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七二章 真相
    这次连曹昔都露出了一些失望崔月荷的答案并不是她想要的。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答案有些假。

    感受到曹昔和小安候都不相信自己崔月荷低下了头她没有辩驳。无论是怎么回事大茅和小安候都是她暗算的她心里自责的恨不得自己立即就自杀了岂会再去为自己辩驳?

    “我相信她说的话。”狄九忽然插口说道。

    曹昔和小安候疑惑的看着狄九的时候狄九忽然说道“我的记忆中修为极为高深的强者在死后可以有元神残留这残留的元神能占据别人的肉身然后吞噬所占肉身的灵魂这也叫着夺舍。月荷很有可能被强者夺舍了这才有这种情况。”

    夺舍?

    曹昔和小安侯甚至是崔月荷都是没有听说过三人疑惑的看着狄九。

    还是曹昔说道“我相信阿九说的月荷肯定是身不由己……”

    曹昔本来想要询问一下大茅的情况可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立即问出口。月荷已经够难受了现在再问大茅的情况那是在月荷的伤口上撒盐。

    崔月荷很想谢谢狄九信任她一想到大茅的样子她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狄九却再次问道“我疑惑的是你既然是被夺舍了为何还能安然无恙?那夺舍你的元神去了哪里?如果说对方自动离开你而且还会放过你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那元神就是要走也会在临走之前吞噬掉你的魂魄。”

    这的确是狄九疑惑的所在既然崔月荷被夺舍那夺舍崔月荷的元神就没有理由放过崔月荷。就算是那个元神要离开对方也会吞噬掉崔月荷的魂魄。要说崔月荷反过来吞噬掉了那个元神那几乎是不大可能的事情这种几率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崔月荷又没有修炼过面对一个早已处心积虑的夺舍元神哪里有机会反噬?那元神就算是现在还无法吞噬掉崔月荷的魂魄也会慢慢的等待壮大后再吞噬掉崔月荷的魂魄。

    崔月荷也是茫然起来那元神离开的时候她是知道的可为什么没有吞噬掉她的魂魄她自然也不知道。

    “月荷你不用紧张将事情慢慢的说出来到时候阿九和我还有小安侯都会帮你的。”曹昔柔声安慰道。

    小安侯虽然不懂夺舍狄九解释的也算是清楚他对崔月荷的恶感已消散了许多。只是想到崔月荷亲手暗算了大茅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而已。

    崔月荷点点头“小安侯逃走的时候那个元神想要强制让我再次追上去干掉小安侯。但那个时候我疯狂的争夺我身体的控制权。最初不及防之下已经重伤了小安侯我岂能再允许自己再去伤害小安侯。在这种争夺下直到小安侯逃走……”

    听狄九说是一个元神崔月荷也开始说那个元神。

    小安侯这才醒悟过来为什么他重伤逃走的时候崔月荷没有追上来杀他。要知道那个时候他一路洒血行动起来可并不迅速。

    崔月荷继续说道“小安侯逃出去之后我脑海中那个元神强迫我杀掉大茅。我举起刀的时候挣扎着疯狂劈向我自己的脖子……”

    “月荷……”曹昔紧张的抓住崔月荷的手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看着崔月荷脖子上的一道刀疤。

    崔月荷红着眼睛说着“那个元神非常愤怒更是想要吞噬掉我的意识和思想。我更是不要命的反抗我知道一旦我的思想被吞噬掉我第一个就会杀掉大茅。那个元神怕是知道无法吞噬掉我的思想和意识渐渐的安稳了下来我估计她是打算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动手。

    我拼命的和大茅说‘快点逃我被不知道的东西控制了思想无法左右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对他动手。’大茅挣扎着逃出了石洞后来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崔月荷的语气更是愧疚大茅身受重伤比小安侯还要厉害那种情况下逃出去怕也逃不出凶兽的口。

    “那大茅说不定还活着……月荷姐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是坏的暗地里骂了你很多次我真是……”小安侯想到这里抬手在脑袋上拍了一下。

    崔月荷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小安侯和大茅能原谅她她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那你怎么出现在这里?还有夺舍你的那个元神还在你身上?”曹昔有些紧张的看着崔月荷。

    崔月荷说道“那元神见只要不对大茅和小安侯动手我反抗的也不是特别厉害索性就放过了大茅和小安侯然后离开了那个石洞一边疯狂修炼。时间长了我也学会了一些抵挡那个元神的办法。那个元神不知道为什么在修为高了后依然没有将我的神智吞噬掉反而来到了天荒市。”

    “是不是一到天荒市大荒穆就对你动手?”狄九猜出来了一些。

    崔月荷点点头“那个元神不知道大荒穆还有天荒市的许多强者都在寻找你那些强者早就调查到我和你一起去的天荒区。所以我一出现在天荒市就被强者围住那些强者很轻松的就制住了我。我本来就认命了被这些强者杀了总比一个莫名其妙的元神夺舍要好。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被制住后那元神竟然离开了我的身体……”

    “月荷姐你怎么知道?”小安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崔月荷肯定的说道“我时时刻刻都想要将那个元神轰出我的身体所以我和那个元神之间早已熟悉。她一离开我就感觉到了。我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一大截有一种舒畅到极点的畅快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狄九立即问道。

    崔月荷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怀疑那个元神离开我的身体后夺舍了另外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被她父亲推着应该是想要看看天荒市的热闹非凡。她瘦弱的就好像干柴一样一阵风都可以将她吹走。对了她父亲我还在报纸上见过好像是曾氏集团的掌权人曾合……”

    “原来如此。”狄九恍然明白过来难怪曾合的女儿突然好了一个病了这么多年的病秧子竟然突然好了怎么看都是很奇怪。

    更何况这个病秧子得的还是涅元病这种病没有狄九这种医道强者疏通经脉除非得到了顶级的修炼传承或者是懂的顶级的修炼功法否则的话怎么会好?

    曹昔说道“那大荒穆将你吊起来就是为了逼问阿九的下落吗?”

    崔月荷点头说道“是的他们要调查阿九的下落阿九是和我一起去天荒区的。就算是我被杀了我也不会说阿九去了哪里。那大荒穆百般折磨我将我吊在了天荒市的牌楼上让我有一口气却每天都逼问我一次。”

    “月荷姐对不起我以为你背叛我们了。”小安侯惭愧的说道在明白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后他心里是真的对崔月荷很是愧疚。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