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逃吧
    狄九没有能力继续攻击他能做的只是勉强祭再次祭出了两面盾牌。

    走必须要走!这是狄九唯一的念头。

    狄九的神念扫了出去他很快就惊喜的发现树弟竟然精明的偷偷打开了洞口的困阵这个小树根智力见长啊。

    “轰轰轰!”又是数十道攻击轰在狄九的盾牌上狄九的盾牌接连碎裂那名金丹八一次穿过盾牌扎在狄九的后心。

    这次狄九没有还手他的神念遁术在这一刻发动。下一刻狄九就落在池子对岸一手将树弟丢进灵药园一手抓着秦音再次发动了遁术。

    两道遁术间隔最多只有一息时间等这里面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狄九已经从洞口消失不见。

    狄九伤势极为沉重哪怕他的眼皮直打架他依然疯狂的发动遁术。之前他每次遁术的时候还会用神念感受一下有没有空间波动防止被卷入了空间漩涡中。现在他为了逃命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凭借运气急遁。

    在跨入金丹二层之后狄九的每一次神念遁都可以直接遁出两三千米之外。

    余下的几十人没有人出去追狄九以狄九的实力他们没有对狄九形成围攻之前去追狄九只能是去送命。哪怕拖住了狄九哪又如何?只是先送命为他人做嫁衣而已。

    就是那名金丹八层修士也是脸色阴沉的看着洞口狄九几乎是在十几个呼吸之间就从他的神念中消失不见。

    虽然在狄九一开始逃走的时候他有机会去追狄九可是他同样的不敢他相信狄九临死前可以干掉他。他在震撼狄九的遁术这种遁术太可怕了。

    蓝色的池子已染成了淡淡的红色一百多具尸体七零八一场可怕的战斗。

    重循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后悔到了极致。狄九并没有和他猜想的那样被围攻致命而是逃了出去。

    他怎么就这样昏了头呢?狄九如果这么好杀那戚家能追杀他几年也没有结果吗?

    如果再来一次他宁可躲在一边不动甚至先走也绝不对狄九动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必须要尽快跨入元魂然后……

    呵呵重循自嘲的笑了笑跨入元魂又如何?狄九现在的这种战斗力想要战胜元魂境修士那只是一个时间而已。况且狄九还抽走了一条顶级的灵脉。

    此刻反应过来的修士纷纷抢夺地上的储物袋一些抢到储物袋的修士毫不犹豫的冲出洞府消失不见。

    就连这带有灵源的池子也没有几个人愿意留在这里修炼了。

    ……

    狄九眼前一阵阵发黑他估计应该出了那金丹八层修士的神念了。他想要将树弟叫出来秦音品性不错不过狄九还是不想将自己的小命交给秦音。救秦音出来是一回事将小命交给秦音他还做不到。

    狄九的神念一动还没来得及将树弟叫出来“嘭!”的一声神念耗尽的狄九从空中跌落下来和秦音摔成了一团。

    秦音第一时间一跃而起却发现狄九彻底昏迷了过去。

    不要说此刻的狄九了就是她被狄九带着逃了这么多路身上都全部是血。狄九完全成了一个血人他背后至少有七八道创伤秦音怀疑有几道创伤穿过狄九的身体是不是破坏了狄九的丹田?

    除了背后狄九的腰际一样是多处受伤一条小腿断裂。几处手骨断裂。就连脖子的地方也有一道极重的剑伤看起来触目惊心。

    秦音也经常出去试炼经常看见修士之间的打斗。伤的和狄九这样惨烈的修士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秦音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修士尽管她很看不起狄九这种欺凌散修的家伙不过狄九救了她两次。

    第一次如果不是狄九她必定会死在那个制住她的金丹手中第二次狄九重伤临走前将她带走了。否则的话她一样的必死无疑而且死的还很凄惨。

    她师父说过只要她能跨入金丹期她就再也不会有危险。没有人能看出她的体质虽然漂亮一些倒也不至于被更多的修士惦记。

    正因为这样她才更是感激狄九狄九带她进入了那蓝色的洞中现在她已经是一名筑基八层修士。

    以她的资质想要在天幕中跨入金丹一层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她秦音恩怨分明狄九救了她两次又让她短短几天时间跨入筑基八一下狄九至少要等狄九清醒过来后再走。

    想到这里秦音不再犹豫她抓起狄九离开了原地。

    半天时间后秦音终于找到了藏身处。

    一个隐匿在两面峭壁之间的洞府这个地方之前肯定有人修炼过。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时间这个洞府灵气依然还算是不错。

    秦音将狄九带到了这个洞中她很想走掉可是狄九现在昏迷不醒她走了也不大放心。

    好在狄九并没有让秦音等多久就清醒了过来他的神念扫了出去当他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还有秦音的时候立即就明白过来。

    应该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叫出树弟就昏迷过去了秦音将他带到了这个地方。

    狄九知道自己最强大的就是疗伤当初他经脉尽皆断裂也可以自己续接起来。现在的伤势看起来比当初更厉害事实上狄九很清楚他现在的伤势并没有刚来极夜大陆时候厉害。只要给他时间他就可以愈合。

    “你醒了!”秦音回头看见狄九清醒过来惊喜叫道。

    她很不想和狄九呆在一起狄九醒了那就意味着她可以走了。

    “谢谢你了。”狄九还不能站起来他很是感激的对秦音一抱拳。

    秦音摇了摇头“不用谢我其实也是你带我出来的两次都是你救了我。不是你我早就陨落了。我也没有帮你什么只是找了这个地方而已。”

    狄九笑了笑没有去解释他感谢秦音并不是秦音救了他而是秦音的品性。

    换成一个略微腹黑一点的修士恐怕都会在他昏迷的时候干掉他然后抢走他身上的东西。

    当初将近两百人围攻他不都是为了他身上的东西吗?

    秦音没有对他动手这才是他感激秦音的真正原因。这说明他没有看错这个女人值得他救两次。

    “你没事了我也要走了。”秦音站了起来狄九做事的风格和她的处事准则格格不入。

    “你等等我拿点东西给你……”狄九叫住了秦音。

    秦音停了下来她平静的看着狄九说道“谢谢在天幕里面我应该有能力获得自己需要的修炼资源。”

    说完秦音对狄九躬身一礼然后再次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说喜欢我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我对你真的没有任何道侣上的那种想法也没有那种情感。所以我不能要你的东西我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说让狄九多保重那是因为狄九得罪的人多。

    狄九一怔秦音的确漂亮可他并没有对秦音产生感情。他叫住秦音只是感激秦音没有抢夺他的东西他打算截取一段蓝色灵脉给秦音然后再给秦音一枚魂元果。

    没想到秦音还真有个性连这种宝物都可以放弃。他肯定秦音应该能猜到他会给什么因为他得到的东西那个洞中所有的人都清楚。

    看见秦音转身要走狄九只好说道“既然这样我这里一个面具给你吧这个面具可以隐匿你的气息。”

    “那……多谢了。”秦音这次没有拒绝接过了狄九的面具。

    她没有跨入金丹之前的确是容易被别人看出体质有了这个面具她会安全很多。

    看着秦音很快离开了洞府狄九叫出树弟拿出一堆阵旗递给树弟说道“你去洞口布置防御护阵我要赶紧疗伤。”

    “大哥屎壳郎没有回来。”树弟抓过阵旗有些担心的说道。

    狄九摆了摆手“我感觉它没事只要它不出来找事很难有人会发现它的。”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