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生机敛息
    景沫双刚刚跨入筑基境她那枚星河珠就和她脉络中的星河融合起来星河珠清晰璀璨一排排字迹出现在星河珠之上。

    “真气化元铸就根基是为星河之始化第一颗星…..”

    景沫双呆住了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筑基期修炼功法。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筑基就是为了让宗门重视跨入内门弟子得到筑基期功法。没想到她刚刚筑基功法就来了。

    此时的景沫双自然不是当年那个还没有修炼没有一点见识的外行。她很清楚星河珠来自什么地方那是星河派开山老祖的东西。既然如此那星河珠上显示的星河诀自然是比宗门的功法更详尽。听说很久之前星河派也是大宗门后面星河派没落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星河珠丢失了。

    如果早知道她跨入筑基期就能从星河珠上得到功法景沫双绝对不会回到星河派。

    景沫双吸了口气她决定立即就去传功大殿领取新的功法然后离开宗门去寻找狄九。

    “可是我星河派弟子景沫双铸就根基?”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长辈对晚辈的爱护和欣喜。

    景沫双赶紧给自己来了一个去尘诀打开了简单护阵走出房间。

    站在她房间外面数丈外的是一名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尽管景沫双不认识对方是谁依然恭谨的躬身施礼道“外门弟子景沫双见过长老刚才正是弟子筑基成功。弟子在外获得一枚筑基丹担心外面筑基不安全这才回来筑基。没想到弟子机缘很好竟然一次成功。”

    “哈哈很好。”灰袍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随即说道“我可不是长老我是星河派现任宗主禾恢。”

    景沫双一愣神心说星河派宗主不是项天伊吗?项宗主她还是认识的什么时候星河派连宗主都变了?

    禾恢看见景沫双的表情就知道了她的意思随意的摆摆手说道“项宗主因为身体有了一些小恙星河派宗主现在是我来担任。先祝贺你成就筑基你现在就可以去事务殿办理晋内门弟子的手续然后去功法大殿领取新的功法……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郁兄看着面子的景沫双吧?”

    禾恢的话说的有些没头没尾景沫双却听的很明白赶紧再次躬身施礼“弟子惶恐因为几年不在宗门居然不知道宗主当面。当年的事情是郁长老笑言弟子资质低下实在不敢当。”

    禾恢脸色一整“你能在入门三年多时间就跨入筑基无论你有多好的机缘资质也是极为优秀。我正有一些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等你领取了内门弟子的身份后可以去我的星辰峰找我。”

    一个宗门宗主和弟子如此和颜悦色的说话估计也只有禾恢了。禾恢为人本来就平易近人加上他是真的看中了景沫双的资质。能在三年时间筑基那可不是资质好坏的问题而是天才中的天才。

    天幕即将开启星河派这次会派出宗门最优秀的十名练气弟子和十名筑基弟子去争夺名额。

    景沫双刚刚跨入筑基显然不能代表宗门参战争夺名额。不过景沫双如此资质万一宗门获得了多余的名额他打算让景沫双进入天幕。

    只有景沫双这种天才才能在天幕中取得更大的进步。

    万一景沫双在天幕中陨落了那只能怨她气运不到。修炼本来就是步步争命的事情没有躲在家里成功的修士。尽管如此他还是打算让景沫双自己决定。

    “弟子任凭吩咐只是不知道郁长老现在可好。”景沫双不想和禾恢继续讨论资质的问题赶紧岔开了话题。

    听到景沫双询问郁惊彦长老禾恢叹息一声“郁长老早在几年前就陨落了。”

    “啊……”景沫双惊啊了一声半晌都没有说话。

    她可是听说郁惊彦长老是星河派的高手金丹九层实力这种实力怎么说陨落就陨落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说起来和你还有一点点关系等你去了星辰峰后我再告诉你吧。”禾恢叹息一声转身慢慢的走远。

    景沫双从他的背影中看出来了一种萧条和沉重她心里莫名其妙的沉重起来。

    目的达到了她似乎没有半点欣喜。

    ……

    容边坊市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坊市了。

    当然再小的坊市也会有息栈和商楼容边坊市只有两家息栈其中一家的名字就叫着容边息栈。

    在容边息栈的四楼一处套房中狄九略显轻松的吁了口气。

    一个月前在戚家商楼那个洞府中的伤此刻彻底消失。虽然被驼子暗算了一记总的来说他还是有很大收获的。

    驼子的账到时候他会慢慢的算现在他需要清点一下自己的收获。至于去天幕倒是不着急。

    他和耿戟早就商量好了只要两天时间没有等到他耿戟就先行离开直接去天幕。

    十九个金丹修士的储物袋狄九一共清理出来二百六十万上品灵石三千四百万中品灵石下品灵石一样有将近三千万。

    仅仅这笔财富就让狄九富得流油这样的身家估计也只有元魂强者才拥有吧?

    除开这些灵石狄九还收获了一堆四级以下的神灵草。这些神灵草狄九全部丢给了树弟。

    在知道丹药有副作用后狄九就决定不到万不得已他坚决不用丹药晋级。

    炼器和阵旗材料一样是一大堆这些东西都被狄九收起放在一边他是打算自己炼器用的。

    一想到炼器狄九就想起了驼子弄走的那一朵火焰。那一朵火焰如果给他的话他现在铁定可以炼制出上品甚至是极品法器。

    随着他的炼器水平越来越提升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火焰不够。他到现在为止用的火焰不过是区区筑基真火而已。这种火焰用来炼器那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无论他的真元有多纯他的修为才筑基火焰强度也有限的很。

    狄九最喜欢的就是一堆玉简了不管是耿戟的雷剑还是他的峰峦聚和波涛怒两拳都是从这些玉简中寻找出来的。同样他的阵道和器道进步这么快也和那些玉简分不开。

    之前他得到的那些玉简还仅仅戚家商楼偏远分部来的。这次他的玉简可都是戚家商楼北域总部来的不但如此还有十九个金丹修士的各种玉简。

    对这一堆玉简狄九可是抱着极大期盼的。

    每次狄九整理东西花时间最长的都是这些玉简。每一枚玉简狄九都会看一遍。一旦发现对他有用的玉简他都会仔细的阅读。

    不管是在济国还是到地球狄九最奉行的都是知识改变一切。

    无论那个驼子有多狡诈只要他的见识能赶上甚至超越了驼子终究有一天他会将驼子踩在脚下。

    他狄九可不是这么好利用的更何况拿他的小命来利用他。

    阵道玉简最高的只是涉及到五级法阵这些玉简中的寻常内容对狄九没有什么意义了。倒是其中一些布置法阵的小窍门和偏僻手段狄九很感兴趣。

    丹器符玉简中狄九在意的是炼器玉简。和阵道玉简一样所有的炼器玉简狄九都必须要仔细看过一遍。

    他能以筑基真火炼制出顶级的中品法器就是因为他看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炼器玉简和炼器心得。

    功法玉简狄九最不在意他全部过一遍后放在了一边。

    让狄九在意的是法技玉简他的那两拳就是法技玉简甚至有被他干掉的金丹修士说他的不是法技而是神通。

    神通是什么狄九也了解过他没有见过真正的神通倒是他的那两拳的确比一般的法技要强的多。

    一枚又一枚的法技玉简被狄九筛选过去很快一枚古旧的生机敛息玉简被他挑了出来。

    生机敛息这个名字狄九并不觉得有多厉害让狄九在意的是这个古朴的玉简介绍上居然有神通字眼。

    从和戚家商楼对敌以来狄九不知道得到过多少法技玉简了拥有神通这两个字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