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三零章 撕裂天地规则
    “不错我就是狄九耿戟在不在?”狄九有些不爽了自己问的这么清楚了这王八还在顾左言他。

    “你的刀也不错。”邢景昂的目光落在狄九后背的刀上依然没有正面回答狄九的话。

    狄九最恶心的就是这种飘忽方式他毫不犹豫的激发了自己勾勒的法则阵旗。

    “轰!”邢景昂背后的巨大宫殿开始爆裂狂暴的仙元气息炸开美轮美奂的大殿坍塌下来大殿中的一切禁制都被摧毁。

    狄九的神念清晰的扫到了耿戟和池元青两人都是被禁锢在一个巨大香炉上方各种玄奥的禁制在两人周围波动。

    邢景昂呆呆的看着自己那美轮美奂的宫殿突然被毁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一直在想着这怎么可能?

    他所住的地方周围全部是各种护阵任何人不要说用手段轰碎他的宫殿就是靠近都是痴人说梦。

    狄九进来的时候他很清楚可是狄九当着他的面轰碎了他的宫殿他反而半点都不知道。

    “你毁了我的宫殿?”邢景昂终于反应过来他的宫殿可不仅仅是表面上修炼休憩的地方这个宫殿更是和祭坛连在一起可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甚至用了无数修士生机建造起来的现在如此轻松就被毁去岂能不让他惊怒交加?

    狄九一张手背后的天娑刀出现在手心语气淡然的说道“你说呢?爷爷问你几句话你阴阳怪气让你爷爷心里极度不爽。所以干脆将你的茅屋给劈了。等会你搭建的这个石头槽爷爷也会轰了。”

    “你怎么做到的?”邢景昂有些呆滞的问道这实在是太离谱了点。不要说他的阵道知识已经是站在这一方仙域的巅峰就算是现在大家站立的地方都有九成九属于在他的掌控之下。

    在他的掌控之下狄九轰碎了他的宫殿他岂能不惊骇?

    他可不知道法则阵旗狄九早已在这附近布置了成千上万的法则阵旗只要他想他随时都可以凝聚起来九级困杀仙阵。

    狄九再次一张手被钉在香炉上空的耿戟和池元青直接被他抓走那些禁制或者是法则道纹在狄九的手掌下就好像摆设一般。

    将耿戟和池元青抓来的过程中狄九已经解去了两人体内的禁制。

    直到耿戟和池元青落在了幻明子身边后狄九才淡淡说道“刚才爷又做了一次你看清楚了没?”

    “九哥……”耿戟终于缓过神来他看见狄九后心里狂喜随即大叫道。

    狄九没有回头只是盯着邢景昂对身后的耿戟说道“耿戟你和幻明子前辈带着池元青等人离开退后今天我要教训一下这个人渣看看他做这个生机祭坛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狄九心里其实已经知道邢景昂这个王八蛋肯定是想要通过祭炼别人的生机和道途来跨出仙帝境界冲击更高的层次。

    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一个天才这种办法都被他想到了而且几乎都要成功了。这里死去了多少无辜修士狄九不清楚但是狄九很清楚邢景昂的修为应该是超越了仙帝层次。

    邢景昂喃喃说道“好强的天地规则理解能力也许只有你一个人就够了……”

    他终于感应到了狄九的手段似乎是一种对天地规则的理解和运用到了极致。

    说话间众人的周围传来了一阵阵的阵基轰鸣之音。一个巨大无比的九级困杀仙阵瞬息起来这一刻不但是狄九就是其余的修士都被这九级困杀仙阵裹住仙元和神念一下就顿滞起来。

    所有在困杀仙阵中的修士空间都变得极为粘稠甚至走一步都艰难无比。

    “今天我就让你明白这是我的地…….”邢景昂仅仅说了半句话周围粘稠的空间忽然坍塌下来跟着自动爆裂随后一个新的空间将他裹住。这一刻感觉到周围粘稠的不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邢景昂那里还敢继续废话一杆长枪祭出长枪幻化出一片枪纹。

    随着这长枪枪纹荡开狄九护阵外围的空间也响应过来跟着狄九的法则阵旗开始崩溃。

    “咔!”狄九的九级困杀阵被这一片枪纹撕开邢景昂已然在这瞬息间冲出了困杀阵。

    狄九可以再次用法则阵旗布置一个困杀阵将邢景昂困在其中不过他并没有做这件事而是祭出天娑刀一刀劈出。

    邢景昂的阵道就算是没有超出九级仙阵也是九级仙阵的巅峰层次加上邢景昂的实力远胜一般仙帝。他想要困住邢景昂就必须要用更高层次的困杀阵来。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就算是这样狄九也可以不断布置连环的九级困杀仙阵开困住对方。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一片仙域几乎是被邢景昂炼化成了邢景昂的真灵世界。狄九的法则阵旗布置的再多邢景昂依然可以借助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规则掌控崩溃他的法则阵旗。

    除非他布置出来更高层次的法则阵旗。

    狄九的法则阵旗仅仅是在仙界层次他无法勾勒出更高层次的法则阵旗就无法布置出超越仙阵的困杀阵。炼制阵旗来布置困杀阵邢景昂必定不会给他时间。

    知道邢景昂不简单狄九出刀就是破则。

    狄九出刀的时候邢景昂的长枪第二次化成一片枪纹这一刻他比谁都清楚狄九是他见过的第一强者。这么多年来他见过太多的高手就算是仙帝圆满又如何?

    但就算是仙帝圆满在眼前这个狄九面前也不够看。

    之前他拿下耿戟的时候耿戟就说过他九哥会来帮他报仇的。说心里话邢景昂根本就没有将什么九哥十哥放在心上。现在他才知道耿戟说的这个九哥有多强大。

    也许眼前这个狄九最强大的不是实力而是对方那神不知鬼不觉的布阵手段。现在他已经明白狄九之所以能毁去他的宫殿就是因为狄九在不知不觉间布置出来了一个爆裂大阵。

    还有刚才差点将他困住的困杀阵他现在还弄不清楚狄九是如何布置出来那种大阵的但现在他绝对不会给狄九下一次的布置法阵的机会。

    尽管从狄九进来道现在为止他邢景昂都落在下风他依然不惧。这个地方是他的他想要谁死谁就得死去。

    枪纹席卷成为空间同一时间呼应了这一方仙域的规则压制。狄九再离开也逃不过他借助一个世界的力量来的强。

    “咔咔咔!”一阵阵规则碎裂的声音传来被枪纹裹住的空间似乎有了一种崩溃趋势。

    一种恐惧的想法涌上心头这怎么可能他携裹过来的天地法则夹杂着他的枪纹神通这一刻都是在崩溃之中。

    这是一种撕裂法则的神通到底是什么手段狄九不但可以撕裂他的空间法则还能撕裂他的神通法则?

    “轰!”漫天枪纹炸开这一方世界的天地法则也开始崩溃对狄九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

    嘭!噗!天娑刀在邢景昂前胸划出一道血槽邢景昂倒飞出去轰击在还未建立完成的祭坛之上。

    这一刻邢景昂的心里冷了下来他肯定自己猜测的没有错狄九是真的可以撕裂他的法则神通也可以撕裂这一方天地的规则这完全不是可怕可以形容了。

    换成别人在这一方天地敢和他动手早就被他制住狄九不但动手了还轻松占据上风这不是无视了这一方天地的法则又是如何?

    “狄道友住手。”看见狄九的天娑刀再次席卷出一道青濛濛的刀芒邢景昂惊惧了急切的叫道。

    狄九自然不是那种别人说住手就住手的天娑第一刀风萧。

    风萧萧兮易水寒青濛的刀气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锁定了邢景昂。这种刀气不杀邢景昂誓不罢休。

    邢景昂脸色呈现一种不正常的红润长枪卷起一条褐色的枪线祭出同时大声吼道“狄道友你就算是破碎了这一方世界也是给四方仙陆造成残缺而已根本就奈何不了我我最多放弃这里逃走。狄道友请相信我我也许会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在这一方世界我想走还没有人能拦住。若是狄道友愿意住手我可以赔偿狄道友的损失并且……”

    “轰!”一往无前的刀芒和邢景昂的褐色枪线轰在一起狂暴的仙元四分五裂那不知道建造了多少年的祭坛在这狂暴的仙元撕裂中直接被轰成碎渣。

    邢景昂看见自己的祭坛被撕裂了眼里充满了狂怒和痛惜只是这个时候狄九的杀意犹如狂涛一般涌来他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出连话都无法完整的说出来哪里还有机会阻拦狄九轰碎祭坛?

    狄九同样不好受邢景昂的修为实在是太过浑厚他若不是有星空脉络这一刀之下也会喷出一道血箭。

    狄九连丹药都没有用虚空一步跨出天娑刀再次幻化出十万丈的青芒。

    (这几天都是一章尽量多点字吧。我不是流感是发热好了引发的慢性支气管炎很难治愈几年前我发过一次这次比较严重。很是感谢大家的关心再次谢谢。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