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二十二章 生爷
    斐启没有离开潭杏堂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白天离开危险加倍更重要的是一旦他现在离开被彼郑生的人发现那可真是连累了狄九。

    狄九将斐启和时锦姗安排到一个房间休息后第一时间拿出了大行门录。

    “大行周天感灵气入百会快者一昼夜慢者旬月间。所行径蛰藏百零八息为半小周天……”

    跟着一道清凉的气息从百会穴进入在狄九身体运转一个周天。他这一个周天下来三十息都不到更不要说一百零八息才半个周天了。感应灵气更是只用了数息时间哪里需要一昼夜?

    仅仅一个周天狄九就感觉到浑身上下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清理出去身上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东西。

    原来修仙吸收的是灵气这本功法果然是好东西。狄九激动的握紧了手中的大行门录本来他是打算先将功法全部记下来再说。修炼的事情等他从会所回来送走了时锦姗和斐启二人再说。

    只是他一修炼就浑然忘记了别的一直修炼到晚上七点多才突然醒来。他赶紧将简单收拾了一下去祝苏莜生日快乐可是他答应潭月玥的事情这不能不去。

    舞会晚上八点开始狄九到彼河大厦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他并不在意他的主要任务只是送个礼物就走而已迟到也没什么。

    彼河大厦的守卫很是森严狄九从拿出请帖的那一刻就有人跟随在他身边直接将他送到了顶层会所。

    “你肯定是月玥的表弟狄九刚刚从美国回来吧?我是苏莜。”狄九刚刚走到门口一个清脆可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入眼的是一个长的极为清秀的少女少女一头长发大大的眼睛正带着笑意的看着狄九。洁白干净的肌肤和清澈的眼光看起来就好像一个瓷娃娃一般让人心里立即就有了一种喜爱。

    “是的我是狄九。这是月玥送给你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狄九笑了笑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苏莜。盒子是潭月玥给他的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狄九都不知道。

    “谢谢了进去坐吧。”苏莜开心的接过盒子顿了一下又略带着一些俏皮说道“阿九这是月玥送给我的礼物你从美国回来没有给我带礼物吗?”

    狄九半点尴尬都没看着苏莜瓷娃娃一般的俏脸叹息一声说道“我本来想要将我送给你的没想到被你无视了。好尴尬看样子我只能先走了。”

    虽说是开玩笑狄九是真的想要马上就回去继续修炼大行门录。

    “别啊我收下还不行吗?”苏莜捂嘴一笑将狄九拉了进去“阿九我和月玥同年你是月玥的表弟就等于我的表弟一样……”

    狄九无语心说自己无论如何看起来也比潭月玥和苏莜大吧。

    还没等苏莜带着狄九到里面坐下就有人来将苏莜拖走了。苏莜今天是主角如果不是因为狄九代表潭月玥过来她还真没时间来门口迎接。

    狄九找了一个边角的地方坐下他是来参加生日舞会的总不能一来就走啊。

    随着灯光亮起大厅中嘈杂的声音小了下来一名中年男子满脸带笑的走到了最前面的舞台上在他的身边正是刚刚迎接狄九的苏莜。

    “今天是小女苏莜二十岁生日我在这里感谢所有来这里为小女庆生的朋友希望大家今晚过得愉快……”

    苏莜父亲的话引来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等掌声停下苏莜的父亲才继续说道“今晚我在这里还要宣布另外一件喜事苏莜将进入燕大武学院习武。”

    又是热烈的掌声响起。

    苏莜显然大学没毕业不过能进入燕大武学院学武大学是否毕业这根本就不重要。

    仙女星出现后在所有的人看来离开地球进入仙女星是迟早的事情。甚至有传闻说仙女星找到过修仙功法说不定华夏传说数千年的修仙还真的成为事实。

    ……

    苏莜的舞会在彼河大厦的最顶层今夜彼河大厦的地下层却并不嘈杂。主要是今天没有黑拳比赛虽说也有许多客人这些客人大多数是为了风花雪月而来。

    彼郑生的脸色有些阴沉在他面前恭谨的站着一名褐衣中年他左右两边还坐着两人左边的是六十多岁的男子右边的是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女子。他刚刚从手下处得到最新的消息何山失踪超过了十二个小时到现在为止没有半点踪迹。

    “生哥何山会不会化妆走了?”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女子忽然开口说道。

    这女子脸上有一道疤痕她看起来依然是非常漂亮。可以想象如果这一道疤痕不存在了这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美女。

    彼郑生一摆手带着一丝冷意说道“看来我小看了那个斐启或者是小看了那个背斐启走的女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何山应该被杀了……”

    “生爷有消息了。”一个急切的声音在门口传来跟着一名长发青年就疾步走了进来。

    郑生脸色一沉冷冷的盯着这长发青年说道“滚出去。”

    长发青年浑身一抖吓的赶紧退后然后小心的敲了一下门。

    “进来吧。”郑生的脸色恢复了平静似乎刚才让长发青年滚出去的不是他。

    长发青年这才小心的走进来躬身施礼道“生爷找到何山了。今天凌晨快六点的时候在湾坝区垃圾场的一个摄像头中监控到了一个青年将何山的尸体埋在那个垃圾场现在何山的尸体被带回来了。”

    “好好居然敢杀我彼郑生的人有种。”彼郑生接连说了两个好字语气就好像要结成冰块一般冷厉。

    “生爷这是他在监控下的相片。”长发青年将一张放大了的相片双手递给了郑生。

    摄像头的像素显然不是很高这张相片只能看见一个侧面影像。

    “这不是斐启也不是时锦姗这人看起来好像年龄不大啊。”疤痕女子看见相片上的影像后诧异的说了一句。

    “咦!”坐在左边的大龄男子惊咦了一声随后他不等郑生询问就说道“这人我今天好像看过对了之前我进来的时候我看见一个青年去了顶楼彼岸会所。那个青年年龄不大看起来很像这个相片上的人。”

    郑生吸了口气缓缓说道“宁可错杀也不能错过将彼岸会所现场接过来。”

    “是。”一直站在下首的那名中年男子应了一声迅速退到了边角然后将旁边的一个看起来像是茶柜的木桌掀开。随着这张木桌掀开里面露出了一排排精致的控制按钮。

    彼岸会所几个清晰的字在一个按钮旁边那中年男子先是打开投影然后一按按钮彼郑生对面的墙壁上就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投影。

    投影正是彼岸会所的情况里面的一杯红酒都清清楚楚更不要说其中参加舞会的人了。

    几乎是在顶楼会所投影被郑生监控的同时狄九就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他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极度的不舒服似乎有人在窥视他一般。

    “生哥我看见他了。就是这个刚刚在角落站起来的家伙他和长毛拿回来的相片影像很像。”疤脸女子立即指着端着一杯果汁的狄九说道。

    彼郑生的目光却并没有落在狄九身上而是盯着一名少女说道“这个女孩是谁?”

    “她是今天会所舞会的主角苏莜也是苏敏羽的女儿。苏敏羽在洛津有一个不是很大的公司主要做服装行业。”彼郑生左边的男子说道。

    “好一个画卷女孩将她带来还有那个和照片影像差不多的也带下来。”彼郑生点点头。

    这个女孩也许不是最漂亮的那种不过那种犹如画卷中的干净气息让彼郑生心里有一种暴戾气息在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