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原来是你
    半个月过去狄九依然没有找到好的机会。

    狄九不大敢修炼只能一直留在天脊息楼里面研究阵道。在仙女星的时候狄九其实就能算是一个四级阵道大师了。只是他没有炼制过多少阵旗跨入四级阵道也只是出于理论上的而已。

    这几年时间狄九几乎每次对敌都是在各种法阵的布置当中渡过对法阵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理解。除了最初时候布置的法阵现在他布置的任何法阵也都不再拘泥于所学每个法阵当中都是加入了自己修改的东西。

    狄九的阵道水平本来就处于四级巅峰随时可以突破五级阵法大师的临界点这半个月潜行研究之下他的阵道水平毫无阻碍的跨入五级。

    最近一年时间狄九研究过不下千枚和阵道关联的玉简他更是了解到在整个极夜大陆都极少有七级阵道宗师。就是六级阵道大师也是凤毛麟角。他能跨入五级阵道大师的行列在阵道上已是站在了极夜大陆的顶层。

    当初在济国的时候除开修炼在学习别的东西上面还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不过狄九很清楚他的阵道能在短短五六年时间就达到现在这个高度主要原因恐怕不是他天生的学习能力而是和那灰色石头有关系。

    根据他对阵道的了解绝大多数人甚至穷其一生都无法跨入四级阵法大师的行列而这些人的寿命至少都是两百年以上。

    他再聪明也不会比一个大陆所有的人都聪明吧。

    “九哥找到机会了。”耿戟激动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戚家那个元魂走了?”狄九欣喜不已的站起问道。

    对他们来说抢夺北脊城戚家商楼的唯一机会就是戚家商楼的元魂强者离开这里。

    耿戟肯定的说道“对那个元魂强者肯定走了。极夜大陆开了天幕很多强者都去了我亲眼看见那个元魂强者离开了北脊城。”

    “什么是开天幕?”狄九疑惑的问道。

    他在研究阵道的这段时间都是耿戟在外面打探消息。

    耿戟略微有些激动的说道“我也是才知道传闻在极夜大陆有一个最神秘的秘境这个秘境就是天幕。很多人都说天幕其实并不在极夜大陆开启时间也是不固定的。所以每次天幕开启都是极夜大陆所有修士的狂欢节日。你知道戚家商楼为什么元魂修士有那么多吧?戚家商楼的元魂修士几乎都是从上次极夜大陆天幕中出来的。

    天幕里面有无数的修炼资源有无数别人做梦都想要抢夺的宝物。”

    “那上次开天幕是什么时候?”狄九心里忽然更想去天幕了比起在这里对付戚家商楼天幕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啊。

    “是五百七十年前了我听说进入天幕的修士年龄必须要低于百岁。可惜我们没有机会进去。”说到最后耿戟语气中明显的带着一丝不甘的情绪。

    狄九不解的问道“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去?天幕又不是哪一家的不是符合条件都可以进去吗?”

    “不是的。”耿戟摇了摇头“进入天幕的几乎没有散修就是有也都是极少数。大多数进入天幕的都是宗门弟子而且在进入天幕之前各大宗门还要进行比拼参加比拼的都是各大宗门天才弟子。根据比拼确定各大宗门进入天幕的人数。”

    狄九终于明白为什么耿戟说他们没有资格进入天幕了他们是散修根本就没有资格代表宗门进行比拼。

    “无论能不能去这次干掉北脊城的戚家商楼后我们就去天幕看看。”狄九当即就下了决心这种地方如果不能进去他心里都不会畅快。

    “好九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耿戟兴奋说道在狄九的影响下他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纯洁少年。天幕这种人人想去的地方他不想去那才是怪事了。

    “你多学习一下符箓吧就你进度最慢。我现在要去戚家商楼外面布置。”狄九拍了一下耿戟说道。

    他钻研的是阵道现在是五级阵法大师。树弟钻研的是炼丹在无数低级灵草的练手之下现在也勉强可以炼制二品灵丹了。唯有耿戟速度最慢除了修炼速度很快之外他用了大量的材料后现在也不过是勉强炼制出一级符箓而已。

    “九哥我不是那块料。”耿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我先走了。”狄九也不在意耿戟的炼符水平有多提升只是他一直奉行艺多不压身而已。

    ……

    北脊城的戚家商楼的确是气势雄伟因为神念隔绝的原因狄九转了好一会才绕了一圈将这里的戚家商楼查看了一番。

    这是他看见的最大规模一家商楼一般的商楼收购灵草和出售丹药法宝最多只是在不同的层数而已。这里的戚家商楼却是在不同的门楼。

    出售丹药的楼面全部是丹药相关出售法宝和功法的又各自拥有相对应的楼面。除此之外还有休闲楼层、各类戚家修炼的洞府。

    所有的这些楼面在高空之中又有悬空走廊链接起来看起来这里就和地球上超大规模的商业中心类似。有让你花钱的地方有让你休闲的地方。

    狄九现在是五级阵法大师在观察了一圈后他开始悄悄布置困杀阵和爆裂阵。

    戚家商楼本来的护阵就是五级狄九这次没有和之前一样随便布置一个爆裂阵就算了。他准备多花几天时间布置一个真正的五级困杀阵和五级爆裂阵出来。反正所有的阵旗都是戚家商楼提供的材料他根本就不心疼。

    狄九刚刚隐匿着布置了数个阵基一声冷笑就在他背后响起。

    狄九吓的一个激灵往前冲出数十米这才下意识的回头。根本就不用他神念扫出去在他的面前站着一名看起来头发乱糟糟的邋遢家伙。

    这家伙不仅仅是头发乱糟糟衣服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换过了甚至有些馊味。而且这家伙还佝偻着个背看起来一副穷途末路的样子。

    狄九根本就不敢将眼前这家伙当成穷途末路因为他完全看不出这家伙的实力。以他现在的见识就算是金丹圆满修士在他面前他也能感应的出来。既然他看不出来也感应不到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那这家伙肯定就是一个元魂甚至元魂之上的强者。

    “你胆子不小啊连续干掉了数家戚家商楼的分部还敢将主意打到了北域州北脊城的戚家总部商楼。嘿嘿嘿嘿……你是我老人家见过最胆大包天的一个家伙……”

    狄九心里一沉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下意识的后退心里闪过无数逃走的办法。很快他就绝望的发现他的这些办法没有一个能从眼前这个佝偻腰老头眼前逃过。

    “你不用想着逃在我面前被你逃了那我还不如闭上眼睛直埋算了。”佝偻腰老头似乎感受到了狄九的想法再次不屑的说道。

    狄九此刻心里只有一种遗憾他居然直到今天才明白一门逃跑遁术的重要。今天过后如果他还活着他无论如何也要放开一切事情去寻找一门遁术。

    “不知道前辈是何人?晚辈不明白前辈在说什么。”狄九一抱拳知道自己的抵赖也没有用处他还是不想承认下来。

    佝偻腰老头一挥手“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我肯定就是我不出现等你困杀阵和爆裂阵布置好了后你进入戚家商楼也只是送菜而已。你小子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你知道戚家商楼有多少金丹护卫吗?不仅如此这里还有元魂坐镇你居然敢来这里打主意你说你这不是老寿星上掉嫌弃自己活的太长了吗。”

    说完这些佝偻背老头又是嘿嘿一笑“你应该庆幸你动了四处戚家商楼都是在一个月之内如果你后面还动了第五家戚家商楼你早已没有小命在这里做无知无畏的事情了。”

    “原来是你。”狄九终于明白那个冒充他打劫了另外三处戚加商楼的家伙是谁了。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