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个叫狄九的修士
    狄九身上很少有疗伤丹药树弟现在还只能炼制寻常的三级灵丹疗伤丹药最高的也只是二级灵丹对狄九没有多大意义。

    此时狄九重伤只能依靠灵石和星河诀。

    一天后狄九惊喜的发现他的神念再次凝练了许多。这不是通过星河诀凝练的而是他的神念干涸之后再次生成比之前更加凝练。

    尽管这种方式很折磨人对狄九来说却是又找到了一条凝练神念的手段。

    对提升自己的神念遁术狄九现在甚至比提升修为还要热切。

    之前不是神念遁术他就死在围攻当中了。

    半个月后狄九的伤势彻底消失别人要用顶级疗伤丹药花费数年时间才可以养好的伤狄九只是用了半个月。

    他的身体本来就有迅速的康复能力随着他的修为提升这种康复能力更强。若不是这次受伤实在是太重他连半个月都用不上。

    伤势一康复狄九就重新布置了洞府护阵。这个洞府不小对狄九来说依然还是不够大。

    花费了两天时间狄九将这个洞扩大了一倍都不止。尽管这里面只有一个修炼室这个修炼室却被狄九开辟出来了二十多丈。

    狄九又将洞府门口的护阵全部换成了五级法阵包括了防御阵、困杀阵、隐灵阵、束灵阵。

    做完这些狄九才将灵药园戒指中的蓝色灵脉丢了出来。

    蓝色灵脉一丢出来那浓郁到极致的灵气瞬息就充彻了整个洞府。正如那蓝色水池中的灵源一般这种灵气不但浓郁还可以洗涤经脉杂质。

    树弟惊喜的跳上了灵脉“大哥你真的弄到了这蓝色灵脉啊?我还以为那个王八蛋说瞎话。”

    “那家伙的确是说瞎话我只是弄到了十几丈蓝色灵脉那王八一百多丈。还有你到灵脉下面去修炼我要在这里晋级。”狄九将树弟拍了下去。

    他需要尽快晋级这蓝色灵脉是最适合修炼和冲击瓶颈用的。狄九感觉到这蓝色灵脉上有一种规则气息如果树弟在这上面修炼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修炼的感悟。

    树弟即将跨入三级在灵脉下面一样可以跨过去。

    “是大哥。”树弟依然是欣喜不已在这蓝色灵脉旁边修炼也不会比那蓝色池子中修炼差。以它的进度最多一个月它就可以跨入三级。

    狄九坐在蓝色灵脉上星河诀以最大程度的席卷着蓝色灵脉的灵气。灵脉上的浓郁灵气被狄九的星河诀抽出来汇入星空脉络中。

    纯净到极致的灵气让狄九有一种畅快感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体内杂质不断被这种带着冰凉气息的灵气冲刷走。

    拥有灰色石头他体内的杂质本来就少余下杂质继续被不断冲走修为提升速度愈发快了起来。

    仅仅几个周天狄九的修为就上升了一个层次。

    如果那冰凉的气息再多一点这灵气冲刷杂质将更彻底……

    更冰凉一些?狄九想起了自己得到的那枚蓝色珠子。他毫不犹豫的将这枚蓝色珠子拿出来将珠子放在了蓝色灵脉之上。

    洞府中的气息冰寒起来这种冰寒远远胜于之前那蓝色的池子。狄九尝试着运转了一个周天冰寒的灵气被星空脉络卷走狄九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那种无与伦比的好处。

    这种灵气不但以更快和更彻底的速度冲刷走他体内的杂质洗涤他的体质还让他的修为提升更快。

    对这种极速的修为提升狄九早已忽略了那种珠子带来的冰寒。

    在这种环境下修炼实在是畅快极了。狄九极少服用丹药加上拥有了灰色石头后体内杂质本来就少。再在这种浓郁纯净灵气的冲刷下仅仅是五天时间他的星空脉络中就充满了真元。下一个周天过去狄九浑身一震一道新的宣泄口被冲开真元急剧上升识海开始扩大星空脉络中出现了第三颗大星。

    第三颗星出现到清晰只有一个周天时间而已。

    金丹三层了这才几天时间啊。

    洞中越来越冰寒狄九则是完全沉浸到了修炼当中浓郁的灵气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蓝色的灵气茧。

    因为有束灵阵狄九一时间吸收不完的灵气只是在洞府中环绕并没有散逸出去。

    第一个月过去狄九冲破了金丹三层跨入金丹四层星空脉络中的星星化为了四颗。

    几乎是在狄九跨入金丹四层的同时树弟跨入了三级树妖的层次。它激动无比的走动了几下可惜狄九正在修炼耿戟和屎壳郎都不在这里它的快乐没有办法分享出去。

    得意的走了一段时间树弟找不到可以炫耀的人只能再次吸收冰寒的蓝色灵气修炼。

    ……

    天幕之外一名蓝发妖异青年脸色阴沉盯着天幕卷帘。

    留在天幕外面的修士看见这名蓝色妖异青年都是下意识的避开了一些。这个蓝色妖异青年一巴掌拍杀了一名戚家元魂老祖然后抓走了一名戚家的筑基二层。

    无论是什么原因让这名蓝发妖异青年再次来到这里也没有人敢上前去啰嗦一句。

    这蓝色妖异青年周身煞气环绕眼里更是带着浓烈的杀机。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区区一个蝼蚁给欺骗了他抓走了那名戚家筑基二层修士后就反复询问过结果对方不知道什么是神念锻。

    在他搜魂之后才知道对方的确是不知道什么是神念锻而且对方的记忆当中也没有任何关于神念锻的影子。

    他还是反复提取观察这个筑基二层的修士记忆最后才在一次偶然的撞击上找到了答案。

    在天幕开启之前有一名练气期的蝼蚁撞到了这名筑基二层的修士结果那名修士不断道歉这件事也没有被这名他抓来的筑基二层修士放在心上。

    既然这个筑基二层修士没有问题那他储物袋中多出的神念遁术很有可能是那个练气蝼蚁通过那次撞击放进来的。

    一个练气修士可以在撞一下的过程中将东西放进筑基二层修士的储物袋还不惊动这个筑基修士这至少是一个接近五级的阵法大师。至于修为肯定有隐匿。

    简异舞对自己的阵道还是很自信的他相信哪怕那个将玉简放入筑基二层修士储物袋的家伙是一个五级甚至六级的阵法大师也没有办法发现他留下来的神念印记。既然对方无法发现他留下来的神念印记为什么要将神念遁放入别人的储物袋中?

    他将玉简放入那名筑基二层修士是随便选择的对象还是有意选择的?可惜那个筑基蝼蚁根本就没有将那撞他的家伙放在心上他连容貌都无法得知。

    想到这里简异舞忽然看着远处一名金丹中期修士说道“你过来一下。”

    这名金丹修士大惊可是他不敢不过去。

    “晚辈战之建请前辈吩咐。”金丹修士走到面前躬身一礼心惊胆战的说道。

    “之前我在这里杀了一名元魂修士还带走了一个筑基修士你知道他们出自哪里?是不是一个宗门的?”简异舞的声音带着一丝寒气。

    “回前辈他们都是戚家商楼的人。”这名金丹修士可不敢有半分假话。

    “那戚家商楼有些什么仇敌?哪些戚家仇敌来到了天幕的?”简异舞点点头戚家商楼他还是听说过的。

    这名金丹修士赶紧说道“有一个叫狄九的修士和戚家商楼仇恨很大他在进入天幕前还杀了一名海帮筑基九层。”

    狄九?简异舞心里是惊喜不已他刚才那句话并不是要问出具体是谁而是询问一下戚家商楼的敌人心里有个数然后询问有没有人看见天幕开启前谁撞了戚家商楼的那个筑基二层修士。

    没想到如此简单他就得到答案了一个叫狄九的修士……

    (天下第九还有十二个小时上架所以今天第二更就晚一些放在了晚上21点之后和凌晨更新连贯起来。凌晨有更新1号准备加更至于加更多少凌晨发布上架感言公众微信同步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