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八六章 我没啥本事
    “好了再打就要打死了。”狄九及时走了出来阻止了解荒继续暴打灰掌柜。

    解荒对狄九言听计从一脚将灰掌柜踢开“算你好运要不然爷爷打死你。”

    狄九走到失去双腿的灰掌柜面前很是关心的问了一句“你还没死吧?”

    “我是节副城主的人你赶紧救我……”灰掌柜一句话没说完就不得不停下来大口吐血。

    “你真的是节副城主的人?”狄九大惊的询问。

    “没错你不要再动我还有机会保住一命。”灰掌柜终于将口中的鲜血吐完了。狄九能保住一命是假的灰掌柜不敢激怒狄九必须给狄九希望。

    围观的人都是暗叹现在再关心问候道歉也没用啊。所有的人都想要看看等会节副城主来了后怎么处理这个嚣张的店主。

    更多的人都是无语的摇头现在才来询问灰掌柜的后台不嫌太晚了吗?换成一个稍微有点脑子的就会提前弄清楚来人是谁然后再动手。

    没有一点后台的人会这么白痴的来这里直接说以后要星空茶?

    狄九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这句话狄九抬脚一踢灰掌柜飞了起来眼看就要撞击道店铺旁边的石柱时狄九一张手一柄长刀从他手中飞出直接将那灰掌柜钉在了石柱上。

    跟着狄九再次走到被制住的福一面前又是一脚。然后第二柄长刀穿过福一将其钉在另外一边的石柱上。

    围观的人都惊住了这是什么操作?有这样道歉的?这是嫌弃灰掌柜死的不够太快啊不对是嫌弃他自己死的不够快。

    “好大的胆子……”一声怒吼声中跟着一名灰袍执事冲下落在了狄九面前。

    现场安静下来大多数人都认识来的是谁大鼎自由仙城执法殿的执事龚一尺。

    龚一尺是执法殿仙王级别的执事心狠手辣而且做事向来只是为有后台的各种势力服务。只要是他出面被他带走后的修士基本上没有第二次露面的机会。所以整个大鼎自由仙城修士也在背后叫此人龚一次。

    他抬头看着被狄九钉在石柱上的灰掌柜气的发抖脸色更是铁青。

    这可是福同大息楼的掌柜啊福同大息楼是谁的产业?那是大鼎自由仙城副城主节光茂的产业。现在节光茂下面的一个掌柜居然被一个外来的蝼蚁钉在了店铺门口。

    这种事情一旦被节光茂副城主知道他这个执事也是吃不完兜着走。

    “有种有种……”龚一尺知道这件事超出了他的处理范围。

    他抬手就丢出了一道讯息出去这件事必须要节副城主亲自来处理这样也许还能平息一下节副城主的些许怒火。

    “你们给我先跪下。”龚一尺冷静了下来哪怕他很想将狄九的手脚全部砍断也钉在这里可是他不敢。不是担心大鼎自由仙城的律法而是担心节副城主心里不满。节副城主怎么炮制这个蝼蚁不是他能做主的。

    解荒呵呵一笑“你这种垃圾怎么做执法的?来了后什么都没有询问就让我打个跪下你就是给大鼎自由仙城抹黑来了吗?知道我还想说什么吗?你也很有种敢叫你爷爷跪下。”

    龚一尺一怔还有这种大胆的伙计?这个狄九早就上了执法殿的黑名单只是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处理而已现在一个伙计也这么嚣张了?

    这是找死吗?

    龚一尺皱起了眉头他感觉这件事似乎不是这么简单。眼前这个苍白脸青年似乎并不是白痴啊为什么要找死?

    不对这苍白脸有些面熟……

    “呵呵我福同大息楼的掌柜什么时候得罪人了被人钉在了店铺外面的石柱中?”一个不缓不急的声音传来跟着一名金衫男子虚空跨了下来。

    金衫男子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背后还有一名褐衣男子这男子一落在地上就盯着狄九说道“又是你?”

    “原来是兑殿主狄九见过兑殿主。”狄九对后来的褐衣男子一抱拳。

    兑殿主冷冷的看了狄九一眼没有说话。说实在的作为大鼎自由仙城的殿主若是如此频繁的出来处理事情他早就累死了。

    实在是因为第一次他接到了必须他这个殿主出面的征令这种征令出来他不得不出来带走了那个姓鲁的大罗仙执事。对面这个小小的仙君店主自然是没有资格给他征令的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清楚到底是谁给了他征令。

    而这次是节副城主的事情他不得不出来。地位上他和节副城主相当论起实力来他比节副城主还略微差了一点点。

    狄九之所以主动抱拳是因为他并不知道第一次能将这个殿主叫来并不是他的功劳。若是知道第一次这个殿主出来并不是因为他的举报他绝对不可能抱拳问候的。

    “哈哈你们一个个的看起来好嚣张啊。人是小爷打的他抢夺我和大哥店铺中的星空茶。莫非你节光茂不服气?有种就冲着你小爷来小爷虽然不敢和你一样嚣张但皱一下眉头就跟你姓。”解荒哈哈一笑就差指着节光茂和兑殿主的鼻子了。

    龚一尺也是在这瞬间想起了解荒是谁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

    节光茂狂暴的怒火在这瞬息间忽然被浇灭显然他也认出了解荒是谁心里更是一片冰凉。

    别看他是大鼎自由仙城的副城主星魔宫的宫主解万棱要杀他就和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兑殿主也醒悟过来了这是解万棱的独子啊。节光茂脸再大也抵不过解万棱的一个手指头。他也终于明白第一次狄九闹事是谁给了他征令。

    “原来是少宫主光临大鼎自由仙城节光茂怠慢了实在是该死。”节光茂哪里还能顾得上他的狗腿子赶紧对解荒抱拳问候。

    解荒呵呵一笑“大鼎自由仙城又不是你的你我都是在这里做生意而已你说的就好像你是主人我是外来者一样你要不要脸啊?”

    节光茂心里怒火狂奔可是他不敢对解荒做任何举动。杀解荒容易想要逃过解万棱的追杀那就难上加难了。

    兑殿主赶紧打岔说道“少宫主可是好久没有来大鼎自由仙城了没想到在这里做出了这么大的生意真是可喜可贺。”

    解荒点点头“可惜啊我刚刚做了几天生意就有人仗着自己后台硬想要来抢我的钱财了。我没啥本事被人欺负了只能叫爹来……呵呵呵呵呵呵……”

    若是说一连串的呵呵让节光茂浑身发毛的话那解荒拿出一个带着一道又一道强悍道韵气息的玉牌要激发的举动更是让节光茂背后一阵阵的冷汗。

    他又不是傻瓜这玉牌是星魔宫宫主解万棱给儿子的护身牌若是被解荒激发了引出星魔仙帝的影像来他真的吃不完兜着走了。

    “少宫主这件事是福同大息楼掌柜的错误福同大息楼是我的产业所以我有最大的责任。无论少宫主怎么处理我节光茂都全力配合少宫主。”节光茂本来还想要混过去然后先带走灰再说。

    现在解荒打算叫爹了他不得不直面这件事。

    兑殿主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最好是沉默。

    “大哥这些人来抢夺我们的店铺抢夺我们的生意现在你说怎么办?”解荒看着狄九问道。

    大哥?无论是节光茂还是兑殿主都吃惊的看着狄九狄九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是星魔宫少宫主的大哥?

    周围的修士完全明白过来敢情人家压根就不惧什么节副城主。星魔宫的少宫主啊那个福同大息楼的灰掌柜恐怕是吃了屎敢来抢夺星魔宫少宫主的生意这不是吃屎找死吗?

    “既然是副城主的狗那就赔一点自由点吧。这里两个人每个人赔偿一百万自由点然后有多远滚多远。”狄九毫不客气的说道。

    他之所以说的不客气是因为他很清楚就算他再客气和节光茂的仇也结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总算是有人明白狄九听到灰掌柜说有后台说那我就放心了是什么意思原来是担心没有人赔偿自由点啊。

    呆在人群中的霍浅芊松了口气她就知道狄九不是傻瓜难怪敢在这里开星空茶楼连星魔宫少宫主解荒也叫他大哥这种后台就是再开丹楼也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