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二十一章 大行门录
    “恩公要去彼河大厦?”潭月玥走了后斐启立即就问道。

    “彼河会所在彼河大厦吗?那我是要去一趟啊。”狄九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后想起了斐启和时锦姗应该是来道谢的又说道“你们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们常留的地方。”

    斐启中的是枪伤而且他救了斐启之后就被人堵住可见斐启惹到的人很强狄九实在不想卷进来。

    斐启知道狄九的意思他再次说道“对不起恩公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为你惹到麻烦我们的罪的人却非同小可。一旦他们得知你救了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狄九心里暗叹心说我已经惹到麻烦了。

    见狄九不说话斐启再次说道“如果没有必要我建议恩公不要去彼河大厦。”

    说完这句话斐启根本就不等狄九询问主动说道“我的枪伤就是彼河大厦的主人彼郑生做的如果不是锦姗及时赶过去我已死在了彼河大厦。恩公要去的彼河会所就在彼河大厦……”

    狄九愈发惊异不定看着斐启在他获得的前世记忆中华夏很安全特别是法制非常健全。况且潭月玥既然要他去彼河会所那就是说彼河大厦是人人都知道的公共场所啊怎么会不安全?

    时锦姗在一边说道“启哥说的是真的彼河大厦是太平擂台所在如果被人知道你救了启哥的确是危险。”

    狄九心里凝重起来经历了家族被灭的事情他不再和之前那样大大咧咧很多事情他宁可细心求证。

    想到这里他对时锦姗说道“时大姐你去帮我把门关上。斐大哥不要叫我恩公了就叫我狄九吧。还有我想请斐大哥将受伤的原因说一下。”

    时锦姗早就想去将门关上只是狄九没有说话她不好自作主张。现在狄九说了话她立即回头将潭杏堂的大门关上。

    等时锦姗将大门关上斐启这才拿出一本古朴的书放在狄九面前说道“彼郑生想要杀我就是因为这本大行门录……”

    “我可以看看吗?”狄九看着斐启问了一声。

    斐启点点头“恩公请看。”

    狄九将这本书翻开看了一下书中的字不像是用墨印上去的排版也是竖的。在这本书的第一页就有一个穴位和经脉图介绍然后详细的写了每一条脉络和每一个穴位的行气方式。

    这不是修武功法和他那本漩火诀居然有些差不多难道这也是一本道修功法或者说是修仙功法?

    狄九立即按照第一张图的小周天线路尝试了一下百会立即一凉一道清晰的气息渗透进去。

    狄九赶紧止住了继续尝试的想法他肯定这和他的漩火诀一般是一本修仙道法而不是什么武修功法。最让狄九激动的是这本功法他可以修炼。

    无论如何也要向这两人借阅一下这本书。平息了内心的激动了狄九放下手中的书“你继续说吧。”

    斐启这才继续说道“我斐家这本大行门录一直是祖传下来只是因为我那儿子在一次饮酒中口误将我斐家有这本门录的事情说出去结果被彼郑生知道。彼郑生是彼河大厦的主人也是地下黑拳太平擂台的主人。”

    “太平擂台?”狄九疑惑的问了一句。

    斐启点点头“没错就是太平擂台。这个擂台应该是国内最大的黑拳擂台就建立在彼河大厦的地下管理者就是彼河集团的彼郑生。彼河大厦看起来有商务间、健身场所、顶级会所。实际上真正要遮掩的就是这个地下的太平擂台。”

    “这个名字倒是很古怪。”狄九并不奇怪这种地下擂台济国一样有。唯一不同的是济国的擂台大部分都是明处只有极少数才在暗处。

    斐启道“太平擂台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只要有两个人上了擂台就只能有一个人活着下来。这个擂台对不能活着下来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太平间太平擂台也是这个原因才得名的。”

    “黑拳可以随便出人命?”狄九更是惊异随即他就想到今天早上被他干掉的何山。如果不是他干掉何山了何山一样会干掉他。既然如此那太平擂台出人命又有什么了?只是这种事情都是暗处做罢了。

    斐启应道“是的有些纠纷无法解决的就暗地去太平擂台解决。太平擂台也接一些拳击比斗所以太平雷塔的收入是整个彼河大厦收入最高的一块。仙女星开放之后武学盛行。我斐家的大行门录就被彼郑生得知他设计手段让我儿子斐少言去拉斯维加斯赌结果欠下了巨额赌债然后被非法囚禁在了当地。”

    “是不是彼郑生要求你用大行门录换人?”狄九问道。

    斐启摇了摇头“大行门录是我斐家祖传下来的我绝对不会用去换儿子这和别的原因无关。可是当年我答应过他母亲一定要将他培养成人。出了这种事情我只能同意彼郑生的另外一个条件。和他找来的人在太平擂台打一场输了我交出大行门录赢了对方放我儿子同时赌债也不再追究。”

    “你赢了?”狄九感觉到斐启不是一个简单之辈身手应该不会差。更何况斐启用大行门录做赌注就必定有赢的把握。

    斐启凄然笑了笑“赢了又如何?我战胜了他们派出来的选手。结果裁判却说我违规了。”

    “你怎么违规的?”

    “因为太平擂台规定上去后必定只有一个活着下来。而我战胜了对手却没有杀了对手这就是他们说的违规。我当时知道不好立即就走。结果我还是中了两枪如果不是锦姗及时将我救走又找到你帮我动手术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我斐启。”斐启说完再次对狄九施了一礼。

    “那你还要去救你儿子?”

    斐启摇了摇头足足过了两三分钟才缓缓说道“将他抚养大再用我自己的一条命救他了后面我还要为斐家做一些事情。”

    时锦姗看出来了狄九有些不解在一边说道“之言其实并不是启哥的亲生儿子所以大行门录是不能传承给之言的。所以之言也有些怨言我怀疑这次之言将大行门录透露出去是……”

    “锦姗之言应该是无意之中透露出去的。”斐启出声打断了时锦姗的话。

    时锦姗转了一下话继续说道“这次启哥可以说将命送在了太平擂台上他能活着那真的是因为奇迹。”

    言外之意狄九明白那就是斐启欠下他养子母亲再多也都还清了。

    狄九没有去询问其中的原因拍拍斐启说道“彼河大厦地下黑拳擂台肯定不会见光的再说那些人到现在没有追来说明我是安全的。倒是斐大哥你和时大姐暂时留在这里等晚上的时候如果觉得方便就离开。我倒是有一个不情之请我想要借阅一下斐大哥这本大行门录……”

    斐启将书拿起书往狄九手中一放说道“狄兄弟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因为这本书是我斐家祖传下来的我就直接送给狄兄弟了。你要害看的起我斐启就直接拿去看无论看多少年还给我都可以或者将来还给我斐家后人。”

    狄九知道斐启的意思。那就是这本书虽是借给你的但就等于你自己的东西了。碍于祖训只能用借不能用给或者是赠送。若是有一天他斐启有了后代自己要将这本书交给斐启的后代。

    他激动的接过斐启递给他的书说道“斐大哥我只要借一晚上就可以。”

    这本书并不厚狄九相信自己一晚上肯定可以将这本书倒背如流。

    斐启摆摆手“狄兄弟我知道这本书中的功法肯定不一般。不过这本书是没有办法修炼的我斐家传承了这么多年下来没有一个人可以修炼这本书的东西。所以说狄兄弟什么时候还给我都可以。”

    狄九心说这功法很好修炼啊他刚刚试了一下就能感应到。很快狄九就明白过来修仙这种东西肯定不会简单他之所以很轻松可以感应到应该和胸口的那个灰色石头有关系。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