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六八章 相逢
    但两人很快就再次怔住了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曹昔。影星和整形的美女他们见过太多了可他们真的从未见过和曹昔这样天然去雕饰的美女。这是仙子吗?天底下还有这种美丽的女子?

    狄九哼了一声两人醒悟过来太不礼貌了。

    “不认识……”瘦高个匆忙之中回答道。不过在说了三个字后立即就觉得自己愚蠢。他都做出这种惊讶表情了再说不认识狄九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倒是瘦高个背后的那名中年男子对狄九一抱拳说道“我们的确不认识朋友不过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寻找朋友你我们也是在画像和寻人的通告中见过朋友。”

    他算是看出来了能在这个地方光明正大的生活还生火做饭安然无恙的能是简单之辈才是怪事。看这周围的环境狄九在这里生活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天荒区的凶兽是眼睛瞎还是鼻子坏了?这些显然都不是唯一的可能那就是狄九武道强悍之极。来这里的凶兽全部被干掉了现在甚至凶兽都不敢过来。

    “哦……”狄九哦了一声淡淡说道“是哪些人找我?”

    长发中年连忙说道“几乎整个天荒市的大人物都在寻找你其中有大荒盟的盟主大荒穆天荒市的蔡忝天荒武者医院的院长于由品世界第一解毒专家培克教授等人……对了听说津海的曾家也在寻找你。”

    “那他们为什么要找我?”狄九问道。

    长发中年没有隐瞒“培克教授和于院长寻找你估计是看中了你的绝世医术。至于大荒盟的盟主和曾合听说是他们的儿女得了一种病这种病只有你治得好。”

    “涅元病?”狄九立即就明白过来之前他只知道是涅元病现在他已经明白涅元病其实根本就不能说是病。这种病是灵根太好哪怕不修炼也会自主吸收天地灵气。一旦修炼那更是疯狂吸收灵气。

    一个不会修炼也没有根基的人吸收太多的灵气无法通过经脉消化也开辟不出来识海自然会溃涅自己的身体。

    “你真的知道这是什么病……”长发中年男子惊声说了出来他可是知道这种病多么可怕。全世界得这种病的人不多但是得了后都是必死无疑。

    本来得这种病的不多应该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关键是得这种病的基本上都是全世界最顶级强者的后代或者是顶级大佬的子孙。现在出了一个可以治疗这种病的狄九一旦真的被证实恐怕全世界都会闹翻天。

    让他不明白的是狄九这种实力加上又可以治疗这种病出去后应该地位非常高每个人都来巴结才是为何要躲在这里隐居?

    当他的目光再次看见曹昔的时候心里就明白了。狄九实力再强大有如此美貌的妻子恐怕也是难以安静下来。武道强大的好色之徒实在是太多了一旦遇见一个狠的狄九恐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抢走。不说别的就是那个大荒穆就是一个顶级好色之人。

    涅元病本来就是灵根太好又虚不受补这才造成身体溃涅。大家族或者顶级武者的后代本来灵根就要更好一些加上又有功法又有各种天材地宝不得这种病都不能。

    狄九呵呵一笑“我自然知道否则我怎么治得好?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不留两位了。”

    两名武者听到狄九的话赶紧告辞。

    面对狄九这种强者他们半点想法都不敢有。甚至出去后将狄九的消息泄露的想法都没有。泄露了狄九的消息对他们没有半点好处。

    “咦!”两名武者刚刚走狄九就惊咦了一声。曹昔疑惑的看着狄九“阿九又怎么?”

    “这一年都没有人来今天怎么来两拨人了咦不对是小安候……”狄九说完立即走了过去。

    曹昔听到小安候来了也是激动起来赶紧跟着狄九疾步走了过去。

    小安候脚步放的很轻同时正张头张脑的小心窥探着。当狄九和曹昔突兀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小安候你怎么了?大茅和月荷呢?”曹昔疑惑的看着小安候。

    小安候发现是狄九和曹昔的时候立即冲了上来“曹姐阿九真的是你们。你们没有事情那太好了。”

    “你怎么弄成这模样?大茅和月荷没有和你一起?”曹昔看见小安候披头散发浑身脏兮兮的甚至还散发出一股腥臭味道。

    小安候眼圈一红随即大骂道“崔月荷那个贱人实在不是个东西曹姐你走了后我们三个发现一个天荒遗迹。那遗迹里面有很多好东西武道功法还有几种丹药武器。我们三个当时都很是高兴约好了一起研究那些东西还想着留给你和阿九可是可是……”

    曹昔心里一沉她感觉到了一种不妙。她和大茅、小安候、崔月荷三个人一起在荒缘市边缘求活情同兄妹谁出了事情她心里都不好受。

    小安候切齿说道“崔月荷那个贱人趁着我和大茅清点东西的时候竟然暗算了大茅和我。大茅当场就被暗算重伤倒地我也是身受重伤。大茅临死之前用力抱住了崔月荷的脚让我赶紧逃找到你后告诉你不要相信崔月荷……”

    小安候抽泣的擦了擦眼泪“大茅用命保住我逃了出来我在天荒区一直是躲躲藏藏苟延残喘到今天。真没有想到今天还能遇见曹姐和阿九。”

    曹昔眼圈也是红了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月荷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我和月荷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我很了解她的为人她肯定不会这样做肯定不会……”

    曹昔的声音越说越小但是她的语气却是越来越肯定。那就是说她到现在依然坚信崔月荷不是这样的人。

    小安候急的跺脚“曹姐这些都是我亲眼所经历难道我还敢骗你不成?那崔月荷就是暗算了大茅和我我这里的伤疤还在……”

    小安候说完转过身果然在他的后脑勺到后背有一道刀痕伤疤伤好了可那疤痕还在。可以想象当初这一刀若是再深一些恐怕小安候的脑袋都会被劈成为两半。

    狄九忽然说道“小安候你说最初的时候你们三个人都很高兴甚至约好了一起研究那些东西。只是后面崔月荷突然改变主意这才偷袭了你和大茅?”

    小安候没有在意狄九话的意思只是点点头“嗯是这样的其实如果她希望独占只要说出来我和大茅也不会抢夺她的。”

    狄九皱眉他相信曹昔的判断曹昔说崔月荷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那就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三人沉默了下来还是狄九打破了沉默说道“这样吧我们先去你们所在的那个地方看看。如果他们不在我们想办法离开天荒区再说。”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