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四九一章 圆润道则
    狄九就感觉自己所在空间的黑暗越来越浓此刻他依然还在疯狂的运转规则周天只是这完全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一些淡淡的热流渗透进他的体内似乎让他黑暗的空间多了些许的生机气息。

    单秀琪惊喜的看着狄九她猎到了一只自己都不知道名字的低级凶兽没有办法吃肉只能喝了一点血。

    现在她又将凶兽血放给狄九喝没想到昏迷了一天一夜的狄九居然可以喝这只凶兽的血。

    可惜的是这凶兽的血只能喝一次等明天她又得去重新猎取凶兽。

    凶兽的血喝到肚里单秀琪就感觉到浑身都在发热似乎有一种能量从自己的经脉散发出来然后扩散到全身舒畅无比。

    尽管晚上依然很是寒冷单秀琪却是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出去猎凶兽。

    这里属于大半弯的深处了时时刻刻都可能遇见强大的凶兽。单秀琪不敢离洞多远只是在附近转悠。

    为了避免强大的凶兽昨天她转悠了大半天时间才找到了一头比较弱的凶兽。今天她还打算猎取这种凶兽这种凶兽虽然小可是血却很是取暖喝了也不是多饿。她要猎取的那种凶兽比兔子大不了多少却还有一只角。

    这凶兽的名称单秀琪不知道。她清楚在很早之前地球上是没有这种凶兽的。仙女星来了之后一些妖兽进入了地球地球才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凶兽。

    这种凶兽皮毛淡灰色角却是暗红色的似乎喜欢吃坚果。昨天单秀琪就是在一株松果树下抓到了一只这种凶兽。

    所以今天单秀琪一出来就躲在了数株松果树之间。果然和她猜测的差不多仅仅是躲了半个小时不到单秀琪就再次猎到了一头这样的独角兽。

    ……

    单秀琪带着狄九逃出了戴呈市戴呈市最近几天却被翻了一个跟头。

    地球上最强大的古武家族之一单家在戴呈市被人杀了十多个。其中地级强者就有三个包括了单家的副总教练。这还不算单家第一天骄单北鹤也被人杀在了戴呈市。

    这件事不仅仅是在单家掀起了轩然大波就是古武圈也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

    单家的天级强者单千仞已经是来到了戴呈市开始调查这件事。

    这件事倒是不难调查主要原因是从单家逃走的单秀琪和一名叫狄九的青年好上了。单家的强者去抓单秀琪的时候被狄九斩杀。

    不仅如此狄九还单独去了单家在戴呈市的驻地将单家的人一网打尽全部斩尽杀绝了。

    不过狄九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狄九在杀光了单家在戴呈市的人后重伤不起被单秀琪救走。

    “嘭!”单千仞在得知了前因后果后气的一巴掌将一整张桌子拍成了碎渣。

    居然动到单家头上来了简直是不知死活。

    从来只有单家去惹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惹单家了?

    对于狄九单千仞没有半分在意单游之的致命伤是刀伤口。虽然出刀狠辣也很是准但很明显的狄九的修为也不会太高。若是狄九的修为很高的话单游之就不会让狄九重伤。

    “查给我全力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那单秀琪带着一个人绝对跑不了多远很有可能躲在大半弯的凶兽区。”单千仞狠厉的说道。

    ……

    这已经是第五天单秀琪再次将独角兽的血给狄九喝了狄九这几天明显的脸色好转脸上的灰色减弱心脏跳动更是有力。

    单秀琪相信只要再有一两天狄九就很有可能醒过来。

    狄九感觉到自己所在的空间渐渐的亮了起来他的规则周天运转更是圆润。只是不时的有一种热流滋润他的身体让他身体有一种炙热。

    “咔!”当规则周天渐渐打破平衡再次遏制住毒道纹的时候狄九的识海深处传来一声轻响。虽然狄九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他的识海被涅化的部分开始自然恢复。

    狄九拥有第九道则更是会自动的抓住这种机会加快运转规则周天。

    当他有了一些意识的时候他的意识好像再次回到了明珠城。

    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日子在那个日子里面他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每天只要想着自己的事情过着自己想过的日子就行。

    早已被他遗忘了不知道多久的甄蔓竟然又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狄九皱了一下眉头那是他在少年时候的一种美好记忆而已他后来开始修道早就忘记了这个女人为何这个时候甄蔓会出现在他面前。

    “你来做什么?”狄九想要询问一句可是他的嗓子似乎有些哑居然没有说出来。

    单秀琪看着狄九皱眉伸手再次抚摸了一下狄九的额头。

    狄九感觉到甄蔓愈发靠近他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唤带着一种最原始的生理渴望让他居然将甄蔓搂在了怀里。

    “唔!”甄蔓传来一声惊呼随即狄九愈发无法控制自己的那种渴望他有一种极度的渴望那种渴望让他自己也无法说明白下意识的撕开甄蔓的衣服。

    单秀琪有些呆滞住了她没想到狄九会做出这种事情。很快她就明白过来肯定是那独角兽血造成的那血让她都有些浑身燥热更不要说是意识不是更清醒的狄九了。

    可是狄九的力气比她大多了她这几天并没有真正的吃过一餐好的本身就有些无力。

    加上那独角兽的血可以让她浑身发热此刻被狄九搂在怀里撕开衣服她竟然没有去反抗。

    当狄九彻底撕开她衣服的时候想要反抗的单秀琪反而停止了动作。

    她这一辈子注定是别人手里的棋子她为什么要逃出来?还不是不喜欢单家那丑恶的嘴脸明明有了足够的实力还要出卖她和她娘。

    不过她也很清楚单家的能量太大了她迟早会被再次抓回去的。躲在这个地方时间也不会太长久。既然迟早都会被抓回去被人折磨她还不如就这样给狄九算了。

    狄九好歹也和她共过难算是她最熟悉的一个男人了。

    她单秀琪是没有资格恋爱的也没有资格去了解一个人的。既然如此何必再去想太多?等她的处子之躯都没有了单家还要抓她做什么?

    潮湿的炙热传来单秀琪索性闭上了眼睛任凭狄九去动作。

    ……

    心头一阵阵清凉整个身体也在这一刻轻松起来。狄九甚至感觉到自己对天地一切法则的理解更是清晰透彻了许多规则周天圆润完善了起来。

    那是一种对生命的诠释生命不可缺失的一个过程。

    他的道并不是斩却七情六欲之道而是一种和寻常人一般的生命追求。

    在明悟了这一点后狄九的规则周天愈发清晰那原本还在相持的毒道纹立即就被缓缓剥离。

    狄九脸上的灰气渐渐消失他的生机也是越来越旺盛。

    单秀琪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狄九的怀里她赶紧站了起来衣服脱落在地。

    单秀琪的身体有些发软她低头看着依然还未彻底清醒的狄九眼里多了一丝柔情。

    小心的将狄九扶好她才将自己的衣服穿起来。无论有没有爱情无论有没有未来以后她的生命将和眼前这个男人联系在一起。

    整理好了衣服单秀琪决定出去寻找独角兽。

    狄九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昨天的事情虽然是特殊情况可明显也是因为独角兽血的缘故。

    狄九和她都喝了独角兽的血这才有那种需要。既然她已经将狄九当成自己的身边人那自然不能让狄九饿了。

    ……

    这几天雪越下越大而且时时刻刻都在下着单秀琪感受到脚下的雪已经有一尺多深就算是狄九不醒她和狄九也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还没有走到那一片松果林单秀琪就感觉到浑身一阵阵发软她扶住了一株枯树喘息了几口。

    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入眼的几道人影让她的心瞬间就沉了下去。

    两个人影正向她这边走来她看见这个两个人的时候这两个人同时发现了她。

    这绝对是单家的人单秀琪想都没有想换了一个方向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