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四七六章 雷帝厉雷
    狄九不过是仙尊七层而已他就算是在周围的空间刻画下了一堆法则阵旗也不会傻得和七八个九级虚空妖兽来硬的。

    他来这里第一是找到屈痕和沉自舜其次才是帮忙对付这些兽潮。

    雷庭仙陆可不是四方仙陆狄九没有那种大公无私的精神要牺牲小我成就大仙陆。

    帮助四方仙陆是因为他自己就生存在四方仙陆将来就是他走了他的朋友和身边的人也都是飞升到四方仙陆。雷庭仙陆凭什么需要他来牺牲?更何况一直以来雷庭仙陆的雷阳门就和他很是不对眼。

    一道道法则阵旗被狄九锁定瞬息之间在狄九周围形成了一个防御大阵。随即狄九一抓黑火带着太古雷石一个神念遁就从兽群之中遁走。

    等狄九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在护阵边缘。

    这是一个九级防御仙阵虽然被兽潮不断攻击却也是不断被修复依然还是九级防御仙阵。

    狄九踏着太古雷石带着黑火冲进兽潮中防御阵内雷庭仙陆的修士看的清清楚楚。

    所有的修士都是惊骇不已的看着狄九这是哪里来的家伙?竟然敢只身冲进兽群?这种恐怖的兽群就算是一个仙帝圆满冲进去恐怕都是有死无生。

    可是很快他们就傻眼了狄九脚下雷石激发出来无穷无尽的雷弧甚至是雷瀑攻击狄九冲进兽潮几乎可以用所向披靡来形容。

    当那七八头巅峰虚空妖兽冲向狄九的时候这边的修士都是将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

    这么多巅峰妖兽冲向狄九狄九那个雷弧再强也不可能一次性干掉所有的巅峰妖兽。只要有一头妖兽没有被杀掉让这妖兽冲进了狄九的防御圈那狄九就是死路一条。

    所有的人都在想看着狄九如何对付这些九级仙妖兽的时候狄九居然突兀落在了防御仙阵的旁边这是瞬移吗?

    “不能打开防御阵……”人群中一名黑脸修士大声叫道他看见狄九冲过来担心自己这边的人不知道轻重直接打开防御阵放狄九进来。

    可以肯定只要防御仙阵被打开一个缺口那进来的就不仅仅是狄九了。

    事实上就算是有同情狄九的修士想要放狄九进来也办不到守护在防御仙阵前的都是一些炮灰而已既然是炮灰怎么可能有开启防御仙阵的阵旗?

    然而下一刻所有的人都傻眼了他们看见狄九落在护阵前面之后只是抬手打了几道手诀跟着护阵就被打开了一道缝隙狄九从容不迫的从护阵外面进来。直到狄九进来后外面那一道缝隙才再次消失。

    这种阵道水平……

    若是那些妖兽也有这么厉害他们还修补个屁的防御仙阵啊?

    “前辈……”面对狄九的一名大至仙磕磕绊绊的叫了一声他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强者。他肯定就算是雷帝来这里了也没有眼前这个青年这么可怕。

    狄九对这名大至仙点点头随口问道“别的地方来助拳的人都在哪里?”

    感受到了狄九似乎并不是那种难以说话的人这大至仙总算是放松了一些他赶紧说道“现在好像还没有其余地方的人来我雷庭仙陆的前辈都在议事大殿就是前面这个……”

    说话间这名修士指了指前方一座大殿。

    “谢谢了。”狄九不慌不忙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过去。后面那些修士看狄九走路的样子就好像担心路上有蚂蚁被踩死一般慢吞吞的。

    狄九自然不是故意要慢吞吞他一路走一路在构建法则阵旗。这次和上次去煌湖宫不同虽然他的修为比上次强大了无数不止可他身边也没有了种傲和殷无裳这两个强者。

    ……

    雷阳门大阵前面的这个大殿中坐了至少五十名修士。这些人修为最弱的也是仙帝初期大多数都是仙帝中期和仙帝后期。

    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名看起来就好像一道雷电般的男子他头上结着一条蓝色的丝绦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强大的压迫气势似乎下一刻他周身的那压迫气势就会化为漫天雷弧轰出去。

    倒是那一条蓝色丝绦让他这种锋芒毕露的气息有了一丝生息。

    这人是雷庭仙陆的第一强者雷阳门的宗主厉雷。

    在厉雷出现之前所有的人都知道厉雷很强不过厉雷的修为大家也都清楚仙帝六层到仙帝七层之间徘徊而已。

    直到这次兽潮出现厉雷亲自出来带头阻拦虚空兽潮大家才看清楚厉雷的真实修为应该是仙帝九层圆满甚至是超越了仙帝的存在。

    “我们的求援一个都没有来而我们的护阵被撕裂的地方越来越多迟早有一天那些可怕的仙妖兽会一拥而入……”一名老妪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一丝悲观。

    她作为一个仙帝六层强者倒是不担心被兽潮淹没了可一旦兽潮撕裂了防御仙阵那他们的家园将被践踏成碎渣。她的寿元都快到了若是连修炼闭关的地方都被人践踏了那她这一生也就到此为止而已。

    “呵呵唯一来帮忙的几个人莫名其妙的出事换成我我也不敢来这个地方。”一名大汉呵呵一声语气有些不屑。

    “单邢你这是什么意思?”厉雷的脸色沉了下来“莫非你以为你跨入了大仙帝行列某就不敢对你如何了?”

    “哈哈……”叫单邢的大汉哈哈一笑语气冷冷的说道“我单邢修为不如何不要说比起雷帝就是比起魔衣仙陆的五大仙帝我也差的远。可惜的是五大仙帝我们也邀请不过来。况且只是我实话实说而已大家的眼睛都是明亮的。大鼎自由仙城的丹会会主屈痕和副会主沉自舜带着种傲道友一起来助拳我雷庭仙陆是如何做的?

    呵呵先是设计让种傲重创逃走。然后借口拿下屈痕和沉自舜会主我不知道我们雷庭仙陆现在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了为什么还要对不远亿万里来助拳的盟友出手?我朋友雍左成仅仅是说了一句公道话而已现在他在哪里?

    “啪!”厉雷一拍面前的茶几忽地站起“单邢你的意思是雍左成是我算计的了?那种傲抢夺我们雷庭仙陆的宝物也是我让他抢夺的了?”

    单邢显然是豁出去了“厉宗主是不是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雍岛主在说了一句公道话之后就被派出去堵防御阵缺口而就是那一次他就陷入了兽潮之中生死不知。我们雷庭仙陆这么多仙帝大仙帝却只有寥寥几个。厉宗主就告诉我一下雷庭仙陆兽潮到现在陨落了几个仙帝又陨落了几个大仙帝?

    种道友之所以可以走掉那是因为种道友实在是太强了他强的超出了有些人的预料之外。就算是这样依然是有三名仙帝去追杀他现在是不是被杀了我单邢自然是没有资格知道……”

    单邢以为厉雷要动手的时候厉雷反而对众多仙帝一抱拳“我厉雷之所以坐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是雷阳门的宗主也不是因为我的修为。是因为我一心为了雷庭仙陆现在我雷庭仙陆面临着最可怕的虚空兽潮我只希望大家齐心合力而不是互相猜忌。若是有人对我厉雷猜忌那我让开你来带领大家打退兽潮。我厉雷此心可鉴一年前我道侣空香新一样陨落在兽潮之中我半个字也没说……”

    单邢哼了一声“空香新是去追杀种傲道友了吧和兽潮又有什么关系?”

    “哈哈哈哈……”厉雷一声狂笑可是他眼里没有半分笑意在这一声狂笑之后他一张手一柄雷锤就出现在手心“单邢你可以侮辱我甚至怀疑我对雷庭仙陆的赤诚之心但是你不应该侮辱我道侣。今天我若不杀你我对不起我道侣。

    她在和兽潮战斗的时候陨落在守护我雷庭仙陆的时候陨落我可以为了雷庭仙陆忍住不做冲动的事情。然而她为雷庭仙陆付出了生命却还有人在侮辱她的时候我是真的忍不住。各位抱歉了我必须要杀了此人……”

    “呵呵你这话说的老子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挂牌坊行不行?”门口突兀的声音传来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门口。

    一名蓝衣青年脚踏着一块雷石背后还背着一柄长刀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