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四八七章 农秀琪
    狄九捏着两张皱巴巴的钱币走向了东区。

    正如斐月岚说的那样狄九一进入东区范围就明显感受到了一种破败。狄九特意寻找了一家外面看起来极为破旧的旅馆他打算住一晚上就走。

    天一亮他将离开戴呈市前往忘川山脉的忘川寺忘川寺下面有他需要的东西他一边在忘川寺疗伤一边收取轮回桥。

    旅馆的名字很有个性叫着路途旅馆。

    狄九刚刚走到旅馆门口一人就急冲进来若不是狄九反应极快这人肯定会直接撞在狄九身上。

    “对不起啊。”这冲进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已经是中年的女子她仓促的对狄九说了一句后就疾步走到了旅馆的前台。

    这女子的头发看起来有些枯很是随意的系了一个结。脸上的灰尘很是明显衣角还带着干涸了的血痕。在她的背后插着一柄弯刀。

    不过狄九很清楚这女人易容了。她年龄并不大甚至还很年轻。

    “帮我办理一个单间我住一晚上。”女子拿出一张证件递给前台的服务员。

    狄九看了一下那证件并不是身份证。

    “三百七十押金五百。”服务员的声音很是单调。

    “给。”女子拿出几张钱币递给了伙计这伙计很快就帮她办理了入住。

    她拿起门卡的同时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开始打量狄九。

    狄九的衣服看起来有些复古浑身上下也都是干涸的血迹脸上和手臂的伤口甚至还没有彻底玉盒。

    事实上狄九的打扮并不算是多离奇在地球上妖兽横行的时候很多武者都喜欢穿复古的衣服。

    狄九已经没有了去办理入住的心思了他肯定斐月岚也知道他一百块钱是办不到住宿的这才不好意思多说转身就走。

    这个旅馆明显是比较差的一个比较差的旅馆一般的房间也要三百七关键是还要五百块钱的押金他身上只有两张皱巴巴的票子而已。况且他身上什么证件都没有。

    叹了口气狄九转身就走。他决定还是离开戴呈市若是没有办法坐车他就一路上走过去。

    他唯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了路上走多久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

    “你等等……”让狄九疑惑的是他准备走的时候那办理好入住的中年女子居然叫住了他。

    狄九回头看着这女子不解问道“你找我?”

    “刚才差点撞到你真是对不起了。”女子再次道歉了一句。

    狄九知道对方肯定不是为了这一句来的若是道歉刚才已经道歉过了。

    “没什么你也没有撞到我。”狄九摇了摇头。

    女子微微一笑露出和她面容外形不相称的洁白牙齿“刚才我看你似乎要住店为何又不住了?”

    “我发现我的证件丢了而且钱也不够所以只能不住店了。”狄九实话实说。

    “那你去什么地方?”女子惊异问道。

    狄九犹豫了一下问道“我想要去南江省的洛津市你知道这里有地方坐车吗?坐车多少钱?”

    女子叹息道“洛津距离这里可不近若是你连住店的钱都没有话去洛津的钱更是不够。火车过去需要数千元而且也要身份证件的。”

    “这么贵?”狄九暗道当年他在地球的时候从洛津到戴呈市的高铁寻常座位也不过是几百块钱而已。

    女子却说道“这个算是最便宜的了这一路上有许多凶兽火车行走起来也是需要专人看护的。”

    狄九有些皱眉他实在是想不通地球上为什么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厉害野兽甚至是妖兽。

    “你现在离开戴呈市很危险到了晚上戴呈市外面几乎是无法活人的。若是你不介意你和我住一个房间吧我换一个大点的房间。”女子的话让狄九有些惊讶。

    他和这个女子素不相识对方为什么让他住一个房间?

    狄九还在犹豫间这女子已经在前台换了一个大的套间押金变成了一千一晚上的价格也变成了七百三。

    “走吧我们一起上去。”女子拿着房卡对狄九扬了扬笑着说道。而那前台的服务员就好像没有看到一般似乎这种事情太稀松平常。

    狄九略一犹豫就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你了。”

    住在旅店里面总比外面安全。至少他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剥离体内涅槃毒道纹而不需要分出任何心神去管别的事情。

    ……

    女子办理的套间并不大不过的确是有两个房间。

    狄九一跟着女子进入房间这女子就将门锁上然后对狄九说道“我叫农秀琪你呢?”

    “我叫狄九。”狄九随口说道。

    农秀琪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再次说道“狄大哥你的伤是在大半弯凶兽区受的吗?我听人说大半弯最近来了一头妖兽就算是玄级武者也被那妖兽杀了。你以后去大半弯凶兽区的话一定要小心了。”

    “我知道只是我和你素不相识你为何要帮我?”这句话才是狄九想要询问的他不大相信现在大家都这么好客了。随随便便就可以邀请一个陌生男子一起住吗?

    农秀琪对狄九躬身一礼这才说道“之前我因为在戴呈市遇见了我害怕的人所以才急匆匆的冲进了路途旅馆。后来我想起当时我的速度寻常人绝对是避不开的就算是黄级巅峰强者也无法避开我那一撞。而狄大哥却轻松避开了我那一撞可见狄大哥至少是一个玄级武者……”

    农秀琪说完这句话后自己也感觉到了不对。若狄九真的是和她猜测的那样是一个玄级强者为什么会落魄到连住旅店的钱都没有?

    狄九这才明白为什么农秀琪要帮他了。一个农秀琪自己易容了这个年龄加上看起来也一般自己这个强者自然是看不上眼。第二就是农秀琪怀疑自己是一个玄级武者对方想要向他求教一些武道问题。

    狄九只好说道“我不是玄级武者。”

    农秀琪自己也反应过来若狄九是玄级武者绝对不会穷成这样。狄九能避开她很有可能是反应能力非常快这或者是一种天赋罢了。

    见是对方误会狄九笑了笑站了起来“看来你判断错误了既然如此……”

    没等狄九将话说完农秀琪就赶紧说道“狄大哥你现在出去也是危险既然房间都订好了你就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再说出去的事情吧。”

    “多谢了。”狄九点点头没有再拒绝。

    狄九不是玄级武者农秀琪的兴趣一下大减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锁上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至于狄九从哪里来的又到哪里去她根本就不在意也和她毫无关系了。

    狄九同样回到房间开始全力剥离体内的毒道纹。现在他没有任何打搅也是没有了任何戒备规则周天运转起来后狄九立即就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同。

    原本他的规则周天和毒道纹仅仅是相持而现在他的规则周天已经可以慢慢的剥离入侵体内的毒道纹。果然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只是因为去掉了些许的戒备而已就有了质的改变。

    这让狄九感谢起农秀琪来他若是能在这个地方修炼个三天时间他将可以动用部分神念了。

    狄九还没有注意八一丝毒纹。他体内的毒纹千千万万既然剥离了第一丝那就意味着后面的事情对他来说再也不是绝望。

    “咔!”哪怕识海依然是处于裂痕状态狄九却触摸到了自己的识海他的一丝神念渗透出来方圆百米终于清晰起来。狄九惊喜不已他以为三天的事情仅仅用了几个小时就办到了。

    一名灰衣男子正从旅馆背面一步跨上了三楼然后再次来到了五楼直奔他所在的房间而来。

    这绝对是一个地级强者狄九微微一皱眉他不认识什么强者啊?为何对方晚上要来对付他?

    很快狄九就反应过来对方应该不是来对付他的而是来对付农秀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