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一八章 百年孤独
    冼则一步落在升仙阵上将手中的金色玉牌插入升仙阵旁边的凹槽中。狄九立即就看见升仙阵转动起来一道道金色光芒将冼则裹住。一种玄奥的空间法则气息波动狄九想要感悟这种空间法则气息只是他的神念刚刚落上去识海就有一种裂开的趋势。

    狄九赶紧收回神念等他再次看清楚六角菱形的传送平台之时平台上的金色早已消散。冼则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狄九松了口气冼则应该是已被传送走了。

    看见凹槽中的升仙牌消失不见狄九也落在了这六角菱形的传送台上然后将手中的传送令牌放入凹槽中。

    金色的光芒再次席卷而来狄九很想神念伸展出去查看情况只是下一刻他就感觉到一种极度的晕眩传来。这种极度的晕眩之下他的意识都无法有片刻停留。

    …….

    “嘭!”巨大的力量撞击在狄九身上将狄九甩出了十数丈这才停了下来。

    好在狄九肉身强悍也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

    狄九急忙爬了起来他确定冼则不在这里。看样子那个升仙阵是随机传送的并不是定位传送。

    当狄九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后有些呆滞了。

    这是仙界?

    狄九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神念又伸展出去看了半天最后他依然怀疑这里是不是仙界。

    这里的灵气似乎比真域的灵气档次要高一些可论起修为效果估计还不如真域。因为这里的灵气散乱根本就不是修炼的地方。时间长了心里还有一种烦躁和不安。

    四周一片荒凉除了几根不知名的寻常小草之外空间中似乎散发着一种萧杀气息。或者说是一种日没西山的落幕气息。

    狄九的神念在这里比真域要压缩了一些可是千里范围依然在神念之下。但是千里扫过去狄九的神念中只看见了到处都散乱着的白骨还有一些成为酱色的泥土。

    腥臭的血腥气息随风传来狄九肯定这些酱色泥土是被血迹浸泡的。

    方圆千里只有一种残破、败落、凄凉情景没有一个人影感受不到一点点生机。

    这真的是仙界?狄九第二次询问自己。如果仙界就是这个样子估计也没有几个人想要来这里。与其说这里是仙界还不如说是地狱。

    狄九走出几步随手捡起一块骨骼当狄九的神念落在这骨骼上看清楚上面的纹路和颜色后他心里一沉。

    这骨骼气息明显比修真界的域境强者还要强大许多而且有些许的淡金色可以肯定这不是寻常修士的骨骼。不是寻常修士的骨骼那只可能是仙界强者的骨骼。

    这里真的是仙界。

    狄九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没想到众人期盼中的仙界会是这个样子。

    此刻狄九的神念警惕的注意着身周千里范围然后找了一个方向遁了过去。无论如何他也要先找一个人询问一下才知道具体的情况。

    整整一个月过去狄九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可是他神念中的依然是一片残破落败的情景。除了干涸的血迹、残破的法宝、发白的骨骼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整个天地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

    法宝残阴风号!大漠风尘日色黄昏。遍地残骸千里不见人。

    哪怕是闭关许多年狄九也不会有空虚和寂寞的感觉。这一刻狄九抬头看着浩瀚无边的星空隐约一点点红色的残阳他心底涌起了一种空虚和孤独。

    当整个苍穹之下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这种孤单完全无法遏制这是一种来自天地规则的意志。

    又是两个月过去狄九依然在急遁他迫切的想要找到一个活人。三个月时间他除了尸骨和荒凉之外还是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一年后狄九站在一片干涸的大海边缘没有继续往前走。

    海边还倒着一个巨大的石碑石碑上面写着三个字衮帝海。

    海底和他一路走来看到的一样到处都是残骸废弃法宝就是仙人的尸体也开始腐烂这里连一只食尸鸦都没有看见。

    无论这是不是仙界这都是一个让狄九难以接受的地狱。这情景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这一年来他见识过太多的废墟仙城。这些仙城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没有声息到处都是尸骨。

    这些尸骨不是妖兽吞噬的也不是天灾而是互相杀戮中被杀掉的。

    盯着这干涸的海底良久狄九缓缓的转过身脚步带着一种沉重他第一次失去了方向。

    他失去的不仅仅是所在位置的方向也失去了修炼的方向。

    这些陨落的仙人很显然都是混战中而亡狄九在想人活着是为什么?

    是在生存下来后寻找追求长生的修炼?是寻找到了修炼的路途后疯狂的掠夺修炼资源?还是再晋级到更高的层次后将周围的人全部杀光?

    如果世界只剩下一个人那这一个人活着的意义又何在?

    狄九伫立在原地思绪完全不受他自己的控制无数的问题被他询问出来有些有答案有些没有答案。

    时光匆匆岁月如梭。

    一天、一月、一年……

    这个世界如此悲苦这个世界如此荒凉这个世界如此孤单。

    他狄九修仙不错他修仙也是追求长生和实力不错。但他狄九修的不是孤老之仙他强大不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的遍地尸骨变得一片荒芜。

    这世界自私的人太多这世界仗着自己实力唯我的人也太多。他们因为一己私欲让这里充满了血腥他们让这里一片荒芜再无人烟……

    难道强大了就可以为所欲为?难道强大了就可以我行我素再也没有任何约束?

    他见识过很多地方就算是强者为尊的济国明珠城也有一个秩序可以依赖。让他最喜欢的还是地球那里的秩序更是清晰也许有争斗也许有不公。但那都是在其中一角没有谁敢不分场合不分情景就肆意妄为。那里才是他需要的世界秩序。

    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自由自在又没有血腥残暴的地方。要自由自在就必须要有规则束缚这不冲突也不矛盾。

    天地宇宙自有规则一切万物自有法则。为何轮到人自己的时候就不想要有这种规则束缚?

    这不是他狄九需要的世界!

    这也不是他修仙的目的!

    既然他周围没有一个地方有规则既然他所在的世界全部是杀戮和血腥那就让他狄九为这个世界指定规则就让他狄九束缚住这些杀戮和血腥。

    想要让这个世界没有杀戮和血腥想要指定这个世界的规则…..

    他要如何做?

    沉思一年后狄九抬起了头他眼里有一种坚定想要做到这些就必须要从杀戮开始。

    从一种有规则的杀戮开始……

    无论别人杀戮是不是为了制定一个属于某一个人的规则但他狄九杀戮是需要制定一个整个仙界需要的规则。

    一道道淡淡的道纹在狄九身周波动这些道纹就好像一层又一层看不见的蚕茧一般从狄九身周延伸着。

    狄九除了在伫立一年时间决定制定一个整个仙界需要的规则抬起了头之后就再次没有了任何动静。只有那神念也很难触摸的道纹在不断的扩展在不断的完善……

    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百年时间再次瞬息而过在这干涸的大海中除了海底堆积的尸骨之外在海边依然伫立着那个完全不动的身影。

    周围还是一片死寂那伫立不动的身影早已布满了灰尘就好像一个雕像又好像早已陨落只是竖立在这里的遗骨。

    在这伫立不动的雕像周围方圆千丈空间都形成了神念无法触及到的道念波纹。这些道念波纹不仅仅蕴含着各种基础法则还蕴含着星空气息。就好像狄九星空诀修炼时候星空脉络中的星河和星星一般只是这种道韵星河完全是道念凝聚而已。

    (二更可能会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