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一二章 再入天幕
    离开升仙城来到一处空旷所在后狄九再次激发了裂界符。

    狂暴的力量瞬间就撕裂了眼前的虚空狄九的神念比第一次施展裂界符的时候强了何止十倍?他的神念很快就找到了熟悉的天幕所在。

    狄九遁入被裂开的虚空之中神体肉身加上强大的遁术狄九几乎是在激发裂界符的瞬间就到了天幕之外。裂界符第二次爆发将天幕撕开一道缝隙狄九冲入缝隙后已经是落在了天幕的地域之上。

    当初狄九才元魂境还无法感受这里的规则。现在狄九化真五层巅峰神念更是十一级一落在天幕之上就可以感受到这里破碎的天地规则。

    狄九没有打算在这里修炼他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树弟的位置。

    ……

    当初狄九在天幕看见青色火焰的火焰山之底一个毫无光泽的干涩树人耷拉着脑袋距离树人不远处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虫子。

    “小树弟你别一天到晚就和死了老大一样。”黑色虫子浑身黑的发亮比起那干涩的小树人不知道要光鲜多少倍了。

    “屎壳郎我警告你以后要叫我树哥再叫我树弟我和你断绝关系。”耷拉着脑袋的小树人就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多高。

    黑色虫子毫不示弱的飞在空中“你就是小树弟有本事别叫我屎壳郎。我比你这个干巴巴的树皮英俊多了以后必须叫我黑哥。”

    “屎壳郎屎壳郎屎壳郎……”

    小树人接连叫了几声屎壳郎按照以往的剧情这三个字它至少要叫几十遍直到口干舌燥实在是没有办法说话的时候才会停止。

    但是今天小树人只是叫了三声屎壳郎就停止了继续叫屎壳郎而是惊喜的跳了起来“我感受到大哥来了哈哈哈我树弟英明神武我就知道大哥不会抛弃我另寻新欢的……”

    黑虫显然也感受到了狄九的气息直接飞到了小树人的头顶跳来跳去的说道“我也感受到了大哥真的来了。”

    小树人反应过来头一甩就将黑虫丢在了一边“屎壳郎你刚才诅大哥死了我肯定会告诉大哥的。”

    黑虫一蹦三尺高“小树弟你可别乱说话啊我什么时候诅大哥死了?大哥最不喜欢说谎的树根别不讨好被大哥烧了。我建议你还是如何告诉大哥这里不能来吧。”

    树弟反应过来急切的说道“对啊这里可不能来外面那个痨病鬼一直在炼化这座火焰山大哥来了正被他抓个正着。完了完了……”

    “要不我们偷偷的出去?”黑虫说话似乎没有了之前那么嚣张不知道是不是把柄被树弟抓到了。

    树弟哼了一声“屎壳郎你这个夯货当初说躲在这里来的也是你。这是火焰山你能吃火当然没有关系害的你树爷的嫩滑的皮肤一天比一天难看。现在外面那个痨病鬼设置了困阵你又说要出去。要是能出去你叔爷会躲在这个鬼地方?”

    黑虫耷拉着脑袋似乎不敢和树弟辩驳。虽然心里鄙视树弟没有进来之前也是老树皮但当初躲在这里来它的确是没有想到这个小树根如此脆弱不过是在火焰山底下而已又不是让树根直接生火。

    ……

    “你在炼化这座火焰山?”狄九落在了火焰山的外围山顶那青色的火焰早已消失不见。倒是在山脚有一名男子正在炼化火焰山。

    男子停止了炼化火焰山缓缓站起来上下打量着狄九。

    狄九同时也在打量这男子应该是在域境初期身材瘦弱就好像一个痨病鬼一般随时都能被风吹倒。狄九知道这人不算弱不过对上现在的他估计只能挨打。

    “你是怎么出现在天幕的?”男子盯着狄九打量了好一会没有看出狄九的实力后才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狄九淡淡说道“你是怎么来的我就是怎么来的。”

    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他恍然说道“对了当初我进入天幕的时候神念似乎扫过一个蝼蚁莫非你就是那个蝼蚁?”

    在知道狄九是当初那个蝼蚁后这男子再也没有顾忌祭出法宝然后卷起一片火焰罩向狄九。

    狄九的实力他可是太清楚了利用裂界符在虚空中也被虚空刃芒割的伤痕累累他甚至只要一直手掌就可以将狄九抓起来。祭出法宝对付狄九算是看的起狄九。

    域境三层狄九还真不在意更何况对方还敢用火焰燃烧他。

    狄九连天娑刀都没有祭出直接祭出了道火。

    “道火?”这名域境三层的修士一看就狄九祭出道火就惊声呼道。显然他对火焰的认识很深。

    面对一个拥有道火的修士自己用火焰攻击那就是白痴。

    痨病鬼想要收回自己的火焰可惜的是太晚了。狄九的道火好像龙卷风一样将对方刚刚激发的火焰卷走。还没等这名域境修士出手抢夺火焰狄九一脚已经踹在了这名修士的胸口。

    论起修为这个痨病鬼比梅八扇差了十条街。

    狄九一脚将他五脏六腑都踹碎裂了整个人跟着狄九的大脚印飞了起来直接落入了远处的火焰山中。

    这火焰山他只是炼化了一部分而已还有一部分他并没有炼化。此刻狄九将他踹到那恐怖的烈焰当中那一落下去是必死无疑。

    “不要杀我……”这修士只是说了四个字就被无穷无尽的火焰卷走。狄九的真元手印一捞一枚戒指已被他抓在手中。

    天娑刀祭出青芒闪过火焰山外围的困阵被轰成碎渣。

    困阵被破树弟和屎壳郎同时冲了出来。

    “大哥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呜呜呜……”树弟哭的那个凄惨。

    狄九可是很清楚这个小树根的节操他没有理睬树弟而是惊讶的看着那拳头大小的黑虫“不错啊你们两个都是六级了。还有你……”

    黑虫不等狄九叫它屎壳郎赶紧说道“大哥我收了这里的一朵火焰你看。”

    说完这句话黑虫头顶冒出一朵青色火焰火焰居然也是五级了。

    “大哥这火焰就给你。对了大哥我现在不叫屎壳郎了我改名叫着……”

    黑虫一时间没有想好自己的名字它现在有些后悔应该早点想一个名字的现在事到临头反而出现了卡壳这实在是自己的失误。

    狄九岂能不知道屎壳郎的想法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朵火焰山。这是一朵青行排名很高的天火。

    “不错啊这火焰你自己留着吧我有火焰。你不愿意叫屎壳郎我再给你起个名字就叫黑壳郎吧。”狄九懒得花时间去想名字。

    他能想到屎壳郎能炼化一朵青行肯定是不简单的种类。让狄九疑惑的是世界书上没有找到屎壳郎的来历。若不是这屎壳郎不是最终形态那就是突兀变异过来的东西。

    黑虫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缩名字起的不好要被小树根折磨的它急忙说道“大哥不要我的火焰我又和大哥的火焰差不多要不我就叫黑火好了。”

    狄九一摆手“黑火就黑火说说你们怎么被那痨病鬼困在这个地方了?”

    树弟口才好短短时间就将事情说了一个七七八八。

    原来当初狄九出事消失后它单独去寻找黑火结果在这火焰山找到了黑火。黑火收了青行火焰两人找不到狄九只能在天幕中到处寻找宝物修炼。

    树弟的资质本来并不好不过黑火资质非常高而且寻找宝物的手段比树弟还要多。两人就依靠着天幕的天材地宝都修炼到了六级。若不是黑火需要的资源比树弟多了十几倍。这个时候黑火可能都七级以上了。

    直到几年前被关闭的天幕突兀又来了一个家伙就是那个痨病鬼。树弟和黑火被痨病鬼看见后就一直追杀黑火只能带着树弟躲在了这火焰山下。狄九不来的话痨病鬼迟早会炼化火焰山的火焰带走树弟和黑火。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