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三七章 虚白商
    狄九心里一沉随即后退十数步同时准备好了随时神念遁离开。

    不过狄九很快就发现随着他退后那可怕的压抑气息立即减弱。而且对方并没有追来对他下手。

    狄九的神念当即就落在了对方的身上一道隐隐约约的锁链将这名皮包骨的青年锁在地上。

    这链锁上道韵流转根本就没有形成实质。

    这是天地道韵规则凝聚的道锁狄九瞬间就明悟过来。难怪对方到现在没有离开敢情是根本就走不掉啊。

    同时狄九也明白了为何虚空山上没有尸骨遗骸了看样子他猜测的没有错。所有在虚空山上的尸骨都被道韵腐蚀掉了。

    这个青年不知道被道韵链锁锁在这里多久居然还活着实在是厉害。

    在知道对方被道韵链锁锁住后狄九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再次上前几步上下打量着这个青年。

    这青年虽只有皮包骨头却是狄九进入这里面后看见的唯一一个虚空山活人甚至戒指还在手中

    至于契均狄九根本就没有将这家伙当成活的。再说这家伙也是后来才来这里算不上虚空山本来的人。

    “你不怕我杀了你?”青年看着狄九不但没有逃走反而走回来几步倒是惊讶的看着狄九问了一句。

    狄九淡淡说道“想杀我的人很多可我依然还活的好好的至于那些想要杀我的人倒是死的都差不多了。”

    皮包骨头的暴瘦青年一皱眉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狄九能看清楚锁住他的道韵链锁。

    可这不现实啊?按照契均的话狄九最多不过是一个仙帝圆满而已而且他也感受到狄九并没有超出仙帝这个层次。一个仙帝能看出锁住他的道韵链锁?这绝无可能吧?

    “你熟悉各种天地法则而且触摸到了时间法则……”暴瘦青年一句话没有说完就彻底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狄九绝对能看清楚锁住他的道韵链刚才契均说狄九熟悉各种宇宙天地法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彻底反应过来了。

    狄九手中的天娑刀忽然发出一阵阵嗡嗡颤抖一种狂暴的刀意在天娑刀周围萦绕似乎下一刻就会将这一方空间全部撕裂开。

    “等等……”暴瘦青年叫住了狄九“我留在虚空山无数年了你来虚空山需要什么也许我们可以谈谈。对了我叫虚白商。”

    狄九淡淡说道“我是追杀此人来这里你想要和我谈事情先等我完成了自己的事情再说。”

    虚白商点点头“说的不错。”

    说完这句话虚白商就闭上了眼睛似乎再次进入了入定。

    契均看见这种情况心里一沉他哪里不知道自己被放弃了他根本就不等狄九动手身形一展直接就要遁走。

    只是他表面上的伤势似乎好了实际上伤势并没有减轻多少他刚刚遁出人还在空中的时候一道天幕一般的刀芒撕裂而过。两道血雾飙出契均从空中跌落下来脸上一片死灰色。

    狄九走到契均身边抬手丢出了一些阵旗布置了一个隔绝禁制。以他的手段想要布置隔绝禁制还不需要阵旗。

    只是他现在和虚白商之间还有话要说可不想将自己的底牌全部给对方知道。

    “要杀要刮请便我契均皱一下眉头就白修这么多年。”被狄九制住契均索性光棍的闭上了眼睛摆出一副任意的样子。

    狄九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若是你不愿意回答的话我将灼烧你的魂魄九百九十九年让你神魂俱灭再无轮回之机。若是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放你去轮回。”

    “你问吧只要我能说的。”果然如狄九预料的一般契均没有继续抵抗。

    神魂俱灭对一个修士来说那是最残忍的事情。

    狄九点点头“第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姜岱派来的姜岱派你来四大仙陆做什么?”

    契均凄惨的一笑“呵呵姜岱……我只是他放在外面看门的狗而已不对我是连他的一条狗都不如。做一条狗主人还时常给一点东西给它吃。而我为了一枚极堑道果呵呵……”

    一句话两个呵呵狄九已然明白过来。

    看样子他高估契均了契均若是已经证道的话就绝对不会需要极堑道果。

    看样子契均同样没有去过上界了。

    尽管猜测契均没有去过上界狄九依然问道“那你知道仙界气运的事情吗?你去过上一界吗?上一界是什么界?”

    契均叹息一声“我只是姜岱找来监控几个人的我虽然有些怀疑但直到你说出来我才知道我监控的几个人应该是姜岱吩咐掠夺仙界气运的。至于上一界我根本就没有去过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你逃到这里是不是想要寻找薄弱的节点前往上一界?”狄九也知道在契均身上应该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了契均的使用价值太低。

    契均摇了摇头“这里是绝对没有办法前往上一界的两界之间的虚空也被称之为死亡地带。天地元气匮乏规则破碎即不能修炼也不能离开只能等死而已。我是无处可逃才逃到这里来。”

    “雷庭仙陆的兽潮和有没有关系?”

    “那的确是我帮忙的。”契均没有抵赖很是光棍的承认。

    “你如何和姜岱联系?”

    “从来都是他和我联系我们和他是根本没有联系的。”契均几乎是知道就回答没有半点隐瞒。

    狄九很是无奈抬手一道刃芒丢了过去“你的价值太低我允许你轮回去。”

    契均没有抵抗任凭狄九斩杀他。

    “你不应该杀他的他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你只是没有发现而已当然若是你想要询问上一界的情况我倒是可以回答你一些问题。”看见狄九斩杀契均走过了虚白商淡淡说道。

    “你的实力现在远比我强但是我要杀你依然是可以做到不信你可以试试看。”狄九对虚白商如何知道他询问契均的话并不奇怪契均的嘴型应该看的出来。

    虚白商并没有被狄九威胁到依然平静的说道“你能杀掉我只是你心里的想法而已。其实我能提供的消息远远比你要杀了我珍贵的多。况且我还认为你杀不掉我。若是你不信的话你尽管试试看。”

    狄九的神念落在那链锁上心里很是疑惑虚白商凭什么有这种底气说自己杀不掉他?

    不等狄九再问虚白商主动说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路走来肯定找到了虚空山的炼化石碑。”

    狄九心里暗道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他得到的那块石碑是虚空山的炼化石碑。

    虚白商一看狄九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猜的不错他继续说道“你要炼化虚空山必须需要我的帮助若是我在虚空山哪怕被道韵链锁锁住虚空山也不是你能炼化的。或者在你看来这道韵链锁锁住我后我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能力事实上你错了。我之所以到现在还被困在这里是因为我舍不得这具肉身而已……”

    狄九是炼体修士他感觉到虚白商说的话有些可信。他自己就是炼体修士对肉身看的比神魂还要重要。

    (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