜的脸色阴沉起来他就是仗着炎元商会的门面来欺那些才来无光海的修士。没想到魏红衣竟叫破了他他和魏红衣没有什么恩怨啊。

    狄九心里很是清楚魏红衣的意思这是告诉他随便杀了季糜也没有关系季糜只是一个丹会的炼丹工而已。真正的丹会炼丹师是绝对不会来无光海冒险的。

    至于魏红衣为什么这么好心狄九知道他之前杀花斑脸的时候这家伙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动手的这次想要借助自己杀季糜的时候看清楚。等魏红衣看清楚湖了他是如何杀季糜的等会魏红衣自己就会来抢夺他的衍一真露。

    无论魏红衣是怎么想的狄九的天娑刀已经劈了出去他这一刀甚至连半点杀意都没有。

    因为狄九相信只要他动手了卓无家和穆婕必定会动手。

    看见狄九该敢先动手季糜脸上的戾气浓烈起来。他借了炎元商会名头却也不是可以随便什么人都能对他动手的。他好歹也是一个塑道丹神在无光海神城还是有些地位的。

    一个丹炉被祭出带起狂暴的道韵轰向狄九。狄九区区一个仙帝也敢对他动手?

    他很快就发现狄九的天娑刀没有半点杀意同一时间狄九身后的穆婕和卓无家也祭出法宝轰向了他。

    此刻的季糜哪里还管的上对他没有威胁的狄九丹炉轰向了卓无家的乾坤塔同时身周道韵波动一股更为强悍的气息升起要压制住穆婕。

    轰!季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的丹炉面对卓无家的乾坤塔连半点阻拦作用都没有。

    在这一瞬间季糜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狄九刚才那一刀撕裂了他的神通法则。

    一种恐惧涌上心头这是什么可怕的神通?

    无论是是什么可怕的神通他此刻只能疯狂的卷起元力卷向就要将他压扁的乾坤塔。

    “噗!”穆婕的刀光闪过空中划出了一道血雾。不等季糜的元神求饶狄九已经是一团火焰将季糜燃烧了同时卷走了季糜的戒指。

    准备上前的魏红衣脚步一顿他的心头涌起一种寒意。刚才狄九三人杀季糜几乎只是呼吸之间而已。

    而他依然没有看出来狄九的手段他肯定若是突然敢上前动手的话下场不会比季糜强多少。这还不算他看出来了卓无家短短时间竟塑道了而且实力还在那个女子之上。

    狄九扫了一眼止住脚步的魏红衣对卓无家和穆婕说道“我们走。”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再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