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零七章 逃入沼海森林
    同一时间那名跟着一起过来的练气中期修士也反应过来抓出一柄长剑跟着卷起数道剑芒裹向狄九。

    狄九更是不爽手中的长剑如果他手中的不是长剑刚才那一次偷袭他就要了戚邵半条命。只要戚邵被制住他要杀其余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费力气。

    可惜的是那长剑根本就无法发挥出风萧刀的威力让狄九偷袭在前也落在了被动的局面。

    狄九没有顾的上后面的对他动手的家伙今天不第一时间干掉戚邵他必死无疑。至于后面那个对他下手的家伙狄九是拼着受伤了。

    有了决定后狄九仅仅是避开要害然后在后背布满了真元。在背后形成了一个真元护罩后他手中的长剑再次卷起一道道漩涡刀芒冲向了戚邵。

    在狄九偷袭戚邵成功戚邵祭出巨斧背后那名练气中期的家伙攻向狄九的时候树根一样动了。

    它的双手划出了两道粗大的藤蔓藤蔓毫不客气的锁住了要对狄九动手的戚邵。戚邵的巨斧拿出来还没来得及祭出就被树根藤裹住。

    唯一没有反应的就只有耿戟。不仅仅是因为他修为低这种场景他也是第一次遇见别人都动手了他还傻瓜的站在那里。

    “干得好。”狄九欣喜的叫了一声后漩涡刀芒毫无保留的轰向了戚邵的头颅他只要树弟能锁住戚邵片刻就可以了。

    树弟的树根锁住戚邵的下一刻戚邵就知道不好手中的巨斧离手化成了两道利刃撕在了裹在身体的树根上。

    “噗噗!”树根直接断裂树弟立即萎靡下来。

    不过这时间对狄九来说已是够了他的漩涡刀芒彻底的轰在了戚邵的头颅上戚邵的头颅就好像一个被刃芒撕裂的西瓜一般炸开。

    “咔嚓!”又是几声骨骼断裂的声音接连两道血雾在狄九背后炸开狄九后背被那名练气中期的修士撕开骨头也可以清晰的看见。

    狄九暗道幸好自己避开了要害还布满了真元在背后否则对方这一剑就可以将他拦腰斩断。

    耿戟终于反应过来正想冲向偷袭狄九的那名练气中期狄九已经是回头一道漩涡刀气将这名练气中期轻松斩杀。

    从储物戒指中抓出小树根给他的青色生机狄九咬了一口后又是丢出了数十道风刃。

    两名想要冲上来的伙计被这风刃撕裂其余的伙计赶紧躲在地上不敢在动。

    居然有人敢打劫戚家商楼这对他们来说可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狄九可管不了这么多抓走了戚邵和那名炼气中期修士的戒指后又冲上去双手接连卷动。无论是架子上的东西还是被玉柜锁住的东西尽皆被他卷入自己的戒指中。

    从一楼到二楼狄九前后不过用了两分钟不到。

    “走!”收走了所有的东西后狄九招呼了耿戟和树弟一声后就往沼海镇外面冲。

    有人敢抢戚家商楼这个时候就是有比狄九厉害的修士也没有上前阻拦狄九。

    狄九抢到的东西是多甚至还有一个人人眼馋的树灵。但沼海镇所有的人都很清楚他们站出来就是拦住了狄九也没有任何好处。

    因为这些东西他们抢夺下来后还是要给戚家商楼。万一少了什么东西那就是黄泥巴落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更何况对他们来说戚家商楼越被抢他们越高兴。

    沼海镇几乎有一大半的生意都是戚家商楼做了其余几家是敢怒不敢言而已。倒是等狄九几人逃出了沼海镇他们就可以偷偷的追上去干掉狄九了。

    ……

    一出沼海镇的禁空禁制狄九就祭出了飞船然后将飞船激发到了最快的速度。

    在沼海镇抢了戚家商楼没有人阻拦狄九不认为出了沼海镇还没有人跟踪。

    狄九在祭出飞船后神念就扫到了不止一个人跟出了沼海镇。狄九并不担心被追上他的飞行法宝是一件上品法器飞船。他的神念比一般练气修士更加强大除非修为远远超过他的家伙否则的话别想轻易追上他。

    狄九没有猜错两个时辰后他的飞船冲进了沼海森林后他神念中已经没有了跟踪者。

    “九哥我没有用让你受伤……”从沼海镇出来后耿戟就一直很是自责。

    九哥和树弟都全力出手就他和一个傻瓜一样。如果他精明一点说不定可以牵制住那个背后对九哥动手的家伙。

    狄九背后的伤势看起来很可怕实际上他背后的伤势此刻已在迅速的恢复当中。就是他不吃青色生机他的伤势康复也很快吃了青色生机后康复的更快。

    倒是树弟被戚邵削了一斧到现在为止都是萎靡不堪。

    “这不怪你以后你多参加打斗就懂了。戚邵那个斧头看起来不错你炼化了用。到了沼海森林后大战应该是经常性的事情。”狄九随口安慰了一句。

    他们现在没有办法回到宗门也没有办法和别的修士一样能回沼海镇补给。至于需要在沼海森林呆多久狄九自己也不清楚。

    ……

    狄九和耿戟进入了沼海森林此时整个沼海镇都闹翻天了。戚家商楼被人抢了戚家商楼真正的做主人戚邵被杀在三楼中……

    不要说小小的一个沼海镇就是整个极夜大陆上戚家商楼也从未遇见过这种事情。

    戚家商楼那名金丹护法万棱得到消息赶到戚家商楼的时候看见的是戚邵的尸体还有被毁掉的戚家商楼。

    看着狼藉不堪的现场万棱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似乎被什么掐住一般难以呼吸。

    他不是怒的而是怕的。作为一个外姓护法居然让戚家商楼被人抢了戚家的嫡系子弟被杀了而他偏偏没有事情这种祸他万棱承担不起。

    万棱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回头对这几名同样不在现场的筑基修士吼道“马上去沼海森林两个练气蝼蚁在沼海森林跑不远。”

    无论最后他的下场是什么万棱都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将几个肇事者抓起来。也许这样他万棱还有一线渺茫的生机。

    戚家商楼的护法一直是最好的差事没想到到了他这里就出了漏子。

    ……

    “不好我们赶紧下来走沼海森林里面不能控制飞船飞行……”在飞船飞行了大半天时间狄九这才拿出了沼海森林的玉简查看在查看了玉简后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他又干了一件蠢事沼海森林里面不能飞行。

    正在控制飞船的树弟却说道“大哥我知道不过我有一种天生的预感我知道哪边有危险哪边……”

    “咔嚓!”树弟一句话还没说完一种扭曲的力量就将飞船的船尾搅碎。

    狄九根本就来不及说话直接抓着耿戟和小树人从空中跳了下来。好在此刻飞船飞行的并不是特别高加上狄九真元鼓动在体外哪怕他还不会御风法术也是有惊无险的落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啊大哥?”树弟也是惊慌不已它看见刚才三人乘坐的飞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狄九后怕的说道“只能说我们几个还有些运气在沼海森林上空根本就不能飞行我们居然飞行了大半天时间才出事情。在沼海森林上空到处都是空间刃芒而且还有空间海和一些古怪的妖兽……”

    这些随便遇见一个也是化为灰渣的下场。

    “什么是空间海?”耿戟抓住巨斧他还没有炼化这柄斧头。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一旦陷入空间海会被空间力量裹住搅碎。”狄九说道他这些都是从刚才那个玉简中看见的。

    树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以为凭借我的直觉没有事情幸好大哥及时出手。”

    狄九说道“我们能在这里飞行大半天时间没出事估计也和你的直觉有关系。刚才我们遇见的很有可能是空间刃芒好在那空间刃芒是从侧后方绞过的让我们逃了一劫。这里我怕已经算是沼海森林深处了这还不够后面树弟带路我们继续往里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