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战金丹
    “你说对了我就是要硬抢……”高振永张手就抓向了狄九手中的彩钻。若是一般的东西他也不会如此没品位可狄九手中的彩钻蕴含着修炼的大道气息一旦他得到了那他将来的地位几乎可以预期。

    这种东西就是要他的命他也会去博一下。

    更何况在高振永眼里狄九区区一个筑基四层的蝼蚁他张手就可以捏死。这一抓甚至连他一半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

    狄九杀过相当于金丹后期的沼泽狮沼泽狮在妖兽中战斗力算是低下的。现在他和真正的金丹中期修士对战哪怕外面布置了困杀阵他依然不敢大意。

    之前他收起长枪就是让高振永以为他不敢动手。现在高振永动手长刀在最短的时间被被他祭出化成一道一往无前的杀戮刀气劈向了高振永。

    咦高永振感受到狄九这一刀中萧杀的刀意惊咦了一声。如果换成一个金丹初期在这一刀之下说不定还真的会受伤。这一刀比筑基圆满劈下也要强了几乎是步入了刀道门口。

    高振永尽管依然没有祭出法宝只是略一侧身那一抓下去的力度再次增加了两成。他心里更是火热了。狄九能劈出如此厉害的一刀那说明什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受到了那枚有清晰修炼规则石头的好处……

    不对高振永忽然想到如果狄九真知道了那石头的好处为什么要将石头暴露出来?而且还是筑基修为在他这个金丹修为面前暴露?这明显的不正常。

    一种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高振永毫不犹豫的抓出了自己的法宝还没等他的法宝祭出他看见了狄九轰出了一拳。

    他看见的是狄九轰出一拳可是那一拳轰出来后却形成了几座巨峰轰了下来。

    周围的空间变得迟缓高振永心里惊骇不已只有神通才能造成这种空间滞遁的情况。

    “咔嚓!”风萧刀撞击在高振永那一抓之上萧杀的杀意溃散一空。

    但这一刀本来就不是狄九的攻击他的攻击是峰峦聚。

    高振永发现不对劲抓出法宝的同时狄九的这一拳第一道山峰已经轰在了高振永的面前。

    仓促之下高振永只能再次张手一抓他想要抓住狄九的这一拳巨峰。

    “轰!咔嚓!”巨峰碎裂高振永的手骨同时断裂。此刻高振永的法宝阴阳锥祭出化为了阴阳黑白两道一道轰响狄九一道想要挡住到他眼前的第二峰。

    哪怕狄九占据了先机他的速度比起高振永来依然慢了一个层次。

    阴阳锥呼啸而来的时候他的长刀再次化成了一道波浪刀纹劈了出去。换成任何人也肯定狄九这一刀应该是为了挡住轰向他的阴阳锥攻击。

    事实上是狄九这一刀偏偏以波浪形式和阴阳锥的那一道攻击错开就好像一道道浪花拍打向了高振永。

    换成筑基修士的攻击也许狄九是真的不会再出招抵挡他会硬受一下继续攻击高振永。

    高振永是金丹修士狄九再自信自己的内甲也不敢硬受高振永阴阳锥的这一下。在劈出第五裂纹刀后狄九再次一拳轰出他的第二拳涛如怒。

    一拳之下犹如无数波涛一涛跟着一涛汹涌奔流而下。

    “咔!咔!咔!”在付出一口鲜血和手骨断裂后狄九的峰峦聚被高振永彻底拍碎。只是这一拳力量即将结束的时候狄九的第二拳涛如怒已经补了上来。

    涛如怒哪怕是浪涛汹涌也只是挡住了阴阳锥的锐气并没有全部挡住高振永的阴阳锥攻击。阴阳锥的一道锥影破开了涛如怒没有半分阻碍的轰在了狄九的胸口。

    狄九暗自焦急耿戟这家伙怎么还不到。他也没有想到一个金丹中期修士在他的偷袭之下还如此厉害这根本就不是那头沼泽狮可以相比的。

    同一时间狄九的裂纹刀劈在高振永阴阳锥的另外一道锥影之上。裂纹刀芒裂开却并没有溃散威势弱了一些依然分开轰在了高振永的身上。

    高振永并没有在意狄九的这一刀他感受到狄九这一刀的威势并不会比前面一刀强况且他的阴阳锥还挡了一下。在他看来这一刀最多给他一点轻伤。只要过了狄九这一轮快速的偷袭攻击他可以轻松抹杀狄九。

    对高振永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狄九第二拳涛如怒。这一拳虽然也被他阴阳锥的挡了一下并没有溃散。见识过峰峦聚的高振永知道这一拳的可怕因为这是神通。他没有继续攻击狄九阴阳锥化为虚空八卦挡在了涛如怒之前。

    “轰!轰!轰!”涛如怒的拳势浪花轰在了虚空八一拳很强在被阴阳锥挡了一下后也无法冲过这个虚空八卦。

    “噗!”狄九的裂纹刀浪也劈在了高振永的身上。正如高振永预料的一样狄九这一刀只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槽而已。对他这样一个金丹六层的修士来说这一道血槽并不算什么。

    狄九的攻势显然是强弩之末弱了下来高振永冷笑一声阴阳锥气势暴涨黑白阴阳化成的杀意笼罩住了狄九。攻杀在这一刻将异位之前是狄九攻击他现在轮到他还击了。

    换成见识了彩钻之前的高振永还会疑惑一个筑基蝼蚁为何如此可怕现在他心里只有热切因为只要他得到了那一道天地规则的石头将来他金丹圆满的时候说不定可以对抗元魂。

    只是没等高振永碾杀狄九那在他身上轰出一道深深血槽的裂纹刀气忽然爆裂开来。就好像浪撞巨石一般那些爆裂的刀纹四面八方的冲进了高振永的身上。

    “咔咔咔!”高振永甚至自己都可以听见自己脉络和骨骼的断裂声音他喷出一道鲜血疯狂冲向了大门。

    不是他打不过狄九而是他被狄九暗算到了。这一刻他只有后悔机缘就在他面前被他大意错过了。

    此刻的狄九一样是重创他根本就没有能力留下高振永。

    高振永刚刚冲到息楼大门处一柄巨斧迎面劈了下来。

    还有埋伏?高振永心里一沉身形急速后退。

    “噗!”哪怕高振永的速度很快巨斧依然差点将他拦腰斩断一道血箭喷出数米远。

    高振永无法继续去后悔没有得到机缘他第二次后悔自己不该先逃走的他应该拼死先干掉狄九再说的。

    “你们不能杀我我……”高振永一句话还没说完狄九的长刀就卷起了一道刀气将高振永的头颅劈落。

    “九哥我来晚了。”耿戟有些惭愧狄九都给了他阵旗教了他如何打开之前狄九布置的困杀阵他依然弄了半天才打开。

    狄九捡起地上的戒指一团火焰将高振永烧成灰灰说道“来的正好现在我们必须要将这里所有的人都干掉一个都不留。”

    “九哥放心我不会让戚家商楼走掉一条狗。”耿戟杀气腾腾的说道。

    比起两年前他本来就有了巨大的改变。现在得知老家都被戚家商楼灭掉了他恨不得马上将戚家商楼所有的分楼全部干掉。

    ……

    沼泽镇这点护阵还挡不住狄九。

    在狄九和耿戟花离开沼泽镇后戚家商楼爆发出一阵恐怖的爆裂声响。随后所有的人都清晰的看见戚家商楼化为了平地。

    一些懂一些阵道的人都知道这是有人用爆裂阵自爆的方式将戚家商楼炸平了。

    第二天沼海镇所有的人都看见了昨晚爆炸后的场景继两年前戚家商楼被星河派弟子狄九抢了后今天戚家商楼再次被人抢了。

    这次不但是抢了还杀了戚家商楼的金丹护法和筑基执事临走的时候还将商楼给炸平了这明显不是为了发财做的事。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白发老者做的因为那个白发老者在入夜时分进入戚家商楼后就再也没有出来随后大家就听到了戚家商楼爆裂的声音。

    戚家商楼更是彻底的愤怒了有史以来只有沼海镇的戚家商楼分部被连抢两次。如果不能将抢戚家商楼的祸首抓出来戚家商楼如何再敢说是极夜大陆的顶级商楼之一?

    没有等戚家商楼将沼海镇毁了戚家商楼的人寻找出来戚家商楼在鞍赤坊市的分部再次被抢。

    这次鞍赤分部的一名筑基圆满修士被斩杀除此之外所有的东西也都是被一抢而空走的时候同样是毁掉了商楼。

    做掉戚家商楼鞍赤坊市分部的人依然是那名白发老者他显然只是针对戚家商楼别的商楼他根本就没有碰。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