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五五章 大宙鼎
    介迪的杀势是半点都影响不到狄九甚至还没有到狄九身周就被狄九身边的种傲挡住消失无踪。

    介迪心里一沉哪怕他是仙帝九层实力他心里依然是怀疑自己不是种傲的对手。狄九身边有这种顶级强者而夜悕也没有站出来帮他说话他实在是不敢再妄动。

    在狄九印象中夜悕此人心机深沉做事绝对不会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夜悕拿出这能以假乱真的青莲宝色旗很有可能是针对他身上的素色云界旗来的。

    只是让狄九疑惑的是他以为夜悕会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夜悕却似乎在观察一名仙帝六层修为的长须男子。

    “夜宫主我有一个丹鼎也是无法炼化。不过我的这个丹鼎绝对不是什么假货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我不炼丹夜宫主若是有兴趣的话我们倒是可以交换一下。”一名仙帝七层的黄衫男子哈哈一笑抬手抓出了一个丹鼎。

    一般丹鼎都是三脚这个丹鼎却有五个脚。

    狄九一看就这个丹鼎就感觉到这个丹鼎不一般他的神念就落在了世界书上。

    让狄九惊喜不已的是世界书上真的多出了一页那一页正是这种丹鼎的形状丹鼎名为大宙。

    这绝对是好东西不是好东西世界书不会显露出其名字来。

    在大宙鼎后面的介绍上写着鼎名大宙宇宙开辟后天地而生化万物生阴阳……

    这似乎是一件炼器神鼎狄九决定将大宙鼎购来炼丹。他是一个八一个好的丹炉。这个黄衫男子之所以拿出大宙鼎肯定是没有能分辨出夜悕的青莲宝色旗真假。

    夜悕原本是看着那名仙帝六层的长须男子在狄九看来他似乎想要那仙帝六层长须男子身上的宝物。

    在这黄衫男子拿出大宙鼎后夜悕眼里立即就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只是这激动一闪而逝若非狄九在这附近布置了太多的法则阵旗他还真的感觉不到。

    眼看夜悕就要说话狄九忽然插在前面说道“这位道友夜宫主的青莲宝色旗百分之百是假货我已经看过。我这里倒是有道友需要的东西当然还有这个相送。”

    说完狄九直接抓出一个玉瓶丢给这名黄衫男子。

    实在是他太想要这个大宙鼎了否则的话狄九绝对不会先将自己的东西丢给别人。狄九的神念一直在构建法则阵旗对周围的波动非常敏感。他感觉这黄衫男子的识海似乎有些问题神念波动并不是很连续。

    看见狄九说自己的东西是假的还先拿出东西丢给对方夜悕脸色一沉语气变冷的说道“狄丹帝虽然我不敢肯定我自己的这枚旗子是不是青莲宝色旗但狄丹帝只是扫了一眼就说是假的有些过分了吧?”

    狄九哈哈一笑“夜悕你骗别人可以骗我却是骗不了。我身上就有一枚素色云界旗不信大家神念扫一下。”

    说完狄九抓出素色云界旗放在面前。之前介迪想要让狄九拿出素色云界旗被狄九讥讽了一番现在狄九反而主动拿出来了这让介迪的脸色难看的犹如一个黑锅。可见不是狄九不拿出来而是他介迪没有那个资格让狄九拿出来。

    数十道神念瞬息就落在了狄九的素色云界旗上有一句话叫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五行旗大家都没有见过所以对夜悕拿出来的是不是真青莲宝色旗都不大肯定。现在狄九拿出了素色云界旗让大家神念随便扫大家立即就辨认出来了狄九拿出来的是真旗夜悕的青莲宝色旗似乎有些古怪。气息很类似可是其中的道韵相差太远。

    这就是说狄九说的很有可能是真话夜悕的青莲宝色旗应该是假货。

    “相隔太远我看不大清楚。”说话间一只手印抓向了狄九身前的素色云界旗。

    狄九冷笑一声天娑刀直接劈出同时叫了一声“老种……”

    种傲根本就不用狄九说话气势直接束缚住了对方的手印狄九的天娑刀已经劈落。

    种傲的气势连方费楼都不敢乱动经过一段时间修养后种傲的气势更是强大。这抓狄九素色云界旗的仙帝不过是刚刚跨入七级而已在被种傲领域杀势锁定后狄九的天娑刀已经是一刀劈落了对方的手臂。

    抢夺狄九素色云界旗的是一名瘦弱黑衣男子在种傲领域杀势锁定他的时候他心里就感觉到不好。只是狄九那一刀太快没等他挣脱种傲的领域杀势他的手臂已经被狄九劈落。

    黑衣男子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抓回自己的手臂。狄九毫不犹豫的动用了两枚法则阵旗这条手臂从黑衣男子的领域挣脱开来然后虚空中炸裂成为血雾。

    “你这是什么意思?”黑衣男子忽地站起脸色苍白的盯着狄九。

    若不是狄九身边的种傲太强他早就动手了。

    “不是自己的东西别随便拿否则的话自己的爪子会断光了。”狄九淡淡说道。

    今天这里来的人太多加上狄九还想要救丹会的会主屈痕否则的话他早就动手了。既然来的人很多他不但要对夜悕动手还要救人那就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狄九估计夜悕和他的想法差不多。夜悕想要在这里干掉他应该也想要让全天下都知道夜悕杀他狄九是应该的。

    当然狄九肯定夜悕之所以还没有动手应该还有别的的目的至于目的是什么他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最大的可能夜悕不想杀自己而是想要将他囚禁起来慢慢炮制自己身上的秘密甚至是为他专门炼丹。

    夜悕脸色一冷“狄丹帝你出手太狠辣了点吧何夷楼主仅仅是想要看看你的东西而已你就废了人家的一条手臂有些过分了。”

    “看别人的东西可以至少要经过别人的同意。若是按照夜宫主的意思那我也可以不经过夜宫主直接查看夜宫主的戒指了?”狄九讥讽了一句道。

    夜悕冷哼了一声没有再废话而是看向了黄衫男子“雍岛主若是你想要我的青莲宝色旗我和你换了。”

    狄九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死人何必和一个死人计较?

    被狄九废了一条胳膊的仙煌丹楼楼主何夷心里很是失望他仙帝七层实力认为自己在仓促之下出手狄九肯定反应不过来只要素色云界旗被他抢来了随便编造一个理由狄九就抢夺不过去。

    没想到他居然失手了失手就算了还丢了一条胳膊。关键是夜悕只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根本就没有为他出头的想法。要知道他的仙煌丹楼可是夜悕的产业刚才他出手也是为了夜悕。之前夜悕就和他说过必要的时候可以突然出手。

    若是狄九没有拿出素色云界旗的话那黄衫男子必定会和夜悕交换。他拿出大宙鼎就是为了交换青莲宝色旗的。现在看了狄九拿出来的素色云界旗虽然还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青莲宝色旗是假的却也不愿意拿大宙鼎这种宝物去交换不确定的东西了。

    狄九并不认识黄衫男子他不等黄衫男子回答夜悕的话就开口说道“雍岛主你可以尝一下我给你的丹药。”

    他相信只要对方不是白痴在他拿出素色云界旗后对方就不会再和夜悕交换。

    黄衫男子歉意的对夜悕说道“夜宫主我虽很想要青莲宝色旗可是才想到夜宫主都无法炼化的东西我肯定是无法炼化的。”

    若非他急需要五行旗中的一枚他哪里会急匆匆的拿出自己的大宙鼎?

    夜悕脸色阴沉没有回答。

    黄衫男子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和狄九交换的不过狄九明显也是一个狠人既然不和狄九交换他也不能无视狄九的话。他主动打开了狄九给的玉瓶将里面唯一的一枚识洛丹拿了出来。

    丹药还没有送入口中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识海有一阵阵清凉。黄衫男子心里狂震难道这是恢复识海的仙丹?可他从未听说过仙界有这种丹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