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八三章 嫁欲
    狄九无奈的说道“那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星魔诀啊你想要吗?我传给你……”说话间解荒已经拿出一枚古朴的玉简送在了狄九面前。

    狄九的神念扫进去的确是星魔诀他是彻底被这个家伙打败了。本来他还想等解荒说出修炼功法名字的时候就问解荒能不能传授给自己。一旦解荒说不能传授那他就马上说我的也不能传授。

    可现在解荒还没有等他说出这句话就主动将星魔诀送给狄九还能不能好好的耍一下心机了?

    狄九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去要解荒的星魔诀。一旦他拿了星魔诀那就是找死啊。就算是解荒主动传授给他他也不能学况且他觉得自己的星河诀不对现在应该叫着星空诀就非常好没有必要去学习别人的功法。

    “你将东西收起来吧我怕了你了星空茶的炼制方式我传授给你。”狄九只能将星魔诀丢还给解荒答应传授炼制星空茶的办法给解荒。

    关于星空茶的炼制他早就研究出来了一套茶诀。狄九很清楚就算是将炼制方法和茶诀交给解荒解荒也无法炼制出真正的星空茶。

    这其中还需要对基础法则的理解拥有建鼎和道火甚至修炼了星空诀。而这些解荒一样都没有。

    “大哥太谢谢你了。”解荒站起来搓搓手眼里全是喜悦。

    狄九将一枚玉简递给解荒“这是炼制星空茶的步骤和茶诀除此之外星空茶还需要特质的茶杯泡茶。你想要炼制出我这样的星空茶那这一辈子也别想了。不过你只要努力还是可以炼制出一般星空茶的。”

    “大哥我只要炼制出让我老爹也刮目相看的星空茶那就行了。”解荒嘿嘿一笑小心的将狄九给的玉简收了起来。

    狄九疑惑的问道“似乎你老爹对你刮目相看对你很重要啊?”

    听到狄九这话原本没心没肺的解荒叹了口气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坐了下来“其实这和我找你是一回事。”

    “说来听听。”狄九对解荒这种无遮拦的性格有些好感至少比伪君子要强得多。

    解荒自嘲的笑了笑“你看我出去都靠我老爹的名头我老爹叫解万棱是魔衣仙陆的顶级仙帝之一我星魔宫更是魔衣仙陆五大仙门之一。我老娘就是我一个儿子所以对我百般宠爱。我平常结交的也都是一些顶级宗门的天才仙帝的子女……”

    说到这里解荒摇了摇头呵呵一声“我被我老娘宠爱到极致八岁的时候我就学会了调戏身边的侍女。十岁那年我的一个非常好的伙伴他告诉我只要我能将越量仙帝最小的女儿越禾儿弄到手我就是他们的老大……”

    解荒说到这里抓住了自己的头发脸上又是苍白起来。

    狄九心里已经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算解荒的父亲是仙帝这件事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一个仙帝的女儿被糟蹋了这件事能算了才是怪事。

    果然解荒苍白着脸说道“我信以为真拿着那个伙伴给我的丹药弄晕了越禾儿将她上了……呵呵只是第二天我做这些事情的证据就出现在了越量仙帝的手中。”

    狄九估计解荒应该是被同伴坑了这人坑的不是解荒坑的是解荒的老爹。

    解荒的声音和他的脸色有些差不多的苍白“越量仙帝当时邀请了数名仙帝就来到了星魔宫要求我父亲给他女儿一个说法。我父亲大怒之下就要杀我我娘当然不允许就阻拦我爹。结果我爹认为我就是我娘宠溺的大怒之下将我娘关押在了星魔宫的地牢里面一直到今天……”

    “你猜到被你小伙伴暗算了?”狄九有些同情这个解荒起来。

    解荒点点头“当初我娘被关起来后我的感触并不是很深也没有意识到我被暗算了。所以依然和那些朋友玩的很开心到处胡作非为……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的那些朋友修为最差的也是大罗仙后期了而我依然是在大至仙初期徘徊还是丹药堆积起来的后我就再也没有脸和那些朋友一起玩了我缩在家里更是喜欢女人。这么多年来我的一些精气神都消耗在女人的肚皮上了别人的修为是越来越强我的修为是越来越弱呵呵……”

    狄九皱起了眉头不解的问道“解荒你被暗算的事情就算是你当时小看不出来你老爹看不出来吗?为何还允许你和那些暗算过你的小伙伴一起玩?”

    解荒的手颤抖了一下良久才说道“我想我老爹应该是放弃我了。”

    “你是你老爹唯一的儿子?”狄九又问了一句。

    解荒点头又摇了摇头“之前我以为是唯一的后来我知道我老爹应该有了新的继承人了。”

    解荒没有说他是如何知道他老爹有了第二个儿子的事情狄九也没有询问这件事只是继续问道“解荒既然你能说出这些话那说明你已明悟到自己的缺失了为何还颓废放纵自己?你老爹是仙帝又是星魔宫的宫主。按理说你不愁资质差也不愁没有修炼资源吧?”

    “你不知道。”解荒脸上再也没有了刚来时候的那种任何事情都漫不经心也没有了那种二货的样子有的只是痛苦“我很小的时候之所以荒诞不羁是因为和身边那些朋友学的。等我大一些的时候我就在收敛了否则的话我岂能修炼到大至仙?

    你知道吗?我十岁的时候就是域境。在那件事发生后我疯狂修炼短短数年时间就修炼到了仙君境界。可是之后我突然对女人的需要强烈起来根本就阻拦不了。若是说之前是逢场作戏是仗着星魔宫少宫主的地位嚣张。那后来我是真的沉溺进去。

    现在数百年过去我只能依靠丹药从金仙堆积到大至仙初期再也没有办法寸进。我每天在星魔宫就是混吃等死直到有一天我死在女人的身上。就算是我现在能来到大荒自由仙城也是栾上人为我炼制了一些丹药勉强压制住我的欲望。”

    狄九心里一沉他忽然想起在世界书上看见的一种灵体叫着嫁欲灵体。这种灵体极为稀少亿万中也没有一个而且这种灵体只能在女子身上出现。

    如墨雨媗的无垢灵体这种灵体可以让修炼者修炼突飞猛进资质顶级整个人毫无尘埃超越脱俗。而嫁欲灵体在十六岁之前是毫无征兆的只有等到十六岁之后欲望暴涨这种灵体的女人会变成最可怕的荡娃。

    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在十六岁来临之际将这种欲望嫁给另外一个人。嫁欲很简单就是在十六岁生日这天将自己的处子身体送给一个男子这男子就会接受这种灵欲之毒。这种灵欲之毒根本就检查不出来的也不是突然发作是要等到数年之后才会发作。

    很明显解荒被人暗算了暗算他的不仅仅是他的小伙伴还有那个被他强行上了的越禾儿。

    解荒被嫁欲灵体的女人暗算依然能保持到现在这种状态可见他的心性还是很不错的。

    “你和越禾儿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不是十六岁了?”狄九突兀问道。

    解荒惊异的看着狄九“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导致了星魔宫主母到现在被关押着在星魔宫算是禁忌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有人传出来狄九又是从何而知?

    狄九叹了口气“你现在应该知道你被人暗算了吧?你后来不能修炼或者也和这次暗算有关系。”

    “是的我被那个最好的朋友暗算了。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虽然我不能修炼距离我被暗算的时间过去好几年我猜还是有关联的。”解荒声音变得低沉。

    狄九知道解荒依然不知道他被谁暗算了他应该是被他最好的朋友和越禾儿联手暗算了应该还有越禾儿的父亲越量仙帝。

    “那你父亲知道这件事吗?”狄九又问道。

    解荒摇了摇头这件事他没有敢和他老爹说。他担心再次惹起父亲和越量仙帝之间对话第一次他母亲被关押起来了第二次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狄九呵呵一笑走到解荒身边拍了拍解荒的肩膀“你的脾性很不错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父亲铁定知道你被人暗算了而且还不能修炼。”

    狄九不确定解荒的父亲解万棱知不知道解荒是中了嫁欲灵体的暗算毕竟嫁欲灵体很稀少稀少到仙帝也不一定能知道。

    有一点狄九肯定解荒的预感是正确的解万棱肯定是放弃了解荒甚至有了新的儿子。也就是说少宫主的位置解荒是没有了真正的少宫主将来应该是解荒同父异母的弟弟。

    “大哥你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解荒总算是反应过来狄九的话明显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解荒从来到现在都没有欺骗自己一句话狄九也没有欺骗解荒他点头说道“没错我的确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