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五一一章 收徒
    棕袍男子终于反应过来厉声喝道“大家给我上杀了这个贱人。”

    湖边的人群中立即就冲了出来三四十个人显然这些人都是棕袍男子的手下。

    燕雨陌一样的反应过来她不知道乡女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了可是对方一下出来了几十个人她知道就算是乡女再厉害也打不过她急切的叫道“这些人只是利用我们帮他攻击湖底的石门根本就不让我们走等他杀了我们大家都跑不掉更不用想分东西……”

    燕雨陌本来的意思是想着让大家一起上的她相信看出来棕袍男子想要利用他们的不是只有她们几个。可是她的想法太过美好了其余的人看见这边冲突起来的确是一起上了不过他们不是冲上来围攻棕袍这一群人而是蜂拥的冲出了这个地方。

    棕袍男子那边人虽然多可是这么多人一起冲出去他人再多也拦不住大家一起逃走。

    这让棕袍男子将更狂暴的怒火放在了乡女三人身上狂怒吼道“将这几个贱人剁成肉酱。”

    狄乡女早已忘记了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对方要杀她她一定要反杀回去这是爷爷说的。

    乡女一切本事都是跟随阿袭和燕雨陌学的而且都是实战经验。战斗中气势的重要性她比谁都清楚。

    那群人还没有冲到面前她手中的弯刀就再次卷了出去化为两道刃芒割向最前面的两人。

    “噗噗!”两道血光飚出这两名男子在乡女的弯刀下居然连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直接被斩杀。

    乡女一愣神这是怎么回事?

    “噗!”仅仅一愣神的时间一道刀芒就划破她的肩膀在她的肩膀下带出一条血线。

    狄九叹息一声他故意让乡女受伤在这种打斗中岂能愣神?就算是再离奇的事情发生也要将对手全部杀光后才能去想原因。

    只有这种血的教训才能让乡女记忆更深刻。乡女的本事完全是野战的路子但这种路子却极为凶悍凭借的是一口气。

    看见乡女受伤燕雨陌赶紧抓出弯刀也冲了上来。躺在地上的阿袭想要挣扎起来出手帮忙只是他受伤太重根本就爬不起来。

    那一道刀伤终于让乡女醒悟过来这个时候不是愣神的时候她手中的弯刀更是不断的劈出。

    几乎是她每一刀劈出无论是不是劈中对手那刀芒都可以收割走一条性命。最后乡女更是不用靠近对手远远的就是一刀劈出方正每一刀都可以收割走一条生命。

    短短十数个呼吸时间她就斩杀了二十多人而其余的人连近身都没有。

    为首的那名棕袍男子惊恐的看着乡女他肯定乡女的修为已经达到筑基境了甚至是筑基后期强者否则的话岂能这么厉害?

    在暴泉森林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来这样一个强者而且这个强者还和两个蝼蚁是朋友。

    赶紧走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只是他刚刚想到这里一道刀芒就从他的眉心划下。一道冰凉的气息让他有些恐慌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的眉心只是那爆棚的血迹如何也捂不住。

    棕袍男子倒下后其余的人更是惊惧不已这个时候从湖里冲了出来的人看见外面的惨状后连问都没有问纷纷冲了出去。

    很多重伤的都被棕袍赶到湖里拼命攻击那个石门大家又不是白痴岂能不知道棕袍男子要用他们的命填充?只是棕袍身边的人太多他们不敢反抗而已。现在有了机会不走那是傻瓜。

    “乡女你怎么这么厉害了?”人都走光了燕雨陌看着地上的一地尸体呆呆的看着狄乡女。

    狄乡女也是怔怔的看着一地尸体然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弯刀嘴里喃喃自语道“我也不知道爷爷说有人杀我就反杀回去……”

    “爷爷?”燕雨陌皱起眉头“你说宁家的那个……”

    她很是疑惑乡女的来历她和阿袭都清楚宁家丢弃在臭水沟中的。将一个七岁的小女孩丢在臭水沟中摆明了是要让这女孩淹死。当时他们并不知道乡女是来自宁家将乡女救了下来。后来知道是宁家丢弃的人后他们根本就不敢在原来的地方停留带着乡女来逃到了暴泉山脉。

    狄乡女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爷爷说宁家不要我让我改姓狄我现在叫着狄乡女。”

    “你外公?你找到你外公了?”燕雨陌对乡女的来历自然清楚乡女都告诉过她。

    狄乡女点点头“嗯上次我也没有想到我救的人会是我的外公。”

    “恭喜你了乡女。”阿袭有些怀疑乡女一下变得如此厉害很有可能和她的那个外公有关系。

    “阿袭大哥雨陌姐姐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我带你们去见一下我爷爷等这次之后我估计很快就要走了。”乡女知道她肯定要跟随爷爷一起走但是阿袭和雨陌姐是她最亲的两个亲人。

    “好我们先出去再说。”阿袭点点头。

    他和燕雨陌都隐约猜到了乡女一下变得这么厉害应该是和她的那个爷爷有关系。

    ……

    “爷爷我带我的朋友来了。”乡女的声音有些激动她也怀疑自己之所以一下变得如此厉害应该是和她爷爷有关系。

    “都进来吧。”狄九对乡女的这两个朋友都很是满意他的神念一直跟在乡女身边在乡女惹来麻烦后燕雨陌第一时间想的不是逃走而是帮忙。

    “阿袭、雨陌见过前辈。”阿袭和雨陌进来后赶紧跪倒在地。

    阿袭身上还有重伤跪在地上很是艰难。

    狄九拿出一枚丹药递给阿袭“你先吃了这枚丹药然后都坐下来说话吧。”

    狄九是乡女的爷爷阿袭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将丹药送入口中。随即他就惊异的站了起来仅仅一枚丹药短短时间他身上的重伤就消失不见。不仅如此他之前体内的一些隐伤也是消失不见甚至体表还渗透出一些杂质。这是什么丹药?难道是修真者用的灵丹?

    “阿袭你好了?”燕雨陌一样惊喜的看着阿袭阿袭是她背回来的受伤多重她岂能不知道。

    “那枚丹药实在是厉害……”阿袭语气有些颤抖他和燕雨陌都明白了这枚丹药绝对是顶级的疗伤灵丹。

    他们想到当初乡女说她外婆是化真强者莫非乡女的外公也是化真强者?这可是他们传闻中听说过的人他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前辈……”阿袭又要感谢。

    乡女也是高兴不已站在了狄九身边她现在已经肯定爷爷不是简单的人。

    狄九示意阿袭不要感谢了让他和燕雨陌坐在了一边这才说道“我很快就要带着乡女离开我观你们只是修炼了一些简单的练气功法甚至不能算是修真一脉……”

    阿袭和燕雨陌都是低下头他们本来都是流浪儿燕雨陌还好一点阿袭连一个完整的名字都没有哪里还有完整的修真功法?

    狄九继续说道“因为我带着你们一起走不大方便若是你们愿意的话我可以收你们为弟子留在这里传授你们功法。等你们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后我再离开。”

    “爷爷谢谢你。”乡女激动的先说了出来她现在愈发肯定自己这么厉害是因为爷爷。更让她开心的是爷爷愿意收她最好的两个朋友为弟子这才是她最大的幸福。

    “师父我们愿意。”阿袭和燕雨陌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他们若是有资格拜入仙门的话早就拜入仙门了。因为他们资质很差甚至是差无可差加上又是无根无底这才在暴泉山脉外面求活。

    狄九点点头语气凝重了一些说道“我现在尚未开辟自己的宗门但是我却先开辟了自己的功法。我们的功法叫着星空诀这门功法修炼到后面是完全和天地规则联系在一起的。你们的资质不是很好不过没有关系当初我的资质一样不好……”

    无论是乡女还是阿袭和燕雨陌此刻都是听得澎湃不已。因为师父不但要传授给他们功法还要为他们造就星空脉。

    而他们马上就要踏入梦寐以求的修真。

    (这两天应该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