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七一章 崔月荷的解释
    紫衣男子满脸带笑的说道“本人天荒联合会会主篷越山久仰狄神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篷越山说完一句后心里已经是被曹昔的容貌惊住他见过的美女不知道有多少了还真的从未见过曹昔这样的容貌。不过看外面围观者的眼神他就知道并不是他篷越山没有见过。

    以篷越山这种强者一看见狄九这种强者立即就感应到狄九的实力不会比他低。他的目光没有在曹昔身上久留再留下去那是有损他的威名。

    狄九看见其余几人还要上来见名拦在前面说道“我朋友被人吊在天荒市外面身受重伤我现在要去救我朋友别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听到狄九的话篷越山的脸色立即就难看起来。狄九的确是偌大的名头可他篷越山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仅仅一句以后再说就将他迎出来的情分抹杀掉了。

    不等篷越山再说话狄九已经越过篷越山直接进入天荒市。

    篷越山一皱眉正想说话的时候狄九忽然转过头来“对了篷会主我想要请问一下是谁将我朋友吊在了天荒市的牌楼外面?”

    篷越山心里被气笑了他没有回答狄九的问题呵呵一声说道“狄神医虽然你医术惊人不过天荒市外面的牌楼象征着天荒的尊严。现在被你毁掉了恐怕后果比较严重。”

    “哦那我就在天荒市等着看看到底有多严重的后果。看样子篷会主是不打算告诉我答案了?那也没有关系等我救了我朋友后我会来问问清楚的。”狄九不屑的说道。

    “会主此人一刀将四根铁木化为碎渣轻松就救下了崔月荷。”一名青年武者小声的在篷越山耳边说了一句。

    篷越山正疑惑狄九是怎么救下崔月荷的为什么牌楼的四根铁木柱化为了碎渣的。现在有人给他答案他心里立即就是一跳。一刀将四根铁木柱化为碎渣他能不能办到?

    不管能不能办到篷越山在这瞬息时间已经下定了决心他哈哈一笑脸上早已没有了之前的阴沉“狄神医这也不是不能告诉你因为大家都知道。崔月荷得罪了大荒盟被大荒盟的盟主大荒穆吊在了牌楼上逼问你的下落。”

    说完篷越山还叹了口气“穆兄弟这件事做的倒也是有些过激了其实什么事情不好商量呢?”

    狄九根本就懒得理睬篷越山的感叹冷声问道“大荒穆在哪里?”

    “哦。”篷越山哦了一声看起来没有半点隐瞒的说道:“听说曾合的女儿曾伊薰突然好了大荒穆的儿子和曾合的女儿是一样的病所以他第一时间找到津海市去了。同去的还有天荒武者医院的院长、天荒市的市长等人。我比较懒散一点就没有跟着后面去凑热闹了。”

    狄九扫了一样篷越山微微一笑:“篷会主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说完这句话狄九再也懒得理睬篷越山等人加快速度进入了天荒市。

    “会主。”狄九进入天荒市后篷越山身边的那名女子低声说道“我们要不要动手?”

    篷越山冷笑一声“动手?为什么要动手?我和那狄九有什么恩怨需要动手的?”

    “他毁掉了牌楼我怕我们不出手等蔡忝和大荒穆等人回来了会找我们的麻烦。”女子有些担忧的说道。

    篷越山没有回答女子的话只是走到那化为一堆碎屑的铁木渣面前弯腰捡起了几块铁木碎渣看了一会后将手中的碎渣递给女子“你觉得这种强者就算是我动手能一定拿下他?况且守护天荒市牌楼可不只是我篷越山的事情。”

    还有一句话篷越山没有说狄九是一个神医若是轻松医好了大荒穆儿子的病说不定和大荒穆坑壑一气。他篷越山在这个时候得罪狄九除非他傻了差不多。

    “倒是那个女子应该叫着曹昔吧?居然如此漂亮是什么来头?”篷越山看着已经消失在天荒市深处的狄九等人又是皱眉说了一句。他肯定就算狄九不是神医曹昔的出现也会引起非常大的纠纷。曹昔这种女子出现大荒穆不出手争夺就算是他篷越山眼睛瞎了。

    ……

    天荒猎豹酒店在天荒市其实算不上什么多高大上的酒店不过这个酒店最显眼进入天荒市后就可以看见。

    狄九要救人在看见猎豹酒店后立即就招呼曹昔还有背着崔月荷的小安候进入了猎豹酒店。

    不管狄九将来的结局如何狄九可是大荒穆、蔡忝、于由品这些顶级强者寻找的神医加上天荒联合会的会主篷越山也亲自出门迎接人家还不鸟。这种人来住店酒店就算是没有房间也会空出最好的房间来。

    狄九三人很快就订到了一个顶级套间四个房间一个大客厅。

    “阿九你进去救月荷吧无论月荷做过什么事情我也希望她亲口说出来为什么?”一进入房间曹昔就忍不住说道。

    多少年来崔月荷、大茅、小安候和她一起经历过太多都是生死之间的交情。大茅出事崔月荷叛变都让她难以接受。

    狄九将崔月荷带到了房间从包里抓住金针以他现在的修为一片金针下去崔月荷体内郁结的气息立即被疏通开来。甚至被打伤的五脏六腑也在狄九的调理下迅速康复。狄九现在元魂境的实力就是不用一点药材也仅仅是用了半个小时时间就将崔月荷彻底救了过来。

    “你是阿九?”崔月荷睁开眼睛看见狄九的第一句话就是震惊的叫了出来。

    听到崔月荷的声音曹昔和小安候都是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房间。

    “曹姐小安候你们没事那太好了……”崔月荷真情流露说话的时候眼圈都红了。

    小安候哼了一声“我命大没有被你一刀干掉可怜大茅了他应该早就被你杀了吧。崔月荷如果你想要那些东西你直接说我和大茅绝对不会抢夺你半点可你为什么要如此心狠手辣?要杀了大茅?”

    小安候说到这里想起大茅为了救他被杀也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对不起对不起……”崔月荷眼里露出极度悔恨连声说对不起可她自己的眼神都无法原谅她说出来的对不起。

    曹昔吸了口气缓缓说道:“月荷我们四个人情同兄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崔月荷缓和了一会后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她看着曹昔说道“曹姐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么做可在我手摸到那神龛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了。我的身体中就好像进入了第二个灵魂那个灵魂掌控了我的动作和我的一切甚至是我的思想我疯狂要争夺回来对身体的控制权可是我始终办不到。我暗算了小安候暗算了大茅可那不是我的本意……”

    小安候哈哈一笑“你可以说的再玄乎一些也许我真的会相信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