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二六章 大道世界
    “你又如何知道如此详细?”狄九看着舟不剑。

    舟不剑自嘲的笑了笑“这件事不是我调查出来的是我先祖留下来的。那姜天再天才也不过是一个弟子而已他暗算了我先祖后却不知道我先祖留下了一丝神魂烙印在天地五方旗中。

    后来姜天打算用五方旗寻找四大仙陆中每一个仙陆的镇压气运法宝我先祖才知道姜天打算做什么这畜生居然想要剥夺四大仙陆的气运成就自己的大道世界。可是我先祖无法阻止这畜生的行径。”

    “后来天地五方旗为何失散了你是否知道?”狄九问了一句。

    舟不剑点点头“知道那姜天做的事情太过逆天太过卑鄙甚至连母星的气运也想要卷走结果遭到了反噬大道出现裂痕。他知道自己即将陨落后依然留下了一个儿子他儿子叫着姜岱。姜岱比姜天的资质似乎更加逆天而且做事都是谋定后动。我先祖神魂烙印已经开始溃散知道继续留在五方旗中监视姜岱已经是不可行所以他的残魂记忆回到了一个自己留下来的洞府中。

    直到我凭借自己的血脉得到了先祖的遗物才知道这件事。后来四方仙陆进入黄昏我就怀疑是姜岱做的。只是西陵元夷身上出现了素色云界旗让我怀疑四方仙陆的事情不是姜岱自己做而是吸取了他父亲姜天的教训干脆交给了一个傀儡去做。同样的西陵元夷也是姜岱的傀儡只是西陵元夷被狄道友斩杀了。”

    狄九暗自点头舟不剑猜测的完全正确他没有想到自己还在等第四个人第四个人早就被他干掉了。就是那个西陵元夷也不知道姜岱是通过哪些手段让人这四人帮他做事的。

    他从夜悕手中获得了青莲宝色旗看样子他没有猜错夜悕就是姜岱留在幻彩仙陆收集气运的人。

    舟不剑继续说道“我无力去观察幻彩仙陆和雷霆仙陆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魔衣仙陆的西陵元夷身上。好在西陵元夷被狄道友杀了我才有机会继续圆润自己的剑道。”

    “舟道友你如何知道这里有一个传送阵而且这个传送阵是姜岱留下来的?”狄九问出了心里最后一个疑问。

    舟不剑取出一枚透明的心状物品这东西一拿出来狄九就感受到了一股浩瀚无边的磅礴剑意气息。好强的剑意狄九暗自钦佩。

    握住这枚透明的物品舟不剑傲然说道“这是我家先祖临走时留下来的剑心我先祖的剑道已经到了剑心通明的地步留下了通明剑心。无论姜天还是姜岱的资质有多逆天他们终究也是学习我舟家的剑道而已。只要在这一方界域姜家的道纹激发我先祖留下来的通明剑心都可以感受到。”

    原来如此狄九心里完全明白过来。他的确是没有看错人舟不剑并不是那种可以毁去一界气运的修士。

    舟不剑说着也感觉到不对了他收起通明剑心疑惑的问道“狄道友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姜天或者是姜岱当初留下来的传送阵才是为何这传送阵这么久了没有人过来?按理说他留下传送阵是想要让为他收集气运的人来这里才是。西陵元夷被狄道友杀了其余几个仙陆还有人啊。”

    狄九哈哈一笑伸手拍了一下舟不剑说道“舟宗主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姜岱留在幻彩仙陆的应该是夜悕留在四方仙陆的是奕运留在雷庭仙陆的是厉雷这几个人都被我杀了他们能来才是怪事。那姜岱如果知道他留下来的几个马仔都被我干掉了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三升。”

    马仔是什么意思舟不剑不清楚可是他实在是被狄九的话惊住了良久才惊叹自语“原来是这样……”

    “舟道友本来约你去大鼎自由仙城坐坐的这里遇见你也是省了跑一截路。”狄九现在的心情很是不错。

    舟不剑终于反应过来狄九说的是真的他激动的对狄九一躬身“狄道友多谢你了。”

    狄九一摆手“区区小事只是随手而已也没有什么。”

    舟不剑叹道“四大仙陆无数修士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到今天还安稳存在是因为你的缘故。只有你这种大无私之人做下如此大事心里却没有以为多了不起将来成就必定是我舟不剑仰望所在。”

    舟不剑说完后又是对狄九一躬身“狄道友你知道我平生最大的仇人就是姜家。我的资质虽然不错可是和姜岱比起来我还有自知之明唉……”

    狄九知道舟不剑这个礼是什么意思那是将报仇寄托在他身上他连忙拦住舟不剑说道“舟道友你现在的确比姜岱差许多不过谁也说不准将来的事情。至于姜岱的狗头我自然是不会放过。”

    “狄兄可有指点?”舟不剑可是很清楚狄九对大道的理解远远不是他能及的。也许莫娄雪会很震撼狄九为何能对抗黑衣人舟不剑却是在惊讶之后反而觉得这并不是多离谱的事情。

    狄九微一沉吟“舟道友你的剑道充满一往无前的气势没有任何转弯抹角的地方心中丘壑分明。这种剑道我很是看好我认为将来终究有一天绝对不会比姜岱低。那姜岱再强天赋再好。一个要抢夺母星气运的修士也是垃圾一个。”

    舟不剑一拍手“不错我最是同意狄兄的这话。”

    舟不剑感觉到狄九才是对他舟家剑道最理解的一个。

    狄九指了指舟不剑的戒指继续说道“舟道友你舟家祖先留下的那枚通明剑心绝对是至宝。现在修炼剑道想要留下通明剑心很难很难。但是我建议舟道友不要观摩那枚剑心甚至不要利用那枚剑心塑造自己的剑心……”

    “啊……”舟不剑惊异不已的看着狄九他之所以不在意极堑道果是因为他肯定自己的剑心可以帮助他跨出仙帝境。这枚剑心是他先祖留下来的也是他舟家的剑道他使用后应该只能帮助他提升修为才是而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狄九修炼规则道自然清楚哪怕师徒传承下来的同一种神通在法则运用上也有差异。况且不是自己凝练的剑心再圆润也不可能有自己凝练的剑心来的通明。

    “狄兄你的意思是我需要自己凝练出来属于自己的通明剑心?”舟不剑的语气有些凝重起来因为他很快就要利用祖上留下来的这枚通明剑心了。

    狄九点头:“舟道友若你没有姜岱这个仇人你随便怎么凝练剑心都是无所谓。但你有了姜岱这个仇人你必须要凝练属于你自己的剑心而不是用你先祖的剑心来凝练。我还有一句感悟想要给你通明剑心仅仅是修炼剑道者的一致追求或者将来你会凝练出来比通明剑心更加强大的剑心走出属于自己的剑道也不一定。”

    这话狄九不是瞎说的他修炼的是规则道理解的天地规则越多越透彻就越觉得自己懂得太少知道的太少。那个姜天绝对不是简单之辈可以想到用四大仙陆的气运凝练自己的大道世界这实在是太可怕。他也是偶然间凝练了第九世界才知道有大道世界这种说法的。

    舟不剑如果不能凝练出自己的强大剑心将来遇见姜岱那是死路一条。

    舟不剑明白过来第三次对狄九躬身“谢谢狄兄我明白了。”

    狄九取出一个玉盒递给舟不剑“这是一枚极堑道果将来你凝练剑心的时候或者需要用得上。就送给你吧本来约你去大鼎自由仙城也是这件事现在倒是不用特意过去了。”

    他肯定舟不剑没有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不过他没有继续说。自己说出来和舟不剑感悟出来这也是两回事。

    没有了先祖的通明剑心狄九的这枚极堑道果对舟不剑来说几乎是必不可少的宝物这东西就算是他想拒绝也没有办法拒绝。赶紧接过来感谢。

    “老舟让你自己凝练通明剑心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姜岱估计不会放过你舟家的人。你只有凝练了自己的剑心将来才有资格面对姜岱。我走了后会有期。”狄九说完一抱拳身形一展直接遁走。

    岱和殿的东西到手了他需要赶紧回大鼎自由仙城。

    (这两天吃了药后昏昏沉沉总是想睡觉所以只能到这里勉强不断更吧。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