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六九章 离开
    “我知道路。”小安侯立即说道。

    他伤势好了后也是偷偷回去看过只是那个时候崔月荷早已不在。

    狄九和曹昔收拾了一下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就是狄九的一个包裹而已。就是曹昔有些依依不舍这个小木屋她和狄九生活了一年多。

    “曹姐阿九你们……”小安侯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不对劲之前他一直沉浸在了相逢的喜悦之中。对曹昔的容貌他反而并不奇怪。大家一起组队他也是偶尔见过。

    曹昔之所以信任他和大茅还有月荷那是因为四个人几乎是生死之交大家交往不是为了什么利益都是靠的互相帮助。

    也正因为这样曹昔才不大相信崔月荷会做出那种事情。

    曹昔嫣然一笑“小安侯我和阿九已经成婚了。”

    小安侯一愣很快他就醒悟过来连忙说道“恭喜恭喜!”

    说完后从背后的破包里面开始翻动好一会他才翻出一株用树叶裹住的药材递给狄九说道“阿九你和曹姐成婚了以后我要叫你九哥了。祝贺你们新婚之喜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送这一株药材是我偶尔得到的。两只凶兽为了这一株药材大打出手我趁着它们不注意将这药材偷走。”

    “谢谢你小安侯。”曹昔赶紧在一边说道。

    “咦!”狄九却是惊咦一声伸手接过药材他感觉到这药材中蕴含着一种让他真元跳动的灵性。

    “这是……”一个突兀的名字出现在狄九的脑海中狄九脱口而出:“凝魂草。”

    随即狄九激动的看着小安侯“谢谢这东西对我有用处我现在就要用掉。”

    曹昔和狄九生活了一年多时间狄九的话一说出来她就明白了她对狄九点点头“你去用吧我和小安侯在这里等你。”

    狄九迫不及待的进入小木屋一根凝魂草被他吞下随即他就感觉到无穷无尽的灵气聚集起来比起平常修炼不知道要畅快多少倍了。

    “阿九可以修炼?”小安侯惊异的看着小木屋他虽然只是一个地级武者却能清晰感受到周围元气的波动变化。很显然狄九是在吸收天地元气修炼而且这动作比他平常修炼要强大太多了。

    曹昔点点头“是的阿九如果不能修炼的话我们也无法在这里生活一年多。小安侯你走的时候看见大茅真的被杀了吗?”

    无论是大茅还是小安侯或者是崔月荷对曹昔来说都是和亲人一般无论是谁受到了一点伤害那都是她不想见到的。

    “我走的时候大茅还能抱住崔月荷的腿只是我逃走后发生了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小安侯惭愧的说道他不知道多少次后悔不应该自己一个人逃走的。就算是大茅让他逃他也不能就这样逃了啊。

    曹昔又询问了几句后忽然听到狄九一声长啸跟着就连曹昔都可以感受到周围天地元气的波动了。

    “阿九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这么厉害?”小安侯惊叹不已他隐约觉得狄九修炼的功法非常不简单。

    “我也不知道。”曹昔说了一句后就迎了上去。

    狄九从小木屋走走了出来他的气质和气息都和之前有了本质的区别。

    “你修为又上了一个层次?”曹昔激动的看着狄九狄九的实力越强她就越放心。

    狄九拉着曹昔的手“嗯我跨入元魂境了又想起了许多东西。甚至可以炼丹、炼器……”

    “阿九你能炼丹和炼器?”小安侯不敢相信的看着狄九炼丹和炼器那都是绝世强者才能做的事情。每一个炼丹或者是炼器的宗师都是万人敬仰的存在。狄九说能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一点。

    狄九犹豫了一下随即就说道“没错我肯定我可以做到。”

    就好像五阴六阳手一般狄九自动就会了在他试验之后确定自己会的东西的确没有任何夸大成分。现在他对炼丹很是熟悉相信也会和五阴六阳手一般不会有虚假。

    “那太好了九哥你出去后肯定是万人敬仰的存在。我虽然被崔月荷暗算了我也不是一无所获我得到了一部武修功法……”说话间小安候从破旧的皮袋中拿出了一张比皮袋还要破旧的东西然后将这东西小心的递给狄九。

    狄九接过来看了一下应该是某种皮制的上面的字有些模糊不过仔细看也是可以看的清楚的。最重要的是上面还有一些人形修炼图。

    只是看了几眼狄九就将东西递给小安候说道“这东西我估计也没有多大价值小安候你也别修炼了。我在跨入元魂后记忆起来了一种修炼功法叫着星空诀。从今天开始你跟着我修炼星空诀。”

    说完狄九转向曹昔“师姐你也跟着我修炼星空诀吧。”

    曹昔连忙点头她很渴望修炼以后能明白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寿命只有一年多了。

    “阿九我真的可以跟着你修炼吗?”小安候激动起来狄九修炼的动静他已经看见了。而且刚才狄九还说了可以炼丹和炼器可以肯定狄九得到的传承绝对比他得到的要高级太多太多。

    狄九肯定的说道“自然可以我们现在就去你和大茅被暗算的地方查一查情况再说。”

    ……

    从小安候对路途的熟悉狄九和曹昔就知道小安候至少回来过很多次了。

    半天后三人就回到了之前的那个石洞。曹昔远远站在门口就说道“是这里当初我从这里离开去寻找狄九迷路后没有找回来没想到只有半日路程。”

    小安候连忙说道“曹姐幸好你迷路了。要不然的话恐怕会更危险。”

    曹昔摇摇头“我不知道月荷为什么这样做若是我和阿九也在也许月荷不会这样做了。”

    小安候心里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他亲身经历的东西曹姐只是不愿意面对这种残忍的现实罢了。不过曹姐说的也对如果曹姐和九哥也在崔月荷应该是不敢暗算的。崔月荷再暗算也不可能同时暗算四个人。

    狄九走进了石洞石洞中很是凌乱在石洞的后方被大茅三人挖开的痕迹还在。从石洞后方被挖开的洞口进去里面不但有一条溪流还有一个神龛。神龛就建在溪流的旁边只是此刻神龛上面的东西都是凌乱的倒在地上。狄九弯腰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面甚至还有一些血迹存在。

    看见狄九捡起石头小安候摇了摇头“那是大茅的血大茅就是在那里被暗算的。我后来也来了几次都没有看见崔月荷和大茅的踪迹。”

    “你现在修炼到什么程度了?”狄九忽然转向小安候。

    小安候没有半点隐瞒的说道“我是地级武者。”

    “小安候你都地级了?”听到小安候地级的时候曹昔震惊的说了一句地级武者已经是一方霸主难怪小安候可以在这里生存下来。

    “那功法非常了不起我得到的应该仅仅是边缘部分主要的都给崔月荷拿去我都地级估计她现在超越天级了……”小安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