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六十七章,价格更高的戒指
    “五百亿了这三枚玉简必定隐藏着惊天动地的秘密。现在这位朋友出价五百亿如果没有人再加价那这秘密就属于这位朋友的了。”戴赫极尽全力的嘶叫着这让狄九有些理解为什么之前对方要叫她闭嘴了这个女人的确是讨厌。

    让狄九疑惑的是之前一直强硬加价的家伙这个时候居然不再加价了。这让狄九怀疑对方不断加价是不是拍卖方派出来的媒子。

    “五百亿一次……”戴赫叫了半天也没有人继续加价她只能开始叫次。

    三次之后这三枚玉简最终以五百亿联盟币的价格被狄九收获。

    只是短短时间他的包厢里面门铃声音就响起。狄九打开门一名少女端着一个盒子站在他的门口在这少女背后还有两名护卫。

    “先生您的东西来了请按照竞拍价格付款。”少女走到狄九房间将手中的盒子放在狄九的面前同时从身后的大汉手中接过一个刷卡机。

    刷卡机上已经写好了具体的价格五百亿联盟币。

    狄九心里再次感谢了一下仙天赌场不是仙天赌场他可没有资格购买这三枚玉简。

    检查了盒子里面的东西后狄九当即刷卡交易等这少女走后狄九将门锁上第一时间拿出了这三枚玉简。

    还没等狄九观察这三枚玉简站在拍卖台上的戴赫就再次撕声叫道“刚才三枚来自仙女星的神秘玉简被拍出了五百亿的价格。由此可见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很多来这里的客人都是知道的。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一件和那三枚玉简源出一处的东西一枚戒指。”

    狄九本来还想继续查看玉简的在听到这枚戒指和玉简源出一处后下意识的注意起来。

    戴赫继续说道“当时仙女星的那三枚玉简是在一处洞府中发现的在这洞府中还有一个不知道死去多久的骨骸这枚戒指就是这骨骸上的。说来也奇怪戒指拿走后骨骸立即变成飞灰而这枚戒指却完整无缺。

    这戒指是什么宝物我不知道单凭经历这么多岁月后戒指依然完好无缺我们就可以肯定这枚戒指不简单。现在这枚戒指底价五十亿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千万竞拍现在开始。”

    这枚戒指底价本来是十五亿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万。因为那三枚玉简被拍出了天价所以戴赫临时做主将这戒指拍卖价格提升了三倍多。

    作为一个主拍者她有权提高竞拍品的价格。

    狄九对这枚戒指并不感兴趣他身上钱虽然还有不少。倒也不想购买一些不想用的东西放在身边。这枚戒指表面看起来卖相并不好灰不溜秋的甚至还有些难看。

    只是因为出自仙女星就要五十亿联盟币这简直太坑人。他要戒指身上的两颗大钻石随便拿出一颗定制戒指也比这个戒指漂亮无数倍了。

    “五十一亿。”戴赫话刚落下就有人报价了。狄九看了一下报价的序号就知道这个报价的家伙就是之前和他争夺玉简的家伙。

    这次狄九没有去加价按照他的本意他是要恶心这家伙一下将价格提的高高的。只是现在他急着要去研究这三枚玉简所以放过这家伙一马。

    “一百亿。”让狄九没有想到的是他不加价有人加价比他加价还要厉害。只是第二次加价就将戒指的价格加到了一百亿。

    “两百亿!”最先出价的家伙再次加价这次又是一加一百亿表现了必夺的态度。

    狄九停止了继续研究玉简看样子这枚戒指不简单啊。一枚戒指而已再不简单难道不是一个装饰品?

    “三百亿!”价格继续刷新。

    一些想要参拍的人看见这种加价趋势赶紧停止了继续叫价的想法。整个拍卖会都被这种加价弄呆了全球各地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拍卖会就算是仙女星的拍卖会这也不是第一次。

    可是百亿百亿的加价竞争那是极为少见的而今天接二连三的看见百亿加价了。

    之前那三枚玉简的加价就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那现在的加价就让人看见到联盟币到处都是只要出去就可以随便捡到几百亿。

    狄九愈发感觉到这个戒指是不是有他不知道的秘密在里面他果断再次加价五百亿。

    对狄九来说他的钱就是来参加竞拍的。否则留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意义。

    “轰!”整个拍卖会都轰闹起来每次加价一百亿已经很可怕了甚至从未有过现在又加入一个竞拍者而这个新加进来的竞拍者直接将价格加两百亿来到了五百亿。

    这种加价幅度就算是戴赫再压制也无法压制住整个拍卖大厅的轰闹。

    事实上戴赫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压制了她到现在甚至还没有办法插口。那价格就直接从五十亿跳到了五百亿上涨了十倍这哪里需要她来推波助澜?

    “五百亿了这枚戒指的价格来到了五百……”

    戴赫话没说完价格就再次跳到了六百亿。

    狄九看清楚了这个报价六百亿的就是之前和他竞争三枚玉简的。这家伙的钱不止五百亿却没有在五百亿的基础上继续竞争玉简那就是说他得到的玉简价值在对方眼里不如这枚戒指。

    狄九决定继续加价不过这次同样没有轮到狄九加价巨大的报价屏上价格就从六百亿飙升到了一千亿。

    这个价格比狄九准备加的八一口冷气这个新加入来竞拍戒指的家伙太厉害了。加价四百亿片刻都没有顿滞。

    距离狄九包厢并不远的一处包厢里面一名头戴道冠的男子眉头紧锁在他身边是一名年轻人他小心翼翼的说道“师父我估计这枚戒指没有两千亿很难拿下来。到现在为止那边还没有出手。出手的两个来历都很神秘一个是占假不了包厢的大胡子绝对不是假不了。另外一个带着斗篷根本就看不清长相。新加入进来加价一千亿的现在来历还不知道。”

    道冠男子摆了摆手“假不了就算了他没有资格竞拍这种档次的宝物。至于那边他们也来不了。他们委托仙天赌场帮忙竞拍这枚戒指结果仙天赌场在来的途中就被人连锅端掉。占据假不了包厢的那个大胡子很有可能就是端了仙天赌场的人我估计他是有易容的。”

    “师父这人先花数百亿拍走了三枚空白玉简我们要不要注意一下?”年轻人声音略显激动的说道。

    道冠男子知道对方话的意思他看了一眼年轻人叹道“薛平我自小被师父收养在养平观静修六十年。师父教导我为人要站的正这才可以行的直。若不是仙女星我此刻依然还在养平观而不是在仙女星。你和我一眼从小也是孤儿你性格比较跳脱。我养平观一直以来就没有少受过周围的香火养育我也希望你能知恩感恩而不是戾气太重去抢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是师父弟子受教了。”年轻人赶紧躬身施礼表情似乎很是惶恐。

    道冠男子点点头过了一会再说道“将我们的钱全部敲上去如果真的拍不到那就说明这东西不是属于我们的。道家也讲究缘由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就不需要强求了。”

    “是。”叫薛平的年轻人应了一声后直接在报价屏上敲下了一千八百亿这是他们为本次拍卖会准备的所有钱。

    对这枚戒指拍不到薛平倒是并不在意。他师父也并不知道这枚戒指干什么用的只是算了一挂这枚戒指将是这场拍卖会中最贵重的一样东西而已。

    算卦毕竟有些虚无缥缈算不得数倒是被狄九拍走的那三枚玉简他心里有些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