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四九零章 逃出戴呈
    单秀琪站在路途旅馆犹豫了一分钟最后还是决定去救一下狄九。她最多被抓回单家虽然对她来说被抓回去和要她的命差不多可若是她不回去的话她心里始终有一根刺。

    她修炼的是武道不求和那些巅峰强者一般跨入半丹后寿元可以增加两三百年但求无牵无挂的去修炼自己的武道。

    一旦心里有了一根刺她的武道之路被终止了不说就是她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快活。

    ……

    “没错我是狄九。”狄九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大厅中间。

    “看样子你是有些底气啊既然如此让我单北鹤来试试看你的嘴巴和手段是不是一样强。”单北鹤自然也是看出来了狄九杀了之前去抓他的单家人。

    在他眼里那些去抓狄九的家伙只是一群吃干饭的而已。他们只能对付修为远远不如他们的人略微强一点的人都是无可奈何了。他单北鹤可以单独对付一个地级初期那些去抓狄九的家伙别看是玄级修为了其实就是一群草包。

    “北鹤退下去你不是他的对手。”单游之站了起来。

    他看的比单北鹤更清楚昨天晚上去抓狄九的单石堂肯定就是死在狄九的手中。单石堂可是地级修为的强者虽然实力远远不如他但狄九可以杀一个地级强者那肯定是地级高手。单北鹤虽强也不足以对付一个地级高手。

    不等单北鹤说话狄九已是抬手四个火球丢了出去。

    包括单北鹤之内的四人在狄九的火球之下连半点反抗都没有就直接化为飞灰。

    单游之看见狄九的手段脸上现出惊恐。这绝对是半丹级别的强者否则的话岂能抬手就是火球?

    哪怕他地级后期在半丹强者面前也是蝼蚁。他单家也有一个接近半丹强者可那也只是接近半丹强者还无法抬手丢出火球来。

    “前辈……”单游之仅仅说了两个字就感觉到了狄九的不妥。

    狄九站在原地嘴角溢出血迹脸色泛出黑气。

    此人受伤了?很快单游之就肯定狄九受伤了他心里狂喜抓出身边的长刀疯狂的劈下了狄九。

    狄九站着动都没有动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上单游之的长刀劈下此刻他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单游之而是疯狂的抵御体内的毒纹蔓延。

    船不加担担不加斤说的就是狄九现在的状况。

    之前他住在路途旅馆因为单秀琪的帮助他没有任何戒备的修炼了一晚上结果不仅仅是遏制住了原本和他规则周天形成平衡的毒道纹还将毒道纹剥离开来一些让他的神念可以使用一丝。

    之所以有这种效果仅仅是因为他将原本对周围戒备的那一丝精力也放在了驱除毒道纹上。

    而现在他仅仅是连续施展了多个火球他的规则周天和毒道纹抵抗中好不容易占据的一点上风再次落了下来。不仅如此还因为他动用神念过多这种平衡也被打破了。

    这一刻他的经脉开始灰化若不是他还有星空脉络他这次死定了。

    “嘭!”单游之的长刀劈在了狄九的颈脖上只是带出了一道白印而已。

    单游之呆滞的看着自己的长刀他的长刀可是顶级的兵器甚至可以称之为神兵斩断钢铁也是轻而易举。现在他的长刀却没有砍破狄九的肌肤这是什么肌肤?

    铁布衫?对肯定是铁布衫。

    原来传说中的铁布衫还真的存在单游之眼里闪过激动他抓出一柄三棱刺看着狄九的眼睛就插了下去。

    他就不相信铁布衫可以修炼到眼睛来只要他杀了狄九他就可以慢慢的调查狄九身上的秘密。

    哪怕狄九此刻没有半点心神分出了对付单游之他也不能让单游之用三棱刺刺自己的眼睛。

    他必须要尽快杀了单游之这种事情越拖下去越危险。

    单游之三棱刺刺出来的时候狄九勉强构建了一道法则刃芒从单游之的眉心劈下。

    “噗!”单游之的眉心被狄九的这一道法则刃芒撕裂成为两半他的三棱刺虚空止住他倒在地上之前还在死死的盯着狄九。因为他不明白那一道看不见刃芒是怎么来的。

    “噗!”狄九同样是噗出一道血箭他的脸色越来越灰暗眉心都有一丝死气萦绕了。

    他和体内的毒道纹抗衡的时候本来就处于下风这个时候他还敢用法则刃芒去杀单游之这更是让他的抵抗雪上加霜。

    狄九艰难的转身从这里冲了出去他必须要第一时间到自己的房间然后闭关疗伤。

    “嘭!”狄九刚刚冲出大门就扑倒在地距离他想要去旅店的目标还远得很。

    狄九心里明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晕倒在大街上可是那毒道纹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根本就掌控不了。

    单秀琪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见狄九扑倒在门外。她几乎连考虑都没有直接冲上去将狄九背起来转身就逃。

    甚至连狄九为什么能逃出来为什么单家的人没有第一时间追上来这些问题她都是没有考虑。

    …….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周围传来狂暴的兽吼声音单秀琪这才从之前疯狂的逃跑中清醒过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早已冲出了戴呈市甚至绕过了半个大半弯区进入了真正的危险区域。

    这里她来过有强大的凶兽出没。

    之前一路奔逃单秀琪还不觉得现在一旦停下来她立即就感觉到了害怕。哪怕她是一个黄级后期的武者一样是害怕。

    单秀琪放慢了脚步她知道距离她三里之外有一个极为隐蔽的洞穴曾经她在那洞穴中躲过了一头强大的凶虎追杀。

    夜晚的大半弯区除了兽吼之外只有呜咽的冷风。好在地面上的积雪遮掩了单秀琪的脚步声音。

    三里路单秀琪足足走了将近两个小时这才来到了那洞穴外。

    洞穴外面是一堆杂草此刻那些杂草早已被积雪覆盖单秀琪知道这杂草之后还有一块巨石那块巨石挡住了洞口。

    单秀琪拔开了积雪巨石没有动。她移开巨石将狄九背进这个洞穴中后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只要晚上下一晚上雪明天应该就安全了至少单家不会找到她。

    洞穴并不大方圆不过五六个平方一个人的话倒还显得有些宽敞两个人就显得有些小了。

    单秀琪将狄九放在地上转身又将那巨石掩盖起来。

    当她准备查看一下狄九的情况时忽然想到了不对的地方。按理说狄九逃出了单家驻地绝对不可能被她救出来才是?单家的人既然来到了戴呈市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让她逃走。

    还有单家的人打伤了狄九岂能让狄九重伤逃出来?

    可惜的是这些问题任凭单秀琪想破了头也无法得到正确的答案最后她只能顺天从人。将洞穴清理了一下将狄九搬到了洞穴中的一块石头上。

    背着狄九在雪地里面奔逃这么长时间单秀琪也坚持不住她靠在石头上很快就沉睡了过去。

    单秀琪是被冻醒的哪怕她是黄级武者在这个洞穴当中也承受不住这种冰寒。她站起来跺了跺脚心里很是不解。这已经是三月份了往年这个时候戴呈市绝对不会有这么冷的。

    今年戴呈市本来也算是正常可前天突然下雪让温度一下就降低下来。

    看样子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留在这里她一个黄级武者也有可能被冻死。

    单秀琪转头看了看狄九狄九依然昏迷不醒她伸手在狄九的鼻子上感受了一下似乎还有淡淡的气息流动。

    摸了一下狄九的身体并没有僵硬看样子狄九还活着。

    单秀琪叹了口气既然狄九活着她就不能走。带着狄九逃走那是痴人说梦。

    要出去猎杀一两只野兔否则的话她自己估计还要死在狄九之前。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