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五七章 夜悕发难
    狄九用疑惑不解的表情看着夜悕“夜宫主这就奇怪了。刚才这位朋友要出售空极渡芽难道我不能要?或者说因为这里是煌湖宫只要是夜宫主看中的东西别的人就不可以报价?若是真是如此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狄九对皆柯一抱拳“皆道友要不我们先走去外面交易可好?这里是夜宫主的地盘他不允许我们交易。”

    明知道夜悕和狄九的意思此刻煌湖上大多数修士都是有些不屑了。狄九的确是和夜悕抢夺了两次东西不过这在仙易会中算是正常事情。一个仙易会上若是两人都看中了同样一种东西那互相诋毁对方的报价并不为过。只要你的报价和说的话让想要交易的修士满意就行了。

    可以说夜悕刚才的话算是违规了。倒是狄九做的有些龌龊也是在规则之内。

    “哈哈……”夜悕哈哈一笑“是我有些着相了既然如此我和狄丹帝的事情等会再说。现在我就和狄丹帝竞争一番空极渡芽吧。皆长老我出一条极品仙灵脉一枚时间晶石三枚上品尊意丹一亿仙晶另外再加我的这枚青莲宝色旗。所有这些东西都只是用来交易你的空极渡芽。”

    听到这个报价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倒吸冷气。

    夜悕的报价实在是太离谱了点无论夜悕的青莲宝色旗是真是假仅仅那一枚时间晶石就足以和空极渡芽相媲美了。

    空极渡芽再珍贵也不过是一株仙灵草而已。既然是仙灵草等级再高也是九级仙灵草。

    夜悕的报价拿出来不要说是一株九级仙灵草就算是几十株九级仙灵草恐怕都可以购买到。

    就是皆柯听到夜悕的报价手也是抖了一下他知道空极渡芽稀少是灵目类的仙灵草。可是再稀少也不值夜悕拿出来的东西价格。

    虽然他渴望狄九的修复识海类丹药也挡不住夜悕的价格。

    狄九岂能等皆柯的话说出来他明显感觉到皆柯心动了哈哈一笑说道“夜宫主你那一件假的青莲宝色旗就不用拿出来了吧我们交易东西讲究的是诚信我在夜宫主身上只感觉到了各种各样的山寨啊……”

    夜悕不懂山寨是什么意思依然冷哼一声“是不是假的不是你说了算的皆长老修为远远强于你他自会辨认。”

    “皆长老虽然我不应该贬低对手的东西只是我这个人心直口快有话就说不喜欢藏着掖着。至于真相夜宫主倒是有一句话说的没错皆长老自会辨认。现在呢我说一下我出的价格:我出上品仙晶两亿极品仙晶十枚上品仙灵脉五条。九纹特等和尊意丹六枚时间晶石两枚。当然最重要的筹码是我的识洛丹三十枚另外加上我的识洛丹丹方。”狄九说完很是干脆的举起了一枚戒指。

    皆柯强压住内心的激动毫不犹豫的说道“狄丹帝我和你交易了。”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狄九身边将东西交给了狄九。这里都有人敢抢夺狄九的素色云界旗他可不敢将手中的东西丢给狄九。

    除非他傻了他才会选择和夜悕交易。夜悕的青莲宝色旗明显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夜悕就不可能将青莲宝色旗拿出来和他交易。就是夜悕那一枚青莲宝色旗就值无数空极渡芽。他之前之所以对夜悕的东西心动主要是夜悕还拿出了一枚时间晶石。

    而现在狄九拿出了两枚时间晶石其余的东西除了一条极品仙灵脉之外都比夜悕多。更何况九纹的尊意丹六枚这一枚都是天价不要说六枚。极品仙晶这种东西他也急需要加上狄九还拿出识洛丹的丹方这个时候他不和狄九交易还和谁交易?

    看见狄九和皆柯交易完毕周围的人都是感叹不已。什么时候一株空极渡芽也如此值钱了?

    还有狄九居然有两枚时间晶石不是说狄九当年在大鼎仙城花了大价钱购买过一枚时间晶石吗?

    夜悕看见狄九和皆柯交易完毕反而冷静下来。

    他一定要在狄九离开这个地方之前将狄九拿下。空极渡芽对他太过重要他的虚妄之眼必须要空极渡芽。由此可见之前他的推测并没有错误。狄九也有虚妄之言类似的神通否则的话不可能在乱则空间还安然无恙同样的狄九也不可能花费如此大的代价竞购空极渡芽。

    夜悕不知道狄九在拥有道瞳之前已经可以在乱则空间生存了。

    此刻其余的人都在交易仙帝交易虽然没有狄九的这种大手笔每次拿出来的东西都是顶级宝物。

    狄九停止了刻画各种法则阵旗这个地方他刻画的法则阵旗足以布置一个九级的困杀阵。现在他在等别的人交易完毕然后和夜悕翻脸。以他现在刻画的众多法则阵旗他只要丢出控制阵旗就可以随时布置出来九级困杀仙阵。

    “狄丹帝不知道你的星空茶可有了?我想要交易一些星空茶。”这次说话的是一名仙帝五层强者狄九没有见过。

    狄九一抱拳歉意的说道“我的星空茶也不多了除非有人有亿年仙木髓或者是知道哪里有亿年仙木髓。”

    听到狄九的话众人都沉默下来。亿年仙木髓这种宝物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论起价值来比之前狄九交易的空极渡芽要珍贵多了。

    狄九说出这话也没有指望马上就有结果。这里来的都是强者事后若是有人想要和他交易自会寻找他。

    见夜悕没有再交易任何东西所有的人都清楚夜悕是等着大家交易完毕然后对狄九发难了。

    夜悕好歹也是这一方星空的第一强者在感受到这种萧杀气氛后一些原本想要交易的修士都是主动停止了交易动作。

    见大家停止了交易夜悕再次站起来一抱拳说道“各位朋友以我的实力想要对付狄丹帝应该是轻而易举。然而我夜悕行的正站得直什么事情都有一个理字。今天我请大家来这里品尝仙灵果除了为大家创造一个仙易会场地增加大家的交流之外还有就是请各位为我夜悕评评理。”

    夜悕话音刚刚落下贺薇薇身边的小白脸方琦就站了起来满脸感慨的说道“我曾经有数次仗着自己的实力行事懒得去听别人的道理今天听了夜宫主的话真是惭愧之极。想我方琦才区区仙帝一层实力就如此目空一切如此嚣张而夜宫主身为四大仙陆第一人依然是用事实理由说话我真是惭愧啊惭愧……”

    狄九用大家都可以听到的声音长叹一下看着方琦说道“方琦我和你是有仇可是你应该不知道才是啊你怎么会如此害我?”

    方琦一皱眉冷着脸说道“我方琦何时害你了?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心里话。某些人不要往自己身上贴。也幸好你才仙王修为若是你有夜宫主的实力恐怕整个宇宙都没有第二个人能说话了。”

    狄九呵呵说道“我不是往自己身上贴啊是因为你说这种尴尬的话害的我百万年前的隔百万年饭都要吐出来了你不是害我是害谁啊?百万年前我每天做好人做好事省吃俭用好不容易去吃了一餐饭结果今天全部要吐……算了这些说来有什么用呢只会让别人牙酸而已。”

    “噗嗤!”艾倾冰年龄最小修为最弱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坐着的瑶华雪山宗主融雪仙帝莫娄雪盯着艾倾冰眼一瞪别看这里看起来很和煦等会铁定要流血的。她莫娄雪是魔衣仙陆五大宗门之一瑶华雪山的宗主在这个地方还真不算什么。

    更何况狄九可是一个狠人和她齐名的解万棱、越无量今天都没有来。至于西陵元夷坟头草早就多高了。不对应该说连坟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