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三三章 怒森林
    怒森林。

    在四方仙陆这一片也算是比较出名的地方怒森林出名不是因为这个名字更不是因为这片森林盛产各种仙灵草。

    怒森林出名只有一个原因这片森林除了一种树怒根木之外再无它物。

    若是只有怒根木倒也无所谓。奇特的是这怒根木不需要任何泥土也不需要任何载体或者说怒根木的载体就是虚空。

    怒根木可以单独在虚空成长而且根系特别发达根系一旦延伸出去就好像一柄柄奇形怪状的愤怒长枪交错在一起。

    这仅仅是一根怒根木若是无数的怒根木生长在一起那就形成了一片无边无际庞大根系。怒根木的这些庞大根系交错冗杂在一起直接在虚空中连接成一方天地无须泥土。

    怒森林就是无数怒根木形成的一片森林这片森林四面都是虚空但下方的虚空全部是无穷无尽的怒根木树根长在一起。

    整个怒森林方圆数百万平方公里除了怒根木之外没有第二种植物。

    狄九此刻就站在怒森林的边缘他看着奇形怪状交杂在一起的怒根木树根头皮都有些发麻。

    这么多树根交错在一起看起来就好像一条条又粗又大的蚯蚓一般。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绝对不敢再踏足这上面。

    就算是胆子大一些的修士落在怒森林的这些树根之上心里肯定也会担心会不会等自己进入怒森林深处后这些树根突然暴起将自己卷进去化为虚无。

    因为怒森林方圆数百万平方公里实在是没有任何第二种生物存在。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所有存在的生命都被怒根木席卷进去了。

    狄九并没有停留只是观察了短短时间后就跨入了怒森林深处。

    怒森林生长的范围会形成一个天然的禁空禁制。在这一方空间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或者是事物飞过这片区域。

    不过这是针对别人而言对狄九来说若是他要强行飞行其实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他的裂则神通可以撕裂怒根木在这一方形成的禁空禁制。

    只是狄九觉得没有必要而已况且他也听说过怒根木。既然邢景昂给的节点在怒森林之间他也想进入怒森林看看这怒森林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狄九并不奉行艺高人胆大他不是胆子大而是因为这怒森林对他不会有半点威胁。

    只要这怒森林对他有一点威胁狄九也会做一些别的准备比如祭出道火将这一方燃烧殆尽比如在外面布置一个接引传送阵。

    狄九只是走了一个时辰刚刚进入怒森林的深处就感受到了脚下怒根木的树根有些不妥起来。

    脚下的树根就好像活了过来一般居然在脚心处蠕动。

    换成一般的修士这个时候也许是第一时间返回遁走狄九就好像不知道一般依然是按照原来的计划不断前进。

    嗤嗤!一种比磨牙还要难听的声音传来跟着狄九立即就感觉到脚下无穷无尽的树根就好像变成一条条早已腐烂多时的猪肠一般开始变软然后蠕动。然后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

    周围的空间更是充满了一种腥臭的气息这个时候任何遁术似乎都被这种空间封锁整个空间充彻了死亡和毁灭。

    狄九拥有五行遁术和神念遁术就算是这一方空间再被怒根木封锁他依然可以通过裂则神通然后遁出去。

    不过狄九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么做怒根木不允许任何外来者进入狄九知道这个秉性。他本来的想法只是通过而已也没有打算将这里的怒根木如何。

    只是这怒根木的反应让他心里极度不爽道火在脚下渗出瞬息间化为一团空间火焰这一团空间火焰以狄九为中心极快的往四边疯狂扩散。

    仅仅短短时间这一方怒根木就被道火化为虚无。以道火的威势只要狄九不停下来燃烧完整片怒森林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怒森林能存在这一方虚空无数年自然有一定的灵智。狄九这种恐怖的道火一祭出来怒森林中所有的怒根木都瞬息感受到了可怕。所有的怒根木都有一种本能的意识那就是狄九想要让怒森林化为灰烬并不需要多长时间。

    那疯狂涌往狄九的怒根木树根以更加疯狂的速度退开一种求饶的气息传来希望狄九收回道火不要用道火继续燃烧这里的怒根木。

    狄九倒也没有在意他收回了道火淡淡说道“只有这一次若是还有第二次冒犯我的话我会让这里所有的怒根木化为虚无。”

    之所以没有赶尽杀绝是因为这片地方的确是怒根木的狄九借走一番而已。第一次自然是饶了这些怒根木至于第二次狄九肯定毫不犹豫的一把火燃烧殆尽。

    数百万平方公里看起来很大对狄九来说还真没有多少地方。

    果然在狄九的话音落后周围的怒根木传来了一种感激的气息。

    让狄九没有想到的是他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他眼前那些纠缠在一起的怒根木化为了一条平坦的大道。

    这让狄九很是满意看样子这些怒根木的智商已经到了一定的地步还知道感激他来着。

    有邢景昂的方位水晶球加上这里面一条平坦的大道狄九走起来就快的多了。

    仅仅是大半个时辰狄九就来到了邢景昂给的方位水晶球所在地。只是狄九并没有去这里寻找薄弱的虚空节点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树根房屋上。

    说是一个房屋其实狄九很清楚这个地方有两名修士在垂死挣扎。这两名修士祭出法宝形成了一个护身空间但是他们的这个护身空间已经被无穷无尽的怒根木树根裹住。

    狄九也只是偶尔看见被裹住的树根间隙闪现出一道火焰光芒不用问这些火焰光芒也是这两名被困修士祭出来的。

    只是他们的火焰和狄九的道火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要说将这些怒根木根全部燃烧殆尽就算是将他们护身空间外面的这些树根全部燃烧殆尽都很是艰难。

    “放了他们吧。”狄九看在同道的份上随便说了一句。

    周围的怒根木对狄九显然是敬畏有加狄九仅仅是一句话所有裹住这一方虚空的树根数息时间就消退的一干二净。

    树根退去狄九眼前出现了两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这两个女人狄九都认识一个是天净门的开山祖师妍蕙这绝对是一个至尊级的强者。

    还有一个更是和狄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天净门的弟子墨雨媗。墨雨媗的修为更是到了仙王后期可见狄九给她打下了多深厚的基础。若不是狄九为她打下了如此深厚的基础就算她是无垢灵体恐怕也无法修炼到这么快。

    “是你?”妍蕙惊异不已的看着狄九似乎疑惑狄九为什么还活着?

    狄九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这老道姑不知道自己在大鼎自由仙城发威的事情。看样子她当初在带着墨雨媗离开大鼎自由仙城后就没有再回去过。

    倒是墨雨媗眼里闪现出极度的惊喜和激动甚至都有两滴泪水在眼眶边缘转动。

    (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